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不知道神机符这次会不会也这么灵验,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叶凌月心下当即有了决断。

“封少,今晚我与你一起守夜巡逻。”

叶凌月提议。

这几日,天罚深渊太过太平,这让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反倒觉得有种暴风雨前的平静的错觉。

若是神机符失灵,叶凌月也不过是搭上了一晚的修炼时间。

但若是神机符有效,有许她就能救封子域一命。

救他一命,也算是偿还了当初她借着佛杖得到大品般若经的情谊。

封子域一听,先是一喜,叶凌月肯陪着他巡逻,他刚好可以借着机会询问叶凌月一些关于小品般若经的事。

尽管叶凌月已经传授过一次,可封子域个人悟性的缘故,还有很多不懂得。

可转念再一想,封子域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怎么好意思,叶大师,你昨晚才刚轮完巡逻。你放心,我问过墨少族长了,他说白天天罚深渊很是太平。”

“无妨,修为到了我辈之流,休息并不重要。”

叶凌月坚持到。

“那……”

封子域正想着要不要答应,哪知道血迟忽然蹿了出来。

“封子域,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想要和我家女神一起守夜。”

血迟一脸的羡慕嫉妒。

若是说,封子域对于叶凌月的态度,那是崇敬。

那血迟对叶凌月的态度,那就不言而喻了。

早前帝莘来之前,血迟恨不得天天黏在了叶凌月身旁。

可帝莘来了之后,对血迟就一直提防的紧,而且一早就表明了自己是叶凌月的双修伴侣的身份。

血迟又是恼火,但又是无可奈何,毕竟瞎子都看得出来,叶凌月对帝莘的态度很不同。

可这并不意味着,血迟对叶凌月已经死心。

他可不允许,除了帝莘之外的男人,在叶凌月的身边出现。

漫漫长夜,叶凌月若是和封子域在一起,岂非是便宜了封子域那小子。

“血殿,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和叶大师探讨一下佛经的问题。”

封子域满脸的尴尬。

他倒是忘记了,他虽然一心向佛,可和叶凌月毕竟是男女有别,两人一起巡夜,姑且不论其他人,就是叶大师的那位双修伴侣,一旦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封子域见到帝莘,就由衷的感到敬畏。

“血迟,你不要怪罪封少,是我提议让他和我一起巡夜的。我担心天罚深渊里有什么变故。”

叶凌月又不好直说,自己用神机符看出了封子域有血光之灾,只能是搪塞道。

“女神,你要是真不放心,我可以和封子域那小子一起巡夜。你昨夜刚轮值,不宜连着两夜巡逻。”

血迟殷勤道。

昨夜帝莘陪着叶凌月守夜,血迟一听说后悔莫及,这一次,怎么也轮到他献殷勤了。

“……”

叶凌月正迟疑着。

她迅瞥了眼封子域的眉心,说来也是奇怪,早前叶凌月一眼看到的封子域眉心的那抹刺眼的红光,在血迟承诺和封子域一起守夜后,就淡了一些。

看样子,血迟和封子域一起守夜,应该有助于化解的封子域的血光之灾。

叶凌月暗忖道。

“也好,你们今夜都小心点。听墨少说,白天有些煞灵试图入侵天罚深渊。”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还是答应了血迟的提议。

后者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血迟当即拍胸脯保证。

“女神,你尽管休息去,你放心,有我守着,那些煞灵谁也别想入侵天罚深渊。除非那些煞灵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叶凌月被他的模样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亲自出马,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我有个建议,你今夜最好全程和封少族长在一起。”

血迟和封子域听了,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可考虑到话是叶凌月说的,两人自是不敢忤逆。

夜幕降临,叶凌月先行回了营地。

血迟和封子域像是平日一样开始了巡逻。

“女神让我和你小子全程在一起,我只能是安排我们俩一起巡逻了。”

血迟百无聊赖地看了眼天空。

天罚戈壁的天空,一片契合,由于天罚深渊的存在,天空连星辰都隐而不见了。

“那就有劳血殿了。”

封子域冲着血迟合掌行了一礼。

“我说你小子,真的皈依佛门了?我听说你最近拒绝了帝锦瑟的示好,还打算交出少族长之位?”

血迟边和封子域巡逻着,边有一句没一句搭腔。

说起来,血迟和封子域是同龄人。

包括帝锦瑟在内的一干同辈,当初都是和帝释伽一样,在天魔廷接受洗礼和训练的。

封子域那小子当时还不显眼,但是他暗恋帝锦瑟的事,却是血迟在内的所有人都知晓的。

没想到,成年后,封子域面对帝锦瑟的示好,居然能拒绝。

这小子,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我也是多亏了叶大师的点化,才明白了这一点。什么名啊利啊,七情六欲都是身外之物。只有佛门,才是我唯一的归途。若是异域此番能够得到封天令飞升成功,我必定前去佛门圣地潜心修炼。”

封子域一脸看破红尘的模样。

“怪人,佛门有什么好。就连女神她本人,也未必能做到断绝七情六欲,她不照样也是佛修。”

血迟纳闷着。

“血殿,叶大师不同。即便是佛门,也有入世修炼和出世修炼之分。只有那些心无旁骛的真正的佛门高僧,才能做到入世而不受红尘俗世之恼。我等俗人,又怎能和叶大师相提并论。况且,叶大师修佛,并非是孤身一人,她身后,有佛门至高者助其修行,这等机缘,也不是我辈可以羡慕得来的。”

封子域一口一个大师,满脸的憧憬之色。

“神叨叨的,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血迟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叶凌月和封子域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叶凌月就算是佛修,也不会真正皈依佛门。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天罚深渊前。

此时已经是三更前后,血迟和封子域忽听到了一阵异响,两人同时警觉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