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凌月的预料中,帝锦瑟应该不是煞灵大军的对手。

毕竟煞灵大军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实力上,都胜帝锦瑟一筹。

帝锦瑟的死活,叶凌月可没放在心上。

封子域则是一脸的忧心忡忡,尽管对帝锦瑟有些意见,可他打心眼里,还是对帝锦瑟有几分好感的。

他希望帝锦瑟不会有事。

叶凌月到了村落边,就闻到了一股烟火的气味,她再一看,脸色蓦然变了变。

“居然……”

封子域和小吱哟也先后到了村口,他们一看到村中的情形,也是变了变脸色。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异魔的尸体,看样子,帝锦瑟的人在煞灵大军的手下,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村落里全都被烧毁了。我们要找的雕像也……”

封子域就近搜寻了一番,在一座烧成了断壁残垣的屋舍里,他看到一个烧得漆黑的破碎神像。

天罚大帝的容貌早已看不清了。

“这是异魔的魔火,看样子,是帝锦瑟下令烧了村落。”

叶凌月气得不轻。

帝锦瑟这女人,做事从来不用头脑,这些大帝雕像很是珍贵,她一把火全给烧了。

那里面储存的信仰之力,也就全都没用了。

经过了一番清点,在村落里大概现了一千具异魔尸体。

不过在这些尸体中,没有现帝锦瑟。

“老大,这一带有异常。”

小吱哟也在村落里转悠了一圈,它敏锐地现了地面上的火痕有些不同。

这些火痕,都是早前帝释伽的本命魂火烧过后留下来的。

身怀百火吞噬诀的叶凌月,一眼就就看出了,这些火痕和烧毁村落的火有些不同。

“这火有些特殊,像是魂火。”

叶凌月摸了摸地面的火痕。

“我记得这种火,这种魂火是帝魔家族的帝释伽的本命魂火。”

封子域看了几眼,认出了那魂火的来历。

“帝释伽?”

叶凌月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帝释伽是帝魔家族现任少族长,是帝锦瑟的三哥。他也是如今异域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开启了六条,也许是七条帝魔命脉。他的实力很强,只是……帝释伽的魂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就算是赶到了天战战场,应该也不可能进入天罚戈壁才对。”

封子域也是一脸的奇怪,禁不住挠了挠头。

天罚戈壁如今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牢笼,外人无法进入才对。

“这么说来,帝锦瑟能够全身而退的关键所在,就在帝释伽了。”

叶凌月蹙紧了眉头。

“这不可能,帝释伽不可能进入天罚戈壁,更不用说村落了。”

封子域摇了摇头。

帝释伽的实力虽强,但总不至于能打破天罚禁制,若是他能打破,早就已经带领异魔大军进入天罚戈壁了。

“魂火不可能造假,至于帝释伽在不在天罚戈壁,只要找到帝锦瑟就知道了。不过,我们应该庆幸,昨晚进入村落的不是我们。”

从现场的惨烈状况来看,煞灵大军和异魔大军必定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

帝锦瑟没权没谋,但是帝释伽不同。

叶凌月在诅咒之原见过异域年轻一辈的高手,诸如尉迟青、血迟等人,这些人都不是常人。

帝释伽能够在这些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可见其实力天赋都是上上之选。

“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叶姑娘,这里的神像都已经破碎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封子域一脸的唏嘘。

“只能打道回府了。先回营地,看看血迟他们是否有收获。”

叶凌月让血迟去找寻其他村落的大帝雕像,既然煞灵大军的主力攻击了这处村落,那血迟那边应该有收获才对。

叶凌月颇有些肉疼地看了看附近破碎的大帝雕像,心底对帝锦瑟的恼火,又深了一层。

就在叶凌月等人准备离开村落时,叶凌月忽觉得耳朵一阵痒。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呢喃。

“嗯?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叶凌月回过头去,看了看身后的小吱哟和封子域。

“除了风声,没什么声音。”

小吱哟转悠着小脑袋。

这会儿还是晨间,天罚戈壁上的风还很大。

小吱哟和封子域都没感到什么异常,毕竟他们在天罚戈壁呆了那么多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风声。

“我听到了人的声音,但是很微弱。”

叶凌月最初也以为是风声,但是细细一听,又觉得有些不对。

那声音,气若游丝,但是的确是人声。

那人似乎在呼救。

“老大,你可别吓我,这破地方,这会儿除了我们几个,别说是人,连煞灵都不见一个。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

小吱哟嘀咕着。

它不怕煞灵,也不怕异魔,但怕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去村落里再看看。”

叶凌月犹不死心,她可以断定,村落里有人。

尽管叶凌月也觉得,这个几率很低。

毕竟方才,她已经用神念自小扫过了整个村落。

村落里,的确没有活物的征兆。

在叶凌月的坚持下,小吱哟和封子域只能耐着性子,在村落里再度搜寻了起来。

可是一遍又一遍,足足从清晨到正午,他们将整个村落都几乎翻过来了,都没有找到叶凌月口中所说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老大,我们已经找遍了,的确什么都没有,你一定是这几日太累了,听错了。”

小吱哟劝道。

“可那声音,的的确确就来自村落。”

叶凌月想了想,决定最后搜寻一遍。

她循着破败的村落屋舍,一间间找了过去。

一间、两间、三间叶凌月穿过了一座又一座屋舍,结果毫无收获。

“看样子,真的是我听错了。”

最后,叶凌月不得不承认,她沮丧着,准备转身离开。

就在叶凌月抬脚走开的一瞬,耳边,忽有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地。

叶凌月下意识地一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的一座屋舍。

屋舍已经被烧去了大半,声音的来源,是一座已经破碎的大帝雕像。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