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帝莘要冲入天罚帝都时,身后的神兵们喊道。

“大人!”

帝莘顿住了脚步,回一看,才现那些神兵还未撤离。

“不是说,让你们撤出十里嘛?”

帝莘蹙眉。

这些神兵,虽然追随他的日子还不久,但是对其的命令历来很是遵守,今日是怎么了?

“大人,你一人只身犯险,我们大伙想要随你一起进去。”

为的几名神将说道。

他们虽然畏惧城中生的一切,但是他们同时也是战士。

那被困城中的五千名神兵,大部分和他们一样来自天战营。

他们曾经也是生死相随的战友,看着他们的魂魄被困献祭大阵中,城外的神兵们的心中也和帝莘一样的煎熬。

“可是城中的情况你们已经看到了。你们进去,很可能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帝莘抬头,看了眼献祭大阵。

短短一个时辰里,已经千余名战士的魂魄被吞噬吸收。

“我们不怕死。进入天战战场的那一天起,我们在家人的眼中,就已经是死人了。”

不少神将和神兵们都随声附和。

帝莘再看了眼天罚皇都,再看看那些满脸坚毅的神兵神将们。

沉吟了片刻,帝莘决定挑选一批人进入天罚皇都。

这个献祭大阵,在帝莘看来,并非是无懈可击的,但是要中止,光凭他一个人的确有些困难。

他需要一些帮手……

“也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死能活,全都凭一口气。你们听着,我需要九十九人,和早前挑选的人一样,必须是满足阳年阳月阳日出生,条件符合越多,优先与我进城。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一个都能活着出来,但我可以保证,用我的项上人头保证,不会让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白死!”

帝莘俊逸出尘的脸上,多了一抹坚毅。

那一刻,他的脸上再无温文尔雅,有的只是肃杀和凌然。

很快,他就挑选出了九十九名敢死队员。

“我们誓死追随大人!”

九十九名神兵神将异口同声说道。

他们此刻,心中虽有惧意,但更多的是热血和无畏。

能否攻破天皇皇都,对于被困天罚戈壁的十万生灵而言,至关紧要。

“进城!”

帝莘一声令下,他们站在了北边的城门前,与此同时,一万多名神兵倒退十里,原地驻扎,等待帝莘等人。

“大人,既然要进城,为何不从南门进?”

与帝莘一起的九十九名神兵神将中,包括帝莘本人在内,被帝莘分成十个小队。

小队各有一名队长。

当帝莘带着九名队长站在了北门下时,几名队长不解道。

在几名队长眼中看来,城中反正已经很危险,为何不干脆从早前独孤术等人进城的南门进,反倒更加便捷。

“无论是古时,还是现在,一座城门的南门,都被称为朱雀门,或者是火门。一般而言,煞灵怕火,所以早前独孤术才会选择冲击南门而入。可他并不知道,作为天罚皇都如今的掌控者的煞巫太子,乃是火命。这座南门,是所有城门中,最容易被煞巫太子掌控的。不仅是南门,我们要在城中使用任何与火有关的战力,都会被压制。”

独孤术以为自己占得了先机,可事实恰好相反。

帝莘也是在看到煞巫太子后,才确定这一点的。

所以,他才会舍近求远,选取了北门作为攻城点。

几名队长听得似懂非懂,毕竟帝莘说的,乃是阵师乃至是符师才明白的东西,对于这些队长而言,上阵杀敌擦此时他们的强项。

“攻城!”

帝莘说罢,手下的十只小队闻风而动。

九名队长一起力,这九名队长同时出招。

他们都是阳年阳月,极阳之命,修炼的神力也是刚猛至极。

九人一同出招,拳势就如猛虎下山,轰鸣一声巨响。

那一座沉寂了多年的厚重城门一下子被劈开了。

就在城门被劈开时,一心沉醉于献祭大阵的煞巫太子的眼皮子动了动。

斗篷下,他那双如蛇一样的猩红色的眼,朝着北门方向移去。

眼微微眯起,就如两条线,透出了一丝丝的红光。

帝莘的这一次突击,暂时打断了煞巫太子的献祭之举。

天空中,献祭大阵的运行迟缓了许多。

里面的灵魂们也得到了暂时的苟延残喘的机会。

“嗯?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煞巫太子早前以为,已经将独孤术等人一网打尽了,没想到,独孤术还留有援兵?

煞巫太子用神识一扫,冷哼了一声。

“百余人?”

煞巫太子还以为对方的援兵有多么的了不得,想不到,竟然只有百人?

在军队里,百人算什么兵力,煞巫太子甚至不需要动用煞灵,就可以将其击杀。

“比起早前的蠢货来,看来这一次的百人中,还有方士?”

煞巫太子已然现,对方舍弃了更加便捷的南门,而是从北门突破,想来是现了南门的猫腻。

正如帝莘早前猜测的那样,在煞巫太子还是太子时,南门是其一手筹建的。

同时,南门也是煞巫太子被多名皇子皇女狙杀的地方,这里,积蓄了最凶猛的煞气。

早前独孤术等人从南门突破时,看似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可实则上,在穿越南门时,独孤术等人就已经吸收了一部分煞气。

煞气入体,可大可小,它会不知不觉中,左右一个人的意志,让人行为反常。

早前独孤术冒犯飓风神雕像,正是因为煞气入体,煞气作祟的缘故。

至于天罚皇都的其他三个门,东门、西门和北门,相对而言,煞气聚集要小一些。

尤其是帝莘特意选取了阳年阳月的极阳生辰的神兵神将入城,对城中煞气的抵御能力自然更强一些。

“不过一个小小的方士,岂能蚍蜉撼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上古巫术。”

说着煞巫太子伸出了一只手来,只见其其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手一扬,一团本命魂火破体而出,朝着北门方向急掠而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