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罚大帝的肉身竟在煞巫太子手中?

这个消息,委实让叶凌月吃了一惊。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要知作为万古第一大帝,当时天罚大帝的实力,可是比如今的四大神帝还要强一些。

煞巫太子手中握有献祭大阵,已经是一大杀器。

如今又多了个天罚大帝的肉身,如此一来,想要击杀煞巫太子无疑是难上加难。

更不用说,天罚大帝还有其他的要求。

其中任何一条,都是很困难的。

叶凌月面露难色。

“大帝,虽然晚辈是封天令的宿主,但你老人家应该也看出来了,我只能算是个半吊子宿主。封天令到底如何使用,我都是一知半解,否则也不会被煞巫太子有机可趁,偷走了封天令。”

“……”

天罚大帝一阵沉默。

天罚大帝不得不承认,这一任的宿主的确是有点弱。

不说其他,往届的宿主,至少也是踏破虚空的存在,这一次的宿主,负担是名勉强的女娃娃,实力和体质也都很是普通,长得也过于美艳,显得人畜无害,实在不想是能够呼风唤雨的封天令宿主。

要是勉强说起来她有什么特质,那恐怕是机缘逆天,外带是一名佛门子弟。

那么多任封天令的宿主中,也就她一人身怀佛心和佛根。

也罢,弱点就弱点吧,胜在机缘好,这也算是一个长处。

“小姑娘,你又何必妄自菲薄。你虽不是宿主中最强的,但综合素质不错。我也不需要你帮我去抢夺肉身,我只需要能够再强化下神识,让我能够和封天令里的那一抹神识引共鸣,自可神识合一,夺回一部分的肉身控制权。”

靠人不如靠己,身为万古第一帝,天罚大帝还是很清楚这个道理的。

“强化神识?我是懂得一些治愈的法子,但是强化神识的法子,晚辈委实不知。”

叶凌月一脸的遗憾。

她的九州鼎是修复好了,可最多也就是治愈伤势。

“你可以。你忘了,你刚开启了佛之门的法门。只要让我在佛之门走上一遭,我的神识就可以强化,届时,我自有法子和封天令里的那抹神识达成共识,抢回肉身的控制权。”

天罚大帝信誓旦旦道。

佛之门能够强化神识?

这倒是叶凌月始料未及的,不过早起那烛照的确也说过,佛之门功用无限,可以强化有德之魂。

天罚大帝那是万古第一帝,其生平为九十九地做过无数的功绩,说起乃是有德之魂,倒是一点都不为过。

“既是如此,晚辈就姑且一试,看看能不能帮助前辈。”

叶凌月说罢,让小吱哟和封子域退避开,命其看守着村落。

她开始向昨晚在地煞狱中那样,开始吟唱大小般若经。

尽管昨夜偶然引了佛之门,可叶凌月毕竟只是偶尔为之,她也不知今日的吟唱,是否能引佛之门。

但若是没法子引出佛之门,天罚大帝的心愿就只能是落空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叶凌月开始吟诵。

大小般若经一出,却听得佛音阵阵,让人一阵心旷神怡。

破败的村落里,四处都是还未熄灭的残火,正午的阳光,直射而下,打在了人的皮肤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村落里,现出了一副奇怪的景象。

白衣无瑕的妙龄女子,静坐在了戈壁上,她的前方是一座半身雕像。

女子口中,念念有词,古老晦涩的梵文,从其口中流淌而出,落到人的耳中,就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悦耳,犹如一曲轻音。

小吱哟和封子域守在了村口处,警惕着煞灵大军卷土重来。

足足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梵音依旧,可佛之门却始终没有出现。

“也不知老大能不能引出佛之门?”

小吱哟担忧着。

“法门高深无比,能够请出一次,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我看,八成难。”

封子域摇了摇头。

他如今也算是佛门初入了门,那大般若经在他听来,只能勉强听懂,却很难参悟其中的奥秘。

可见其中的法门,也是极其复杂。

叶凌月虽然天赋绝佳,可终归年纪轻,很难领悟大般若经个中的奥秘。

叶凌月心底又何尝不知,就算是她领悟了“佛之门”的法门,可那只是无心插柳,这一次,专门引,成功的几率并不高。

在足足诵了一个半时辰后,眼看正午的烈日都已经暗淡,逐渐西移,那佛之门依旧没有出现的征兆。

天罚大帝心底一叹。

“天不佑我,想我天罚皇朝,难道真要毁在煞巫那不孝子之手?”

叶凌月也是心底一沉,唇微微一动,似要安抚天罚大帝。

可就在这时,叶凌月直觉得脚下微微一晃。

地面之下,一阵佛光普照。

一座佛之门,冉冉升起。

白日之下,佛之门比起夜色之下的佛光灼灼,并无逊色太多。

只见其出现之后,佛之门打开了。

“前辈,佛之门已出,还请前辈快快进入佛之门。”

叶凌月大喜,她也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刻,佛之门会骤然出现。

小吱哟和封子域也闻声赶了过来。

看到了佛之门时,一人一兽又惊又喜。

继十万煞灵之后,老大又一次引出了佛之门。

叶凌月忙让两人,将那尊破碎的雕像搬入了佛之门中。

与早前十万煞灵进入佛之门,不断净化魂魄不同。

天罚大帝的雕像被移入了佛之门后,不断吸收着佛之门里散出来的佛光。

那佛光,对于天罚大帝随时都可能溃散的魂魄而言,就如雨后甘霖,每一寸佛光都滋润无比。

那一抹属于天罚大帝的神识,也不断壮大变强。

神识不断变化,从最初的随时会消失,到凝聚成了魂魄模样。

“老大,快看!”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佛之门中,忽有一个人影晃动。

那人影,乃是一名男子。

男子已经的年岁已经不小了,可在佛之门走出来后,他却有着强健的肩膀,威仪的容貌,龙行虎步,从了佛之门中踱了出来。

那人,正是天罚大帝的魂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