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的肉身尽在咫尺,邪神说罢,身形一骋,魂魄就如一朵乌云没顶,朝着帝莘的肉身扑去。

而此时,帝莘的元神在了数百里之外,根本无暇顾及肉身。

可就在邪神准备扑杀而至时,帝莘的体内,一股浩然之气,就如山洪决堤,一下子迸了出来。

“!!”

邪神不待靠近,就觉得魂魄被狠狠一震,被横扫了出去。

一阵剧疼席卷而来,邪神疼得嗷嗷直叫。

帝莘的胸膛之内,一轮妖阳凌空而出,那妖阳似火似荼,刺得人睁不开眼来。

邪神和煞巫太子的魂魄强大如斯,却根本无法靠近帝莘的肉身。

邪神迅撤回,一脸的扭曲。

“这小子的体内,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煞巫太子再度看到了那一轮妖阳,不禁露出了几分心有余悸的神态来。

“邪神大人,这小子的体内,那轮妖阳来历不明,早前小的就是对上了那轮妖阳,才被逼得自我献祭的。”

煞巫太子一提起此时,就咬牙切齿。

他当时和帝莘奚九夜对阵,原本是胜券在握。

可哪知帝莘在了最后关头,体内的妖阳爆出了惊人的力量,煞巫太子走投无路,加之又遇上了天罚大帝归来,煞巫太子走投无路,只能是被迫献祭。

“怎么,你献祭给给本座还委屈了你不成?”

邪神一听,不满道。

作为他的信徒,时时刻刻都都必须有自我牺牲的意识。

“小的并非这个意思,而是觉得这小子很是邪门。”

煞巫太子一听,忙道歉不止。

“也罢,姑且放过这小子。”

邪神也知,在自己没有恢复全盛状态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获取帝莘的肉身。

反正天罚戈壁内,有不少可以替代的人肉身。

他记得,早前就有几个不错的苗子,那些人还是异魔,体质虽比不上眼前的这一个,倒也勉强算凑合。

邪神审视了下自己的魂魄,帝莘体内的妖阳,对其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邪神大人,我们既然已经出来了,何不立刻报仇。将那些异魔和神族,全都吞噬一空?”

煞巫太子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报仇了。

那些该死的异族者,抢占了他的地盘,破坏了他的计划,他绝不能让他们有好下场。

“你懂什么,太阴神印的教训还不够?”

邪神冷哼了一声。

邪神阵阵顾虑的,乃是太阴神印的那一名绘制者。

能绘制一个太阴神印,就能绘制第二个太阴神印。

更严重的是,对方还可能是玄阴族人。

邪神极其背后的势力,在三十三天时,就吃过不少玄阴族人的亏。

“那我们该怎么办?”

煞巫太子咬牙切齿道。

“先弄清楚,那玄阴族人的下落。只要杀了那人,没有了玄阴之血,就无法绘制太阴神印了。”

邪神沉吟道。

他目光忽是一变,落到了天罚深渊里。

邪神手一扬,一股煞风自深渊底席卷而上,一页纸落到了邪神手中。

“嗯?”

邪神那双狭长的眼,在了纸上扫了一眼,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玄阴之女?这命格?”

饶是邪神,在看清了纸上的命格后,也不禁神情大变。

这上面的命格,乃是极其罕见的玄阴之命。

“帝锦瑟?帝魔家族的人?大人,此事很是古怪,这女人的命格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其中一定有诈。”

煞巫太子看清了上面的名字,猜测之心越来越重。

这一切,怎么看,怎么像是布置好的陷阱。

“陷阱?你以为,任何人都能布下这样的陷阱,你可知这命格是何人的命格?”

邪神的脸上,邪光收敛,多了几份慎重之意。

这也是煞巫太子请到邪神后,第一次看到邪神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就是那个叫做帝锦瑟的?”

煞巫太子不明白邪神的意思。

“这命格,乃是太阴天女的命格,也就是玄阴一族的圣女。三十三天之上,玄阴族属于中上势力,就连我所在的教宗,也不会和玄阴族的那群女人硬碰硬。更不用说太阴天女。九十九地的这些蝼蚁,根本没可能知道太阴天女的命格。这生辰八字,必定是真的。此女,必杀。”

邪神的声音,异常凝重。

他可以肯定,早前,那一名巫者必定没有用这女人的血。

否则,冲着这玄阴之血的浓度,太阴神印的威力必定无穷。

就算是有火炎天竹相助,也不可能破除。

“这女人姓帝,必定是帝魔家族人。前方驻扎着两个营地,其中一个,异魔聚集的气息更加浓厚,那女人,必定在那营帐之内。只是那边的的异魔数量,有数万之多,要在这么多人中,找到一个人,只怕不容易。”

煞巫太子迟疑道。

“无需担心,你以为,整个天罚戈壁有多少女人?此女血统尊贵,必定有重兵保护。我们只需要找准这一点,必可以杀她。”

邪神说罢,出了一阵呼啸声。

身后,天罚深渊内,不断有大量煞气喷涌而出。

那些煞气,在邪神的作用下,化为了一个个森罗鬼面的鬼煞战士。

这些鬼煞战士,乃是早前煞兵煞将的升级版,无论是战力还是防御力,都被早前的煞兵煞将强横了太多。

不过是须臾之间,鬼煞战士就有了上万之多。

这些鬼煞战士,步履整齐,一起聚集在了邪神的身后,形成了一个鬼军团,却见邪神一声号令,鬼煞战士的身后,伸展开足有两臂长的翅膀。

黎明前后的天空,本就是最黑暗的。

在这群鬼煞战士的遮掩下,天幕像是随时都要塌陷下来一样。

“杀玄阴,封天以令九十九地!”

万千鬼煞战士齐声呼喊,它们一振翅,朝着帝魔家族的营帐位置飞去。

而在帝魔家族的营帐内,由于早前的地下异动,大部分的异魔兵都彻夜未眠,此时,正值黎明,这些折腾了一个夜晚的魔兵们也昏昏欲睡了起来。

这时,一座营帐内,帝锦瑟气呼呼走了出来。

“该死的奚九夜,明明已经是个残废,还天天要喝什么药。男人活到这个份上,还不如死了算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