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战营的两大元帅,其身手可想而知,两人大打出手,半个天战营地多受到了牵连。

“生了什么事!”

小冥君和薄情一起赶到。

看到方圆一里内的营帐,全都已经化成了残骸。

四周还有大量的神兵的尸体。

这一幕只该生在天战战场,而不该生在营地里。

“两位元帅动起手来了。两位将军快想法子制止他们。”

在旁围观的神兵不少都受了牵连。

奈何他们只是小小的神兵,地位实力都远不如两位元帅,只能躲得远远的。

薄情和小冥君忙询问了一番事情的前因始末。

这一问,薄情和小冥君的脸色沉了沉。

“这两位,也太不识抬举了,都什么时候,居然为了这么点事窝里反。小冥君,你先退到一旁,我来解决。”

薄情说罢,身影一快,人已经在了半空中。

天战营的这两位元帅,可都是七八步虚空境的高手。

薄情的实力,显然不如他们。

可薄情自有法子。

薄情身具风之神力,只见其周身,风之神力化成了千丝万缕,迎风而起。

“风之束缚。”

薄情吟唱了起来,清风直上。

两大元帅因一时私怨,正斗得不可开交。

忽觉得周身一紧,手脚之上,束上了万千风之束缚。

两人的动作俱是一缓,薄情已然出现在两大元帅之间。

“两位元帅,何必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可开交。”

薄情好言相劝着。

薄情虽是挂着将军之名,实则却是以风情督军的身份来到天战营的,换成了平时两大元帅都会给薄情些面子。

可今晚,两大元帅却是毫不讲情面。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火炎神帝座下的一个小白脸,滚。”

“可不是嘛,说实力没实力,一个娘娘腔居然当上了督军。”

两大元帅你一言我一语,言语之间满是讽刺的意味。

说话之间,两大元帅同时挣脱了风之束缚,一拳一脚,改袭向了薄情。

薄情此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喊他娘娘腔,被两大元帅这么也讽刺,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两位既然如此蛮不讲理,就别怪在下……”

薄情额头也是青筋一阵乱跳,体内的风之神力暴涨,眼看就要作。

就在三人一触即之际,在下方观战的小冥君眼看情况不对,忽是一个吟唱。

就见一阵黑光闪烁,两大元帅的身子一下子消失了。

正在怒头上的薄情扑了个空。

“空间流放!”

两大元帅一下子就没了影。

“小冥君,你干嘛帮那两个老家伙,今日我不杀了他们,我就不是薄情。”

薄情一脸的怒红。

“薄情,你怎么也这么冲动。你难道没觉得两位元帅的情况有些不对。”

小冥君拉住了薄情,冲他使了个眼色。

“什么对劲不对劲,我只知道,这两老家伙目中无人。”

薄情还在气头上,被小冥君这么一提醒,他也有些觉得不对劲。

他看了看四周,那些神兵们。

神兵们虽已经被小冥君喝止了,可他们一个个都满眼通红,就如困兽般,恶狠狠瞪着对方。

天战营内的神兵,都是神界挑选出来的精锐,这些人,不论是实力还是品行,都比一般的神界神兵要强许多,照理说,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动手才对。

“你现了什么?”

薄情觉得今晚的神界军营有些不同寻常。

“不知你有没有感觉到,营地了的氛围有些不同寻常。”

具体天战营和神兵们有什么不妥,小冥君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可他自小出身在冥界,对于气息的变化,比薄情更加敏锐。

自从他和薄情回到天战营地后,他就感觉到天战营地有些不妥。

“那该如何是好?”

薄情对此,也是毫无法子。

“以我的修为,也无法肯定什么,想必只有我父神亲临才能现端倪。”

小冥君皱眉。

他继承了爹娘的天赋,但是因为年纪的缘故,修为还是不能和冥日相提并论。

不过刚才的空间流放这一门奥义,小冥君却是尽得了娘亲啵啵的真传,使用的比啵啵更加精准。

一个吟唱,两位天战元帅再度被送回了天战营。

“两位元帅,还请冷静一些。”

小冥君刚解开了两位元帅身上的空间束缚,两位元帅就大雷霆。

“小冥君,这里是天战营,可不是冥界,你贸然对我下手,本帅命你立刻滚出天战营。”

“薄情,你一介督军,居然对本帅动手,你也没资格留在天战营。”

两位元帅当即命令薄情和小冥君离开。

薄情和小冥君正欲开口。

就听到一声威严十足的喝斥。

“两位元帅,是想将小冥君和朕的督军赶到哪里去?”

正在怒火上的两位天战元帅,听的了这一声,只觉得脑子一阵轰鸣。

原本怒不可遏的情绪,犹如被人当头淋了一头冷水,顿时清醒了过来。

却见了天战营前,一片红光大盛。

一辆御辇和一对对火炎神兵踏着霞光而来,登时整个天战营地被浩然的神帝神威所覆盖。

那些因为莫名的怨恨,斗得不可开交的神兵们,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们双膝软,一个个跪了下来。

原来方才一番争执间,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火炎神帝亲临天战营。

火炎神帝在成为四大神帝之前,被称为神农医王,其神帝神威一至,早前让天战营上下不得安生的那些负面的黑暗欲望,像是雾气见了太阳,一下子都消散开了。

“拜见神帝陛下。”

天战营上下,整齐一致,全都跪了下来。

薄情和小冥君见了火炎神帝亲临,再看周遭的情形,顿时心底一松,也一并跪了下来。

“糟糕,此人定然是神界的四大神帝。此帝身携天地正气,比起当年的天罚大帝,也逊色不了多少,乃是我煞灵的克星,看来,天战营是留不得了。”

在天战营的角落里,暗中作祟的右使看到了火炎神帝亲临,不禁一阵叫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