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尤其是早前被帝莘的剑气所伤的冬弥君悟和墨长空等人,当场作。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你算是什么东西。”

“也不看看你有多少兵力,一万神兵,想要与我们两万异魔大军相提并论?”

帝莘淡淡扫了几人一眼,不紧不慢说道。

“两万异魔大军遇上献祭大阵,也不过是多两万冤魂罢了。”

帝莘的话,当场噎得几名少族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神族小子其他本事没有,但他的确从天罚皇都里全身而退。

献祭大阵对他,似乎没什么作用。

光是凭着这一点,奚九夜也好,两万异魔大军也罢,都拿帝莘没有法子。

“你明知道,她就在城中吧。若是我不与你合作,你可有完全把握,把她救出来?”

奚九夜质问道。

在奚九夜看来,帝莘不惜以身犯险,正是因为要救叶凌月。

帝莘一听,眸间有异色连连。

感情奚九夜以为在洗妇儿在煞巫太子手中?

这小子果然对自家洗妇儿死心不改。

不过,奚九夜就是奚九夜。

五百多年前,他没有真正懂得夜凌月,如今,他也不曾真正懂过叶凌月。

封天令虽然在煞巫太子手中,但是在帝莘看来,煞巫太子并没有真正掌控封天令。

这就意味着,封天令的原宿主,叶凌月活得好好的。

帝莘在天罚皇都附近,也没有感受到自家洗妇儿的气息,看来,叶凌月还在其他地方。

但是照着眼前神族和异魔的行动来看,叶凌月应该也已经往天罚皇都方向赶才对。

帝莘打算,在叶凌月来之前,将封天令先夺回来。

奚九夜在这一点上,无疑和帝莘是站在同一个阵营上的。

至于他认为叶凌月还在煞巫太子手中,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

帝莘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担心之色。

“果然,你也没有万全的把握。但若是我和你联手,就还有机会打败煞巫太子。只要你将破坏献祭大阵的法子告诉我,你我一起出手,煞巫太子绝不是你我的对手。”

奚九夜提议道。

帝莘心底冷笑,奚九夜这厮,果然狡猾的很,不就是想要从他的口中套出制止献祭大阵的法子。

“我倒是想传授你法子,但是,实话告诉你,我也不知怎么制止献祭大阵。”

帝莘早前能击溃煞巫太子,让献祭大阵暂时停止运作,全都是靠了体内末世妖阳的缘故。

这个法子,也只有帝莘能够运用,就算是告诉了奚九夜也没有半点作用。

“帝莘,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还知情不报。你可曾考虑过,你这样会害死她!”

奚九夜一听,登时火冒三丈,一把抓住了帝莘的衣襟。

帝莘却是一闪,避开了奚九夜的手。

“害死她的,只有你。我说了,我不知道制止献祭大阵的法子,不过,短期内,煞巫太子不能使用献祭大阵。你我要是联手,一起进攻天罚皇都,三日之内,兴许还有机会。但是若是过了三日,献祭大阵再度复苏,就是再加十个你我,也不是煞巫太子的对手。”

帝莘是一名阵师,煞巫太子是一名巫者,同时也是一名阵师。

煞巫太子还不是普通的阵师,而是一名很厉害的阵师。

对于阵师而言,一个阵法一旦有了破绽,就必须想法子改良,否则那个阵法就是败笔。

以煞巫太子的本事,三日足以让他想到修复献祭大阵的法子。

留给帝莘和奚九夜的时间,不过三日。

这次献祭大阵失败后,煞巫太子必定会召回一部分的煞灵。

这样一来,整个天罚皇都里的煞灵的数量一定会大增。

帝莘手头虽然有一万多的神兵,可是对上几万煞灵,根本不是对手。

所以帝莘才会联合了奚九夜,一起进攻天罚皇都。

奚九夜沉吟着。

到底合作还是不合作?

“好,我就与你合作,但,你的人归你,我的人归我。”

奚九夜也担心,煞巫太子会对叶凌月不利。

“随你。”

帝莘也没兴趣指挥异魔。

他要的只是异魔的兵力。

“一言为定。我们何时攻城?”

奚九夜再问。

“明日午时。”

帝莘已经将献祭大阵破坏,没有献祭大阵的遮天蔽日的功效,午时前后,是攻击煞灵的最好时候。

帝莘当即就返回了营地,部署第二日的行动去了。

帝莘走后,几名少族长都是牢骚满满。

“盟主,我们真的要和神族一起行动?这要是消息传出去,我们会被其他魔兵寨的人笑死的。”

墨长空和冬弥君悟等人怏怏不快着。

早几天,他们还和神族兵戎相见,谁知道几日之后,就要并肩作战。

“除非能活着离开天罚戈壁,否则笑死总比困死的好。”

奚九夜冷冰冰的丢下了一句话。

墨长空和冬弥君悟一时无语,两人自讨无趣,很是郁闷地出了营帐。

“尉迟少族长,你可是有什么异议?”

奚九夜见尉迟青从帝莘离开后,就一直一语不,不免有几分奇怪。

和冬弥君悟和墨长空不同,尉迟青在奚九夜看来,可比两人有头脑多了。

“方才那位神族领,和盟主您认识?”

尉迟青忽然问道。

尉迟青身为尉迟家的少族长,眼力比冬弥君悟等人要强得多。

他看出了,帝莘和奚九夜之间的气场很古怪。

两人暗中,火花四射,一看就是死对头。

可两人又有种诡异的默契感,这种默契感,似乎是为了某个共同的目的。

“算是死对头,有他没我。不过,此人有些能耐,与他合作,我们离开天罚戈壁的机会大增。”

奚九夜语气淡然。

帝莘的本事,奚九夜是承认的。

“可此人……”

尉迟青迟疑着,帝莘让他的感觉很是奇怪。

“有话直说。”

奚九夜径直问道。

“他不像是神族,反倒像是异魔。而且,他让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尉迟青从帝莘进营帐时,就有类似的感觉。

他早前一直在思忖,直到了帝莘离开,他才幡然醒悟,想到了那个和帝莘很相似的人,到底是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