奚九夜听罢,并未怒,却是淡然一笑,仿佛对此事毫不在意。

“那又如何?罢了,我亲自去找她。与私,她是我的未婚妻,与公,她是帝魔家的四小姐,身为臣子,我也不能让其出事。”

说罢,奚九夜站起了身来。

那些亲兵们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想不到在这种境况下,奚九夜还愿意亲自去找四小姐?

他们低头窃窃私语了起来,其中有几人,互对了一个眼神,悄然离开了营帐。

奚九夜将那几人的名字,暗暗记在了心里,心中冷笑道。

不用说,奚九夜也知道那几人是谁的人。

想来已经有人将他的反应告诉了帝释伽。

帝释伽表面上一直主张完成他和帝锦瑟的婚事,可帝锦瑟再三反对,帝释伽也不是没有犹豫的。

他一直在试探奚九夜对帝魔家族的忠诚度,今晚帝锦瑟的出走,无疑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奚九夜自不会放过这个表现的机会。

经历了神界变故之后,奚九夜比起早前,可谓是成长了不少。

帝锦瑟与他,本就没有真感情。

他迁就帝锦瑟,仅仅是因为她是帝魔家族的小姐。

他已经背叛神界,在异域的进攻下,神界只有覆灭或是被侵占两条路走。

如此的情况下,奚九夜只有在异域站稳了脚跟,才能真正再度崛起。

奚九夜脱去了身上的绷带,绷带之下,伤口已经痊愈,可皮肤和骨骼肌肉,却是凹凸不平,还留着大量百鬼噬咬后的痕迹。

被百鬼啃咬过的身子,是没法子直接恢复的,只有重塑帝魔肉身之后,才能有所好转。

看到这副模样的自己,连奚九夜自己都有些无法直视,难怪帝锦瑟要嫌弃。

奚九夜神情自若,穿上了战铠,带着十几名亲兵,遁入了夜色中,开始寻找帝锦瑟。

天罚戈壁的外围,东方已经隐隐开始泛鱼白色。

火炎神帝和薄情也等候了一天一夜。

“神帝陛下,那老道不见踪影,我们当真要一直等下去?”

薄情越等,越是狐疑。

老道也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一直不见踪影。

“我们要相信符道长。”

火炎神帝老神定定道。

“说得不错,年轻人,耐心太差了。老道我已经完成了近三成的桃木桩。快去给老道找些好酒来,酒越好,老道的度越快。”

就在薄情非议符道士,就见了平底一股符光,符道士骤然出现了。

他瞟了眼薄情,将一个酒瓶丢给了薄情。

“你这老道,喝酒误事,你可知天罚隔壁了困了我们多少神兵。”

薄情不满道。

哪知道老道理也不理,兀自打起盹来。

破龙脉,植桃木桩看上去很是轻松,可实则上,却要耗费不少的气力。

老道连入四十余枚桃木桩,消耗的力气可不少。

“薄情,无需多说,去把朕的御酒搬来。”

火炎神帝冲着薄情使了个眼色,示意薄情不要多说。

薄情翻了个白眼,命人搬了几个酒坛子过来。

那几个酒坛子一打开,老道原本的耷拉着的眼皮,一下子睁开了。

“好香的酒,三十三天什么都好,就是酒水太差,喝起来跟马尿似的,难喝的紧。”

符道士连忙凑了上去,却被薄情拦住了。

“老道,先说好,天罚禁制到底什么时候能破除?你不给个准确时间,那酒你碰都别想碰。那可不是普通的酒,是凌月亲自酿造,送给神帝陛下的。普通人,压根不配喝。”

火炎神帝的御酒,是叶凌月用鸿蒙天理的朱果,配上鸿蒙天的特殊地下储存条件酿造而成的。

就连神界,都没有那样的酒。

“你小子是不相信老道的本事?最多两天两夜,老道就可以破除天罚禁制,你不信,可以先去试试,禁制如今已经削弱了许多,只要修为足够强,那禁制就和一张纸差不多了。”

老道吹胡子瞪眼着。

薄情却是一脸的不信,他命人看着那些酒,自己走到了天罚戈壁旁。

却见其一掌挥出,手间凝聚了一道道风刃。

那风刃,直直撞在了天罚禁制上。

老道一脸的洋洋自得,以薄情的修为,都是可以劈开一点点天罚禁制,就是……

哪知风刃才一碰上,顿时被禁制之力击溃了。

老道和薄情脸上的神情都是一滞。

这下子,连火炎神帝都纳闷了。

“臭道士,你分明是在讹人!这禁制丝毫没有减弱!”

薄情一见,勃然大怒,也不顾火炎神帝的连声制止,一把将个头比自己矮上了一大截的老道给拎了起来。

“小子,你先放开老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四十一根桃木桩怎么可能失效?”

符道士也是一脸的莫名奇妙。

那些桃木桩,分明已经截断了真龙之气,没可能会失效才对。

“薄情,有话好说。”

火炎神帝当起了和事老来。

薄情只得将那老道一丢,老道脚下踉跄着,这才屁颠屁颠跑到了天罚禁制旁。

“嗯?”

老道观察了天罚禁制片刻,现禁制的确没有削弱,相反还在增强。

他哪知,帝莘在地下,以真龙之形,不断破坏桃木桩,如此一来,被截断的龙脉不断贯通连接在一起,禁制之力,也在逐渐恢复。

“此时有些不对劲,老道的本事不作假,是有人在破坏老夫的桃木桩。”

老道取出了罗盘,就见罗盘上,原本一动不动的指针,飞转动起来。

指针最后,不偏不倚,指向了东南的方向。

“臭道士,你无话可说了吧?骗子。”

薄情唾了老道一口。

“这……是有小人作祟。你们放心,老道自有法子,铲除了那小人。”

老道面有尴尬之色。

他行道多年,还未遇到过这种事。

也不知是哪个鼠辈,敢在背地里动手脚。

不过那鼠辈也有些门道,也懂得龙脉之法,难道说还是哪个道门同人不成?

老道边说着,边摸出了一张符箓。

那是张幻影符,只见其身形一小,化成了一头穿山兽,哧溜溜一声,就钻入了地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