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元帅想得很简单,九十九地本就是比三十三天低等的存在,他们想要消灭异魔都那么难,更何况是消灭邪神。

他们根本没打算亲自出兵抗衡邪神。

甚至于,在独孤术死后,他们对叶凌月等人的生还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在他们看来,邪神突破天罚戈壁的禁制也只是早晚的事。

他们眼下要做的事,就是尽快想到法子,在邪神突破禁制之前,找到援兵。

他们思来想去,只有一人是他们的救星。

薄情听得一怔。

“两位元帅何出此言?难道神界另有三十三天上的人物?”

两位元帅很是不以为然。

若是神界真有三十三天之上的人的存在,哪里还有他们存活的余地。

“神界自然是没有,但是当初从神界飞升的人中,自有三十三天的人物,像是慕容老方仙就是其中之一。若是慕容老方仙能帮忙,消灭邪神也不是什么难事。”

天战战场,除了四大神帝之外,暗中一直有其他势力操控。

包括慕容老方仙,乃至昙水仙子都是其中之一。

他们表面上和四大神帝没什么冲突,但是暗中观察,必定会现他们眼中,并无四大神帝。

慕容老方仙建立了隐军,昙水仙子建立了军部,说起来,都是能够和四大神帝抗衡的势力。

在天战战场生了邪神危机后,两方都没有直接表态。

“可是天罚戈壁始终是神界领土,直接找慕容老方仙介入,先不论其是否愿意,请他出马,有些逾越了。”

薄情并不赞成两位元帅的主意。

慕容老方仙在飞升之后,对神界的事务,一直出于观望态度。

可自从封天令出现后,其态度就变得有些不明确了。

而且慕容老方仙对叶凌月的态度不是很友好,薄情甚至听说叶凌月提起过,早前慕容老方仙试图想要刺杀她。

叶凌月的敌人,也就是薄情的敌人,所以薄情对慕容老方仙的态度也很一般。

“都什么时候了,邪神即将临世,还管什么逾越不逾越,事不宜迟,我俩今日就修书一封,想法子通过隐军,传达给慕容老方仙。”

两位元帅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邪神一旦突破了天罚禁制,天战营祸殃池鱼只是时间问题。

军事会议不欢而散,薄情也是一脸的郁闷。

“这两个鼠辈,只知道推卸责任。此事还是得禀告诸神山一声。无论火炎神帝是什么态度,他终归是神帝。”

薄情离开了帅营后,思前顾后,还是决定禀告诸神山。

在送信前往诸神山之后,薄情再度来到了天罚戈壁的边缘地带。

由于天罚禁制的缘故,天罚戈壁的边缘,一直被禁制阻隔,没法子通过天罚戈壁,再进入魔兵寨。

这也导致了天战营和魔兵寨出现了短暂的休战期。

薄情抵达时,询问了巡逻的兵士,找到了正在研究天罚禁制的小冥君。

在夜凌日被十三军团派遣到天战战场后不久,小冥君也抵达了天战战场。

小冥君不仅仅和叶凌月的关系很好,和夜凌日的交情也是犹如亲兄弟般。

在薄情抵达之前,都是小冥君和夜凌日并肩作战的。

后来薄情来了之后,恰好遇到冥日被调配到诸神山的缘故,小冥君被迫先返回了一趟冥界。

哪知道小冥君回去冥界没多久,夜凌日就神秘失踪了,迄今也没有半点消息。

此后没多久,叶凌月也到了天战战场,再之后,就生了天罚戈壁的事,叶凌月被困天罚戈壁。

小冥君赶回来后,得知此事,很是内疚。

他与夜家姐弟虽无血缘关系,但犹胜亲人,他扬言一定要找回叶凌月姐弟俩。

由于其母是啵啵的缘故,作为前任界神的儿子,小冥君在结界和禁制方面也是继承了啵啵的优点,他一直想方设法,打开天罚禁制。

薄情对此,也很是支持,就派遣了一批兵士保护小冥君的日常安全。

眨眼,小冥君在天罚戈壁一带,也已经呆了七八日了,只是一直没有什么好消息传过来。

时间一久,薄情也有些放弃了。

“小冥君,你可有什么现?”

薄情每日都会到天罚戈壁一趟,例行都会询问一番。

小冥君一言不,口中念念有词。

见状,薄情也不敢多言,在旁等候着。

过了一刻钟有余,小冥君才回过了神来。

“这禁制,并非普通的神界禁制,它还融合了一部分上古巫术,破解起来,比起神界的禁制,难了许多。”

“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天战营的方仙预测到,邪神临世,似乎是天罚戈壁里,有人采用了上古之法,引来了邪神。”

薄情担忧道。

“邪神临世?此事是否已经禀告了诸神山?”

小冥君一惊。

他没想到,事态会变得如此严重。

“我已经修书禀告了诸神山,但是情况不容乐观。对了,你可有凌日将军的消息?”

薄情问道。

他和夜凌日并肩作战了一些时日,两人的交情很是不错。

夜凌日与他一同出征,夜凌日至今生死不明,薄情对此,迄今都很愧疚。

他甚至想,若是当初不是自己答应夜凌日交换了行军路线,夜凌日只怕也不会出事。

小冥君摇了摇头。

“凌日的情况也很奇怪,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还在人世。毕竟生死薄上,并无他的名字。”

小冥君查看过生死薄,夜凌日的名字一直没有出现。

“可生死薄并非完全正确,早前八荒神尊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薄情问道。

小冥君一时语塞,他也是在查看夜凌日的生死安危时,才在生死薄上现了夜北溟的名字。

可现在整个天战战场都已经知道,前八荒神尊并没有死。

他非但没有死,还背叛了神族,成为了异魔的一员。

更甚至于有传闻说,夜北溟成了异魔中最顶级的势力,天魔廷的一名殿主。

“此事,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之一,我已经将事情禀告了父神,相信他会查看生死簿出错的真正原因。”

小冥君叹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