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和奚九夜俱是一愣,齐齐看向了两名神兵和异魔。

“生了什么事?”

“启禀两位大人,天罚皇都内有异动。”

神兵和魔兵同时说道,他们的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再看城门外,已经是一片哗然作响声。

一干神兵和异魔们早前得了命令,攻打东门和西门。

可是不等他们攻打,城中的上空,就出现了异常。

帝莘和奚九夜抬头看去,就见了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阵法。

那阵法来得突然,一些神兵们根本毫无提防。

看到那个阵法时,帝莘也是一震。

那个阵法,赫然就是献祭大阵。

“竟是献祭大阵,煞巫太子在一夜之间,就重新修复了大阵?”

帝莘看到了那个大阵时,还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他也是阵师,在阵法的缺陷还未修复的情况下,直接重启大阵,这本身就是很冒险的事。

“你不是说,煞巫太子短期内,是没法子重启大阵,为何这玩意又出现了。”

献祭大阵才一出现,那些距离城门较劲,意图冲入城中的神兵和异魔们都被吸入了大阵中。

那些魂魄的生灵之力,当即就被吸食一空。

“那个大阵和早前的大阵相比,威力更强了。”

帝莘看了眼大阵,从大阵的范围和威力来看,的确比他昨日看到的大阵还要强大很多。

昨日的那个大阵,只是笼罩住了天罚皇宫,皇宫附近,无人可以入侵。

可今日的大阵,却一下子将范围扩散到了整个天罚皇都。

这无疑让天罚皇都成为了禁地,无论是异魔还是神族都没法子擅自闯入。

“那鬼玩意又出现了,我们到底是攻还是不攻?”

奚九夜也是一脸的阴沉。

他在神界带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阵法。

在献祭大阵面前,无论是异魔还是神族都毫无招架之力。

而且煞巫太子获得的生灵之力越多,他9的生命力也就恢复越快。

本以为煞巫太子在经历了昨日的事后,需要蛰伏好阵子,想不到其的实力反倒是大增。

“暂时不要行动,我进入城中一试。”

帝莘也很好奇,煞巫太子到底做了什么,能让献祭大阵如此快的修复。

“你一人入城?你到底有何用意?”

奚九夜诧异着,看了眼帝莘。

他和帝莘虽然建立了合作关系,但是完全不信任帝莘。

“你若是想和我一起入城,我也不反对。”

帝莘瞥了奚九夜一眼,语带挑衅道。

他纯粹是不想这么多人白白送死罢了。

他体内有末世妖阳在,倒是不怕被献祭大阵吸收,至于奚九夜,他是死是活,帝莘也懒得多理会。

“一起就一起,难道你敢进,我就不敢进不成。”

奚九夜也知帝莘在激他,可一想到叶凌月很可能就在天罚皇都内,这种情况下,他可不能输了架势。

两人就如相互比拼般,各不相让,分别朝着东门和西门飞掠而去。

等到尉迟青等人现时,两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那两人是有毛病不成,明明知道城中有献祭大阵,居然还往里面闯?”

墨长空和冬弥君悟都是一脸的无语。

“难道你们俩没有现,这两位看上去很是奇怪。”

尉迟青一早就觉得奚九夜和帝莘有些不对头。

两人相处时,有很明显的敌意。

可两人却又选择了合作,也不知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

“对了,血迟那小子呢?以前你和他都是如影相随,怎么这次没看到他?他可是天魔廷的人,这一次,天魔廷和帝魔家族一样,都派了大量的魔兵前来。”

提起帝莘和奚九夜,墨长空和冬弥君悟倒是想起了血迟来。

虽然他们见血池不爽,可是不得不说,血迟那小子的实力很强。

如果有血池在,他们离开天罚戈壁的机会又大了一些。

“那小子……不提也罢。重色轻友的货色。”

尉迟青耸耸肩。

血迟自从上一次在诅咒之原遇到了他家的女神后,就一直行为失常。

血迟虽是天魔廷的人,却不是很喜欢天魔廷,一直很少返回天魔廷。

可是这一次,他殿主身份暴露后,就直接返回了天魔廷。

早前尉迟青就知道,血迟也在魔兵寨内,但是不知何故,他一直没有现身。

“说起天魔廷,我听说,这此天魔廷一共来了两位殿主。除了血迟之外,另外一位你们可曾听说过是谁?”

冬弥君悟听闻这位新殿主,很是了得,外界还传闻,这位殿主很可能成为天魔廷未来的新太宰。

“新太宰?不可能吧,不是说,天魔廷已经多年不见太宰。这要是真出现了新太宰,那帝魔家族只怕就坐不住了。”

墨长空唏嘘道。

帝魔家族这几年,因帝释伽的缘故,迅崛起。

相反天魔廷,虽有十八位殿主,但是因为缺失太宰多年,日渐颓势,异域诸雄都在等待两家势力相互角逐。

尽管嘴上不愿意承认,可包括尉迟、冬弥等家族都已经知道,如今的异域,就是这两家纷争天下。

只要一方压制了另外一方,异域分裂多年的局面很可能就要被打破。

几人正说着,忽有一名魔兵行来,在尉迟青耳边一阵低语。

尉迟青听罢,神情微微一凛。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提起血迟,血迟就出现了。

“血迟那边来消息,说是让我们想法子,到附近的几个村落,寻找一种雕像。”

尉迟青说罢,将血迟的信给了几人。

血迟得了叶凌月的命令,前去各个村落,寻找天罚大地的雕像。

但血迟也知道,自己的一人人力有限,和那么多的煞灵相比,他的脚程不够。

所以他索性以天魔廷殿主的身份,向整个天罚戈壁的异魔都出号召。

天罚皇都附近,也有几座村落。

“找雕像?血迟那小子怎么想的,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要找什么破雕像。”

冬弥君悟和墨长空都很是无语。

这种雕像,他们在途经的村落里,的确有看到过。

“他说,是叶凌月要求找到这种雕像。竟然是她……”

尉迟青面色沉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