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十七,你实在是让朕太失望。朕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自刎于古天坛前,以慰那些被你无辜残害的献祭之灵,另一个选择,就是朕亲自动手,废你巫力,斩你帝脉,流放幽冥深渊。”

多年之前,男人威严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徘徊。

煞巫太子的回答,是一剑刺入了天罚大帝的心头。

那一把剑,并非是普通的剑。而是喂了剧毒的剑。

天罚大帝陨落之后,天罚皇朝打乱,百余名皇子皇女围剿煞巫太子。

在最后关头,煞巫太子险些战胜,却因古天坛被封闭,献祭大阵被隔绝,最终无法使用生灵之力,最终被斩。

而当初下令封锁古天坛的,正是煞巫大帝。

煞巫太子子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

“想要杀本宫,谈何容易。一万多年,一万多年过去了,本宫还是醒了过来。老狗,你看清楚了,今日,本宫就要在重启献祭大阵,成为真正的天罚大帝的继承人。”

帝莘和奚九夜脚下,献祭大阵熠熠生辉。

帝莘和奚九夜只觉得脚下犹如踩入了泥泞之中,一脚深一脚浅。

“不好,立刻离开。”

帝莘在意识到了,煞巫太子竟能操控天罚大帝后,就想要迅离开。

他和奚九夜两人加在一起,真正的战力在如今的神界,可谓是很难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可天罚大帝不然,他是上古时期的至强者。

他一身拳意很难对付,更不用说,一身符衣根本是刀枪难入。

在找到破解天罚大帝的攻击之前,他和奚九夜只能是撤。

“想要撤,太迟了。在你们踏入天罚皇宫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说罢,煞巫太子就催动着阵内的阵文。

而同时,天罚大帝的体内,也涌出了大量的神力。

那股神力,源源不断,注入了献祭大阵中。

在天罚大帝和煞巫太子父子俩的共同神力的作用下,献祭大阵变得更加强大。

帝莘和奚九夜只觉得脚下,越陷越深。

那些阵文,正在一点点蚕食他们体内的神魔之力。

“糟糕,这次真的是上当了。”

帝莘素来平静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悸动之色。

难怪早前笼罩在天空中的那一个献祭大阵如此好打破,煞巫太子很显然早已是布置好了一切,等着他闯入天罚皇宫中。

煞巫太子本身的实力,加上天罚大地的实力,想要打破父子俩的封锁,无疑是难如登天。

“该死,我的星辰之力在流逝。”

奚九夜能感到,自己体内的星辰之力在不断被脚下的献祭大阵吸收。

今日的献祭大阵,是强化版的献祭大阵,它吸食生灵之力的度,比起早前的献祭大阵要强上许多。

帝莘体内的神魔之力,也在不断地流失。

同时,那部分流失的神魔之力和星辰之力,正不断地涌向煞巫太子。

后者只觉得,自己的体内,所有的筋脉像是一瞬间打通了般。

全新的神力,在滋润他干涸了一万多年的魂魄。

这两股力量,太美妙了。

煞巫太子只觉得,帝莘的神魔之力,子不断滋润他的灵魂。

而奚九夜的星辰之力,正在修复他的肉身。

灵魂变得更加丰盈、清晰,他的皮肤恢复了血色,新的骨骼不断在体内滋生,胸膛内,心跳声越来越有力。

比起来,早前独孤术的生灵之力,简直是微不足道。

“帝莘,你难道就没有法子……你不是阵师嘛?”

奚九夜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被困在献祭大阵中,他根本无能为力。

再这样下去,他只有被活活吞食了全部的生灵之力。

“破阵的关键不在煞巫太子,而在天罚大帝身上。这个阵法,靠着他修复,也靠着他支撑。能将其杀死,我们就能脱困。”

帝莘又何尝不煎熬。

他和奚九夜眉心的神印,都迅暗淡。

相反,在吸收了他和奚九夜的生灵之力后,煞巫太子强大了太多。

看其样子,是想将他和奚九夜的神力完全吸食一空。

“难道只能坐以待毙?”

奚九夜艰难地说道。

他的眉心,象征北极星辰体的神印已经黯淡无光。

他看到了,在煞巫天子的眉心,一枚神印正在迅凝聚。

他的天赐神体!

“桀桀,神印!本宫的第一枚神印。”

感受到了眉心的那一枚神印已经初具雏形时,煞巫太子喜不自禁。

只要凝聚成了第一枚神印,第二枚神印也很快就会出现。

帝莘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

他的眉心,也是突突一阵乱跳。

他的神魔之力,也在流逝,只是比起奚九夜来,他体内因为有末世妖阳的缘故,神魔之力消耗相对少一些。

但长期下去,末世妖阳怕也会被吸食一空。

他必须想法子,扭转不利的局面。

而扭转的关键所在,就在天罚大帝!

“身为万年第一帝,难道说,天罚大帝当真连一点灵智都没能留下?”

肉身已毁,神魂已灭。

到底怎样才能让天罚大帝,恢复一部分的灵识?

只要有一点点的灵识,天罚大帝都不会容许自己被杀戮自己的逆子煞巫太子所控,让整个天罚皇朝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只是,在天罚大帝的尸体上,帝莘的确连一缕缕的残余的神识或者是魂魄都没感觉到。

一缕……

等等!

就在煞巫太子在凝聚神印之时,帝莘忽是感受到了什么。

他感到了一股极其微弱的气息,那股气息,不同于他和奚九夜身上的气息,也不同于煞巫太子身上的气息。

这种气息,属于第四个人。

帝莘骤然睁开了眼,看向了天罚大帝。

那个曾经在上古时期,让九十九地都为之战栗的男子,此时目无表情,没有半点生的气息。

那缕气息,并非来自天罚大帝的尸体上……

帝莘的眼眸迅一转,落到了古天坛的一角。

在古天坛的一角,他看到了封天令。

煞巫太子小心谨慎的很,他得到封天令之后,一直将其隐藏在献祭大阵中。

而那一缕微弱的气息,正是来自封天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