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啵一脸的郁闷。

紫堂宿依旧是沉默不语。

燃心和罔生佛祖,这两个已经消失在紫堂宿的记忆力许久的名字,再度出现,它们也触动了紫堂宿的记忆。

多少年了,直到看到了道门的人,他才想起来,他曾经是千佛宗的一员。

记忆渐渐松动,渐渐飘远。

“你可有畏惧的人?”

一名面目和蔼的老者面前,坐着一名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男孩如雪,一双微微上扬的紫眸,整个人,透着股仙气。

当老者提问时,小男孩正拄着腮,背诵着佛经。

小男孩背诵的极快,一目十行,一本佛经,不过半刻钟就看完了。

听到了老者的体温,小男孩抬起了头来。

“没有哎,佛祖爷爷。”

却听到身后,门吱啊一声开了,又进来了一名长者。

那长者年岁比和蔼老者年轻了许多,正值中年,他一头黑,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

“宿儿,那你可有心心念之人?”

小男孩又歪着头想了片刻,看看眼前的两位长辈,又摇了摇头。

“没有哎。”

“很好,证明你心无羁绊。但愿我佛保佑你,此生无所畏惧。”

老者和长者听罢,都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千佛宗要的佛子,本就该心若明镜,不染一尘一埃。

浮华转眼既逝,弹指之间,小男孩已经长大,为了领悟真正的佛门法门,他历经了七七四十九劫。

每次劫难之中,他都会脱胎换骨一次。

每完成一次劫难,两位佛祖都会询问他相同的问题。

他的回答,每次都是一样的。

只是回答变得越来越简短,到了第四十八次时,已经从话语变成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摇头。

佛心渐渐稳固,直到坚硬成磐石,佛心大成,佛子方为佛祖。

第四十九次历劫,他一脸失魂落魄返回了千佛宗。

他银依旧如雪,颜色天下无双,可紫色的眸里,却多了一丝丝的涟漪。

“宿儿,你可有畏惧的人?”

紫堂宿依旧是摇了摇头。

大千世界,浮华若云,他紫堂宿,没有一人一物可以畏惧。

“那你可有心心念之人?”

这一次,紫堂宿没有立刻回答。

他缓缓闭上了眼,眼前,却是闪过了一个巧笑倩兮的小女孩。

是她,每日在自己的树下自言自语。

也是她,在雷雨之夜,以弱小的身躯捍卫他。

那是佛门中人口中最蠢笨的女孩,被世间红尘烦恼所困扰。

可就是这么个人,他在意了。

良久,紫堂宿点了点头。

身前,那两位佛祖一念之间,神情僵硬。

七七四十九劫,本以为佛子可成佛祖,千佛宗将迎来三佛同宗的十万年难得一遇的盛况,可这一次,佛子却动了佛心。

磐石化为了绕指柔,一切的一切,全都功亏一篑。

紫堂宿自知罪孽深重,提出了离开千佛宗。

两位佛祖有心想留,却被紫堂宿拒绝。

“弟子动了佛心,已不配再做佛子,还请两位祖师再觅他人。”

紫堂宿除下一身佛衣,抹去额头佛印,一心求去。

“你可再修炼佛心,动心之物,动心之人,只需百年,必定会化为尘埃。”

两位佛祖互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他们看到了愠怒之色。

紫堂宿动了佛心,两位佛祖最愤怒的,并非是紫堂宿,而是那诱惑了紫堂宿,让其动了凡心的凡人。

若是让他们找到了那人,必定要将其除之而后快。

两位佛祖了解紫堂宿,紫堂宿又何尝不了解两位佛祖,他一心请辞,也是为了避免两位祖师爷找到他心中隐藏的那个人。

那人如今魂飞破伞,就算是再度凝聚了魂魄也是脆弱不堪。

他施施然而去,从此再也没有踏进千佛宗。

前尘往事,紫堂宿早已舍弃。

但那一瓶杨枝甘露,却如回光返照,让紫堂宿回忆起了太多。

面对啵啵的质问,紫堂宿没有多做解释。

“你可以离开了。”

啵啵一愣,再看看紫堂宿。

“你不救小月月她们了?你可是她师父!”

“我若出现,她之浩劫。”

紫堂宿深深地看了眼天战战场。

天战战场上,乌云从东面而来,将有大难临世。

他出现在太虚墓境,已经惊动了部分佛宗中人。

如今天战战场因为封天令的缘故,成为众矢之的,佛宗必定也有人在。

他若是出手,必定会引来八方质疑,兴许可以救叶凌月于天罚禁制内,但另一方面,必定会引来两位师祖的关注。

叶凌月的身份,也会被揭,届时,她命休矣。

所以,即便是到了天战战场的附近,解开禁制只有举手之间,但紫堂宿还是放弃了。

那道门老道,虽然是个神叨叨的,可一身道门遁术,却是通古博今,神乎其技,想必一定能够打开天罚禁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人,怎么说话总是一惊一乍的。”

啵啵摸不着头脑。

“那阿光呢,你不是说,他的魂魄在老道手中?”

啵啵追问道。

“彼之浩劫,他们之福缘。”

紫堂宿说罢,身形一消,生生从啵啵面前没了踪影。

自此,夜家一家人的福祸,都已经各就各位。

天命如此,他人不可干涉也。

“哎,你这话能不能说得再短点!什么叫做浩劫,什么叫做福缘。”

啵啵被紫堂宿气得不轻。

见紫堂宿不愿意再现身,啵啵只能是跺了跺脚,朝着天战战场的方向去了。

却说火炎神帝和薄情在天罚戈壁附近,等候了数日,一直没有等到所谓的道门大能的踪影。

薄情都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道门大能,根本就是个不靠谱的。看样子,我还是得再想法子,看看能不能救出凌月她们。”

薄情自言自语着。

就在这时,他背后忽是一阵冷风。

“哪来的不长眼的小子,敢在背后说我们道门的坏话。”

薄情的后背,结结实实就吃了一剑。

“符道长,还请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一条火龙破空而出,火龙迎面挡在了薄情的身后,一把桃木剑被火焰点燃,转瞬化为了焦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