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像一个人。

“像谁?”

奚九夜追问道。

“帝释伽。”

尉迟青脱口而出。

尉迟青和帝魔家族的帝释伽,说起来还是小。

两人年龄相差无几,又同样是出身异域的大家族。

两人还是一起在天魔廷受得洗礼,只是后来由于各自家族利益的缘故,早已分道扬镳。

帝莘让尉迟青的感觉,和帝释伽很相似。

这一点,尉迟青本该早就想到了才对,只是因为帝莘神族的身份,让尉迟青早前判断失误了。

“帝魔家族的那位少族长。”

奚九夜微微一怔。

他被帝锦瑟招徕进了帝魔家族,对于帝魔家族的情况,有所了解。

帝释伽,被称为帝魔家族史上最天才的少族长。

传闻他也是帝魔家族迄今为止,除族长之外,开启了最多帝魔血脉的人。

不过,奚九夜加入帝魔家族的时间还短,还没有机会见到帝释伽。

“他们让人的感觉很相似,或者说,神族的那位领,和十六七岁时的帝释伽很像。”

尉迟青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感觉。

“两人相貌可有雷同?”

奚九夜早就怀疑过帝莘的身世。

帝莘曾经是妖,但身怀神骨,但他一身突飞猛进的神功,完全不似神族。

每次奚九夜遇到帝莘,都会现他的实力又狠涨了一大截。

这一点,和神族完全不同,倒是更像是异魔。

若是帝莘是异魔,那他在神界绝对无法容身。

奚九夜如今成了神界叛神,他也希望,帝莘在神界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倒不是说相貌,方才那神族男子,长得可算是世间罕见的美男子了。帝释伽长相不如他,不过,两人相似的地方不在外形,而在气势。帝魔家族之所以被称为帝魔家族,原因无它,只因为帝魔家族的男子,先天有帝皇之气。这也是为什么,天魔廷和帝魔家族一直互看不顺眼的缘故了。方才那男子,就有真正的帝魔之威。”

天魔廷号称魔族皇廷,而帝魔家族号称异魔之帝。

皇与帝并存,本就是水火不容。

“何为帝魔之威?”

奚九夜倒是没留意到这一点。

早前在那名神族将领进入营帐之前,冬弥君悟和墨长空都是一副要好好修理对方的态度。

可待到帝莘进入营帐后,冬弥君悟和墨长空的行为很失常。

对方的剑意虽然很厉害,可以冬弥、墨长空两人的真正实力,不至于连一招都挡不下。

“两人的实力,被绝对压制了。帝释伽之所以被称为帝魔家族万年一遇的天才,并非是因为其实力本身有多强,亦或者说,他开启了多少帝魔命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先天拥有帝魔之威。帝魔之威,具有震摄群魔之力,不知不觉中,打压人的实力。”

尉迟青小时,每次和帝释伽比试,都会输的莫名其妙。

直到他长大之后,才从家族中的长辈口中得知了帝魔之威的存在。

并非是每一位帝魔家族的人,都拥有帝魔之威。

相反,帝魔之威很罕见,有时候千百年都难见一位。

甚至还有一些人,刚开始是拥有帝魔之威的,在其成年后,帝魔之威反倒是消失了。

尉迟青也是在看到帝莘教训冬弥君悟他们后,才现了他身上的帝魔之威。

“你怀疑,帝释伽和帝莘有关系?”

奚九夜听罢,挑了挑眉。

“那神族领也姓帝?这未免太过巧合了,我也不确定两人是否有关系。如果帝释伽在这里,想必就可以确定了,不过,如果真的帝释伽在这里,那就有好戏看了。帝魔之威,无法并存。若是两位同时拥有帝魔之威的帝魔血脉遇到了一起,必定会拼个你死我活。一方强夺了另一方面的帝魔之威。”

尉迟青倒是期待看到这样的一幕。

“帝魔之威无法并存?”

尉迟青只是随口说说,奚九夜倒是听得分明。

“两人是否有关系,我们姑且不论。想法子先离开天罚戈壁再说。”

奚九夜暗忖,若是能活着离开天罚戈壁,他倒是可以促使帝莘和帝释伽见上一面……

帝莘和奚九夜当晚决定了一起攻击天罚皇都。

神族和异魔在激斗了多年之后,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合作。

两方人马打算在第二天正午,就进入天罚皇都。

天罚皇都之内,被帝莘用了末世妖阳逼着退回了皇城的煞巫太子,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异魔和神族纠结了近三万的兵力,包围了天罚皇都?”

煞巫太子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勃然大怒。

殿内,煞巫太子的左臂右膀两位巫尊一脸的担忧。

“太子殿下,我们是否要召回一部分煞灵?否则我们城内的兵力不足,只怕无法阻挡三万多的兵力。”

献祭大阵居然会被破坏,这是两位巫尊都始料未及的。

“无需这么麻烦,本宫已经想到了防御的法子。他们若是赶来攻城,本宫就让他们铩羽而归。”

煞巫太子冷笑道。

那个神魔同体的小子,果然有些能耐。

他一定是算准了这几日,自己会在那修复献祭大阵,无法动用阵法防御。

只是这小子绝没想到,煞巫太子手中还有一样利器。

只要有“它”在,即便是对方拥有古怪异常的末世妖阳,他依旧有法子重启献祭大阵。

两名巫尊都不知煞巫太子的用意为何。

“传令下去,立刻所有煞魂,前去天罚戈壁的各处,帮本宫搜寻这样东西。”

说着,煞巫太子拿出了一物。

看到了煞巫太子手中的东西时,两名巫尊还有些诧异。

这玩意,就能抵挡来势汹汹的神魔联盟大军?

煞巫太子手中,并非是什么神兵利器,仅仅只是一尊雕像。

而那雕像,几乎整个天罚里的煞魂都认识,此物正是天罚皇朝的天罚大帝的神像。

“太子,臣愿意出城,动在外的煞灵,寻找雕像。”

左使一步上前,他暗眼看了眼右使,这才主动请缨道。

“也好,右使有伤在身,你前去搜寻雕像,越多越好。”

煞巫太子下令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