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啵啵回过神来,哪里还有紫堂宿的影子。

“哎,你先等等,我们去哪里?”

啵啵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紫堂宿还真是阴阳怪气的很,说话不过十个字。

他说走……啵啵灵机一动。

天罚戈壁!

紫堂宿一定是要去天罚戈壁救小月月。

小月月她们有救了。

啵啵屁颠屁颠,就朝着天战战场的方向行去。

而另一方面,一阵愤怒的咆哮声,从不知何处传来。

“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绑架小爷!”

夜凌光的声音,显得异常刺耳。

紫堂宿用了阵法,想要重新凝聚夜凌光的三魂七魄,虽说最后一刻,被那一只来历不明的巨手打乱,紫堂宿碍于夜凌光的安危,没有强抢。

夜凌光的魂魄被带走后,就重新凝聚了魂魄。

他意识恢复清醒时,就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里既不是天战战场,也不是孤月海,而是一个让夜凌光完全察觉不到方位的所在。

夜凌光扫视四周,现自己似乎是被人关押在了一个完全封闭的洞天福地里。

这里不是神界,也不是异域。

“小子,少在那乱嚷嚷。”

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你是何人?快把小爷放了。”

夜凌光疑惑着打量着四周。

忽的,他眼眸一凝,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前方。

他看到了什么?

不远处,就在他的魂魄附近,有一口棺木,棺木里,赫然躺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阿日!”

夜凌光看到了那人时,激动不已。

夜凌日失踪已经好些时日了,就连身为双胞胎的夜凌光也没能找到他的下落。

夜凌光甚至以为他已经……

“嗯?”

夜凌光现,夜凌日和他一样,也是处于魂魄状态,肉身不知去了何处。

他和阿日,居然都遭遇了离魂状态。

“阿日,你小子醒醒,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夜凌光喊了几声,可是夜凌日一动不动。

“小子,不用白费力气了,他不会醒的。”

那个奇怪的声音再度出现。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和阿日?”

夜凌光记得,自己用了入梦离魂之法,想要进入天罚戈壁,找阿姐和阿日的下落。

他还遇到了小冥君,眼看他就要进入天罚戈壁,却有一股力量,将其强行带走了。

他仿佛还看到了干娘啵啵,以及一棵紫叶神树,可就在他想要询问干娘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时,他就被一只怪手给抓走了。

那声音,分明就是那怪手。

“小子,你可比你那个哥哥难搞定多了,为了抓到你,本座可是险些和佛子斗了起来。也亏了佛子今时不同往日,否则想要抓住你,还真有些困难。”

那声音答非所问,言语之间还有些洋洋得意。

“什么佛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快把我和阿日放了。”

夜凌光恼火道。

眼下神界大乱,他必须尽快赶回去,帮助阿姐他们。

还有,爹爹听说出现在了异域,成了异魔,夜凌光必须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放了你们?开什么玩笑,你们俩可是本座很辛苦才找到的双生子,身上兼具佛根和道根,只要好好教导你们,将来本座就不怕和千佛宗的那群老秃驴斗法了。”

那声音阴阳怪气道。

夜凌光听得云里雾里,什么佛根道根,他怎么都听不明白。

不过他算是弄明白了,对方绝不会放过他和阿日,似乎他和阿日对其很是重要。

“老家伙,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但你若是不放了我和阿日,别说是帮你斗法,我这会儿就自毁魂魄。我和阿日乃是双生子,命魂也是联系在一起的,若是我的魂魄魂飞魄散,他的魂魄也会遭遇重创。”

夜凌光咬牙切齿道。

夜凌光看上去平日嬉皮笑脸很是好说话,可实则上却是三姐弟中最狠的一个。

他宁可死,也不愿意成为他人的工具。

说罢,夜凌光的命魂里,释放出了一股神力波动。

“小子,你可不要乱来。”

那声音急了起来。

该死,真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硬骨头。

声音的主人,实则乃是三十三天上的存在,而且身份极其不低。

他一直和千佛宗互看不顺眼,尤其是千佛宗的戒律佛,一直是他的死对头。

早阵子,他偶然得知,戒律佛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个修佛的奇才。

那女子短短时日内,就掌握了三种佛宗法门,在三十三天里,声名鹊起。

如此的好苗子,就算是在三十三天也极其罕见,作为戒律佛的死对头,他自也是羡慕嫉妒得很。

他用了大气力,才打听到,戒律佛的这名门徒,乃是戒律佛从九十九地带回来的。

声音的主人知道后,忙偷偷摸摸到了九十九地,开始物色起好苗子来。

没想到,他的运气真不错,他最初时,现了夜凌日。

一般而言,一个人身上,有佛根就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可爱夜凌日身上,他还现了道根。

他更得知,夜凌日还有一个双胞弟弟。

如此同时具有双根的好苗子,还是一对双胞胎,他自是不愿意放过。

夜凌日的魂魄,他用了些手段就得来了。

倒是夜凌光的魂魄,让他很是头疼,还和千佛宗前佛子较量上了。

亏了前佛子记忆全失,也忘记了他的身份,他仗着有夜凌光的魂魄在手,才从紫堂宿的手中抢到了夜凌光的魂魄。

得了这双生子的魂魄后,他如获至宝,为了怕千佛宗的人现了,来和他抢人,他才暗搓搓把人藏在了自己的个人洞府中。

眼看夜凌光就要自毁魂魄,那声音也急了。

却见一股浩瀚的力量波动,夜凌光的眼前,出现了一人来。

那是名青衣白的老道士,看上去约莫七八旬之间,枯瘦如柴,在其身前的道袍上,有一个太极八卦图。

“哎哎哎,小子,有话好说,你可别冲动。”

那青衣老道急得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掩饰,冲到了夜凌光的面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