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巫太子一声令下,那些煞灵,就纷纷钻入了地底。

天空的那一个献祭大阵也消失了。

献祭大阵中的那些还未被献祭的魂魄,一恢复了自由之后,就四处乱蹿。

只是那些魂魄一遇上了末世妖阳,末世妖阳就射出了一片刺目的光芒。

魂魄不及逃窜,就被末世妖阳灼成灰烬。

独孤术的魂魄也在其中,他眼看就要被妖阳给击杀,就见一只手凭空而出,将其魂魄抓在了手中。

末世妖阳缓缓下坠,落入了帝莘的胸膛,渐渐消失了。

周遭,又恢复了一片昏暗,帝莘看了看城中,没有再迟疑,只是一声令下。

“撤。”

煞巫太子的献祭大阵被破坏,短时间内是无法再行献祭大阵了。

帝莘抓起了独孤术的魂魄,迅撤离了天罚皇都。

皇都之外,那一万多名神兵还在翘等待帝莘等人回来。

从正午到傍晚,一直到了深夜。

就见了城中,有几十道身影急掠而出。

八十余名神兵神将们脸上还都是一脸的劫后余生的表情。

看到了帝莘和那些神兵神将后,一万多名神兵神将们出了雷动般的欢呼声。

身后,天罚皇都却是一片的漆黑,整个城中再无任何动静。

“原地驻扎,今日城中生的事,谁都不许泄露出去。”

帝莘淡淡扫了周遭的神兵神将们一眼,众人都颔称是。

帝莘回到了自己的营帐,这才放开了手中挣扎了半天的独孤术。

“独孤术,你的运气不错,这样都能逃出生天。”

帝莘就如猫玩老鼠一样,把玩着手中的独孤术的魂魄。

“帝兄弟,还是多亏了你。我才能活命,还请帝兄弟帮个忙,帮我找一具完好的肉身。”

独孤术眼珠转了转,看向帝莘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避讳。

“你想借尸还魂?可惜了,这附近的尸体全都被煞灵污染过了。还这没有合适的。”

帝莘一脸的为难。

“除非……”

“除非什么?”

独孤术满脸的希翼。

“除非你想夺取我的肉身。独孤术,难道你不是想要夺取我的肉身嘛?”

帝莘冷嗤了一声。

独孤术的脸色一僵。

他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被帝莘看破了。

他的确是假意奉承帝莘,打算趁着帝莘不备之时,伺机盗取了帝莘的肉身。

“帝莘,你不是神族!你是魔族,那是异魔的奸细!你若是不给我找一具肉身,我就将此事告诉天战营。”

独孤术被帝莘看破,恼羞成怒。

他在天罚皇都里亲眼目睹了帝莘的体内跳出了一颗妖阳。

世上,竟有黑漆漆的太阳。

这小子,一定是异魔。

他连煞巫太子的邪阵都能制止,其本身一定是比煞巫太子还要邪恶的存在。

“独孤术,注意你的言辞。别忘了,你现在不过是一缕魂魄,我举手之间,就可以让你灰飞烟灭。”

帝莘睨了眼独孤术。

后者被帝莘吓得打了个哆嗦。

“帝莘,你少在那里威胁我,你不可能杀得了我,我可是万古界的酋长。就连煞巫太子,想要击杀我,都必须通过献祭大阵。”

独孤术不无得意,修炼到了他这个级别的强者,岂能那么容易击杀。

放在了万古界,他也是堪比四大神帝的存在,只要还有一缕魂魄在,他就能存活。

帝莘这小子,只是危言耸听罢了。

至少在独孤术看来,帝莘是不可能杀得了他的。

“原本,我也没想杀你,不过……谁让你是封天令的宿主。”

帝莘嘴角勾了勾,他的体内,末世妖阳的光芒再现。

独孤术的魂魄一颤。

他忘了,帝莘的确不能将其击杀,可是他体内的那玩意……

那玩意,甚至能让煞巫太子都退避三舍。

“我是封天令的宿主,所以你要杀我?难道说,你是,你是封天令的原宿主!”

独孤术忽然想到了什么。

难怪早前帝莘会假惺惺的与他合作。

再从让他进入天罚皇都,从煞巫太子手中救出他的魂魄。

“你总算带了点脑子,不过,原宿主另有其人,为了她,你也非死不可。”

末世妖阳再度破体而出,这一次,末世妖阳竟是直接将独孤术的魂魄吞噬了。

独孤术的魂魄,甚至来不及呼救,就直接被吞噬了。

末世妖阳在吞噬了独孤术的魂魄之后,颜色变得更加与淤黑如泥。

在吞噬了独孤术之后,帝莘感到自己的体内,神魔之力硬生生涨了一大截。

体内的神魔之力,像是要破体而出一般。

“独孤术的确不愧是封天令的宿主,他的战力果然很强,若非是这一次煞巫太子及时摧毁了他的肉身,只怕我也无法那么轻易的夺取他的魂魄。”

体内属于独孤术的神力,在不停地激荡着,冲刷着帝莘的帝魔命脉,帝莘并能感觉到,一条新的帝魔命脉正在滋生。

他只是将那股神力,缓缓地逼入了体内的那几条帝魔命脉中。

帝莘审视着体内的末世妖阳。

说来也怪,早前在帝莘的体内肆无忌惮的末世妖阳,这些日子来,倒是温驯了不少,甚至于开始慢慢听从帝莘的指挥。

他审视着体内的末世妖阳,只见数根帝魔命脉就如老树枯藤一般,将那一颗末世妖阳团团围住。

自从帝莘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又在天罚戈壁里经历了一番天地异象,体内的数根帝魔命脉觉醒之后,命脉就交缠在一起。

也不知是因为命脉的压制,亦或者是帝莘本身实力的增强,他对末世妖阳的控制也加强了许多。

以前,帝莘一直在担心末世妖阳的威力会让其迷失本性,可随着神界进入动荡期,帝莘代表的天战营不得不直面更强大的敌人,尤其是为了要保护身为封天令原宿主的叶凌月。

所以,他不得不改变,从最初的排斥末世妖阳,到如今的学会操控它。

帝莘想要强大末世妖阳,让其吞噬独孤术的魂魄就是第一步。

“看样子,洗妇儿并不在煞巫太子手上,不过煞巫太子一日不除,封天令……”

帝莘正蹙眉想着,就听到营帐外一阵骚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