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迟如此说,倒不是畏惧帝释伽,而是觉得帝释伽的存在,对于网罗异魔势力,尤其是一些不听天魔廷管控的势力,大有好处。

叶凌月心底却是一阵苦笑。

她又何尝不知,帝释伽这位帝魔家的少族长的存在,很能收买异魔魔兵。

可叶凌月第一眼看到帝释伽,就觉得有些不对头。

叶凌月稍一思忖,就反应了过来,帝释伽让其觉得不对头的地方,就在于帝释伽身上有一股力量波动。

那股力量波动,和独孤术身上的一样。

也就是说,帝释伽居然也是封天令的宿主。

当初幽冥鬼王就和叶凌月说过,封天令在九十九地,有九十九名宿主。

第一个获得封天令,为原宿主。

其余的九十八位宿主,想要获得封天令的管控权,就必须先杀了持有封天令的原宿主。

这就意味着,帝释伽和独孤术一样,只要现了叶凌月就是原宿主,就一定会杀了叶凌月。

虽说封天令如今不在叶凌月的身旁,可一旦封天令出现,叶凌月想要夺回封天令,其原宿主的身份就一定会暴露。

在这种情况下,叶凌月又怎么会留了帝释伽这样的定时炸弹在自己身旁。

“我看他不顺眼。”

叶凌月不好多做解释,只得是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

“可是女神,帝释伽如今不过是一团魂火,你连他长啥样都不知道吧。”

血迟忍不住吐槽。

“我看姓帝的不顺眼。”

叶凌月在心底默默加了一句,除了帝莘之外的,所有帝魔家的人,她都不待见。

虽说不知道帝莘和帝魔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叶凌月已经可以断定,帝纣和帝魔家一定有关系。

帝莘和帝魔家八成也脱不了关系,甚至于,帝莘和帝锦瑟、帝释伽等人还有些血缘关系。

这一点,叶凌月从帝青玄和帝锦瑟相貌上有些相似就可以推断出了。

“……”

血迟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女人要是任性起来,还真是无话可说。

“女神,另外还有一件事,就在你们回来之前,我收到了一个消息。你还记得尉迟青那小子不?他和冬弥家、墨家的几个小子,和我们一样都被困在了天罚戈壁里。他们已经早一步到了天罚皇都……”

血迟将自己通知几人,分头搜集大帝雕像,以及尉迟青等人早前结成了异魔联盟等事,都告诉了叶凌月。

“魔盟盟主奚九夜?你说那一带还有神族大军在,率领神族大军的人是先锋营的副营长?异魔还和神族联合了,一起进攻天罚皇都?”

这几个消息,就如重磅炸弹,一下子把叶凌月给弄懵了。

先锋营的副营长除了帝莘还能有谁。

可问题是,帝莘又怎么会和奚九夜联手?

这两人,势同水火,在叶凌月看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后来,天罚大帝出现了,再然后,煞巫太子自我献祭。如今天罚皇都已经成了一片无底深渊。据说天罚大帝的魂魄还在拼死抵抗,但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血迟说着,叹了一声。

天罚皇都那边局势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过了血迟的预期。

来自三十三天之上的邪神,神界和异域,只怕都没有人能抵御。

“邪神临世,煞巫太子实在是太疯狂了。巫论如何,我们先抵达天罚皇都,和其他人先行会合,看看能不能商量出什么有用的对策。”

叶凌月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虽然知道帝莘暂时平安无事,但是她还是迫不及待,想要赶过去和帝莘会合。

叶凌月和血迟商定,第二日一早,就拔营赶往天罚皇都方向。

只是当晚,却生了一场意外。

在傍晚前后,营地外,几名神兵正在例行巡逻。

天罚戈壁一带,视野开阔,神兵巡逻并不多大的危险。

神兵们巡逻了一番后,确定周围没什么异样,他们就近从旁边的一条河域里取了一些水。

营地一带的水,都是从这条河域里采集的,巡逻的神兵们也会负责一些淡水补给。

神兵和魔兵们困在天罚戈壁里已经好些时日了,各自的储物袋里的淡水早已用光了。

那些神兵们取水之后,像往常一样,随口喝饱了,这才返回营地。

当神兵们离开后,那一条清澈的戈壁河流里,水面忽然泛起了一片片的涟漪。

河水渐渐变得漆黑一片,犹如墨汁一般。

当晚,叶凌月和血迟、封子域等人向往常一样,在营帐里议论第二日行军的计划。

“启禀营长,大事不好了,弟兄们中毒了。”

忽有一名神兵匆匆忙忙冲了进来。

“中毒?”

叶凌月和血迟等人俱是一惊。

他们当即就走出了营帐。

营帐外,不少神兵们都躺在了地上,他们面色黑,四肢僵硬,在地上翻来滚去,腹痛难耐。

“他并没有中毒。”

叶凌月查看了其中一名神兵的情况,奇怪的是,那名神兵的体内,并无中毒的征兆。

他的血液、还有骨骼里也全都没有毒素。

“可是弟兄们的情况的确不对。”

封子域也查看过了,异魔魔兵们也有不少人都中毒了。

“我问过了,大伙也没有食用什么,和平常一样,用的是储物袋里的储备粮和不远处河水里采集的淡水。”

血迟和封子域纳闷着。

“储备粮没有问题,至于水……你们今日饮用的是我营帐里的水。全营就我们几个没事,问题一定是处在那些水上。”

叶凌月当即找到了伙营,在伙营里,叶凌月现了几个装满了河水的水桶。

水桶中,水看上去清澈无比。

叶凌月的饮用水,一直是鸿蒙天里直接采集的彩虹河的水。

“大丈夫行的正,坐得直。鬼鬼祟祟,算什么好汉,出来吧。”

叶凌月冷眸一扫,只听得她话音才落。

那水桶中,一阵水光摇曳,就听到一声冷笑。

水桶中,水渐渐变了,木桶骤然炸开了,从水桶里,出现了一名灰老者,正是煞巫太子手下的那名左使。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