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帝释伽要传授给奚九夜巫诀,帝锦瑟就有些不满了。

身为帝魔家族的四小姐,帝锦瑟也是帝魔家重要的一份子。

她自是知道,帝释伽之所以被称为家族第一人,不仅仅是因为其魔力了得,更重要的是,他在巫术方面,也是得天独厚。

帝释伽自小就魔巫双修,可是他极少传授他人巫诀,就连她这个做妹妹的也不例外。

可他今日,却主动开口,要传授奚九夜巫诀,可见其对奚九夜有多么的器重。

“锦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般小家子气。我传授给九夜的巫诀,你也没法子承受。”

帝释伽笑道。

若非是他本体不在,只能以魂火的形式进入天罚戈壁,这一次的行动,自是要他亲自施行的。

毕竟那巫诀,一旦成功,对实施者而言,获益匪浅。

奈何眼下时机紧迫,他不得不交给奚九夜来实施。

说罢,帝释伽轻声将他要传授给奚九夜的巫诀,告诉了帝锦瑟。

“百鬼噬魂?三哥,你说的是当年皇甫宣伟创立的那个禁制巫术?我才不要施行那个巫诀,打死我都不愿意。”

帝锦瑟一听那名字,就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个巫术,光是听名字,就让人不寒而栗。

帝锦瑟可不愿意尝试。

奚九夜听罢,并没有立刻表态。

“九夜,你以为如何?”

帝释伽和声问道。

那百鬼噬魂,的确是第一任太宰皇甫宣伟所创,因太过险恶,所以鲜少有人使用。

但是一经使用,传闻其力量,可惊天地,动鬼神,乃是异域十大禁术之一。

帝释伽本人,也没有实行过。

可若是要压制邪神,怕也只有这个一个法子了。

而且帝释伽相信,叶凌月方面,没有人可以,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巫术。

同样的,帝释伽也想借着这个禁术,赢取皇甫臣的归顺。

“若是我愿意,少族长能给我怎样的好处?”

奚九夜倒也没有掩饰,直接开门见山讨要起好处来了。

“奚九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既然已经是帝魔家族的一份子,帮家族做事,还敢索要好处不成。”

帝锦瑟恼火道。

“四小姐,奚某暂时还不是帝魔家族的人。”

奚九夜淡淡说道。

“九夜果然是快人快语,很简单,若是你能完成百鬼噬魂,一离开天罚戈壁,我就请族中长老帮你开启帝魔血脉。另外,百鬼噬魂虽然很凶险,但是一旦成功,就会有莫大的好处。至于好处的大小,就靠你个人的造化了。”

帝释伽倒是没有介意奚九夜的直接了当。

帝释伽和奚九夜都是聪明人,两人都知道,和聪明人合作,不需要拐弯抹角。

他们本就是利益的组合,双方都在谋求利益的最大化。

“好。”

奚九夜也不再迟疑,旋即就答应了帝释伽的条件。

“既是如此,我现在就传授你百鬼噬魂之法。”

帝释伽也是快人快语,当即就传授其奚九夜禁术来。

而另一方面,叶凌月所在的阵营里,众人也在商议如何压制邪神。

只是和帝释伽不同,叶凌月这边,可没有什么十大禁术,压制邪神。

不仅如此,阵营内也有不同的声音,像是尉迟青、墨长空等人都不明白,叶凌月为何要和帝释伽比拼。

“众所周知,帝释伽那小子精通巫术,他的确懂得一些法子,压制邪神。这样一来,我们非输不可。”

尉迟青言语里有些埋怨的意味。

“再说了,皇甫臣不算是什么厉害人物,凭什么要两方势力抢夺。”

墨长空也很是不屑。

在其看来,皇甫家族没落的比墨家还要厉害得多。

为了这么一个人,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显然是不明智之举。

“皇甫家族的用处,相信血迟比我们更清楚。既然都是同一个阵营,血迟,你到了这会儿,还瞒着大家,似乎是太不够义气了。”

叶凌月面对众人的质疑,也没有多作辩解,只是将球丢给了血迟。

血迟被叶凌月这么一说,先是一愣,再接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女神,你是不是都猜到了?我承认,这次拉拢皇甫臣……是天魔廷的任务。”

血迟本人,对皇甫臣可没有多大的兴趣。

但是就在他前往天战战场的前夕,他得了天魔廷的秘密消息,说是让其无论如何,也要拉拢皇甫臣,至于原因,正是早前帝释伽所说的那番话。

皇甫臣手中,掌握有攻下神界的关键所在。

“关于太阴神印和第一任太宰皇甫宣伟的事,因为事关天魔廷的颜面,所以天魔廷一直未曾对外说起过。这一次,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对大家有所隐瞒。帝释伽那小子素来狡猾,他这次拉拢皇甫臣,一定也是知道了些什么。至于攻打神界……女神,我们大家都是各为其主,相信你也明白我的难处。你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还愿意帮我招徕皇甫臣嘛?”

血迟很是为难地望了眼叶凌月。

他早前不肯将真相告诉众人,也是因为叶凌月的缘故。

无论如何,神界和异域都是处于对立的关系。

太阴神印事关神界的生死安危,叶凌月若是知道了,必定不会让皇甫臣活下去。

太阴神印,第一口天魔井……难道这和师父紫有什么关联?

叶凌月听罢,心底也是一阵惊涛骇浪。

不知为何,当血迟提起太阴神印时,叶凌月的眉心,玄阴神印突突的一阵乱跳。

仿佛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帝莘,却是眼眸沉了沉。

紫堂宿栖身的太虚墓境,就是第一口天魔井的所在。

至于太阴神印,想来就是紫堂宿修复的那一神印。

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紫堂宿难道和太阴神印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如此一来,叶凌月是否愿意继续帮助血迟,对抗帝释伽就是个问题了。

她总不能,帮着异魔破解神族的太阴神印吧。

见叶凌月沉默不语,血迟叹了一声。

“也罢,这件事总归是我们异魔的事,我还是自己想法子解决吧。”

说罢,血迟就沮丧着,和尉迟青等人走出了营帐。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