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自从自佛佑杖里得了大品般若经后,一直设法领悟,接连几日背诵,已经能够比较自如地运用大品般若经了。

可今日,叶凌月背诵大品般若经到了一半,她的眼皮子疾跳了几下,心底一阵莫名的焦虑。

“这种感觉?”

叶凌月心绪不宁,她快步走出了营帐,体内那张神机符也是跳动不已。

“生了什么事?”

血迟正守在了叶凌月的营帐外,见叶凌月面色怪异,急忙上前来询问。

“我去前方看看。”

叶凌月说着,脚下一快,箭驰一般出了营帐。

营地之外,有一处高台,由于手头兵力有限的缘故,叶凌月没法子像帝莘那样,派出侦察兵。

她极目远眺,目光朝着皇都方向移去。

身后,血迟和封子域等人追了上来。

他们也现了天空不对劲。

“咦,那边的天空怎么突然暗了下来?”

两人都是一脸的从诧异。

很显然,东北方向的天空有些反常。

自他们进入天罚戈壁以来,天罚戈壁里的天气一向很不错。

更不用说出现这种半边变天,半边晴天的情况了。

“天罚皇都那边必定是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面色阴沉。

“难道是有人不怕死的自己送上门去了?”

血迟有点心虚。

毕竟把人引到天罚皇都,是他的主意。

他当时哪里知道,那是煞巫太子的阴谋。

“看样子是那样了,而且进入天罚戈壁的人的数量一定不少。”

叶凌月眉头蹙紧。

从变天的情况看应该是有很大的一股力量被吸入了天罚皇都内。

“怎么说?”

血迟狐疑着,看了看天罚皇都的方向。

“我感到了一股很强大的煞气,从地面冲上来,整个天罚戈壁都蠢蠢欲动。”

叶凌月是神念师,又修炼了佛力,对于煞气的感应能力,远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如今的天罚皇都,说是一座城,不如更像是一个阵法。

煞巫太子这阵子不动声色,煞灵的活动看似也迟缓了许多,叶凌月还以为早前击退了那名巫尊,对其有震慑作用。

如今看来,她实在是太天真了,煞巫太子不动声色,竟是将整个天罚皇都布置成了一个阵法。

“真的是献祭大阵。”

叶凌月正想着,就见了皇都方向,有一到血色的电闪凌空落下,那电闪霹中了皇都,大量的魂魄冲着天空冲去。

“有人被吞噬了?”

血迟等人一脸的呆滞。

他们看着,只是东北方向,天空一片黑压压的,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煞巫太子如此大费周章,布置大阵,被献祭的人中,必定有极其重要的人物。”

叶凌月的心底,不安之感愈演愈烈。

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从其脑中闪过,难道帝莘在其中?

不可能,帝莘如此谨慎,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厉害的阵师,他不会这么容易上当。

可若是不是帝莘,那方才被献祭大阵吞噬的,又是什么人?

“我们立刻前往天罚皇都。”

叶凌月再也等不住了,她必须立刻前往皇都,决不能让人再进入天罚皇都范围之内。

这边叶凌月等人昼夜兼程,赶往天罚皇都附近,只是即便是叶凌月等人加急赶了过去,一切还是太迟了。

另一方面,迟了独孤术一个时辰出的帝莘,也已经赶到了天罚皇都附近。

“启禀副营长,前方皇都有些不对劲,我们联络不上独孤营长他们了。”

前方的侦查兵们没有帝莘的命令,不敢擅自闯入城中。

在独孤术等人进入城中后,就再没有半点消息。

“他们被困在城中了,十之八九凶多吉少了。”

帝莘目光落在了那一座洞开的南门上。

大门早已被打破,里面一团团灰色的煞气冒出来。

没有人敢贸然进入南门。

虽是白日,可唯独天罚皇都的上空,满是阴云,整个天空,像是塌陷下来似的,空气流动极慢。

即便只是站在城门口,也能听到天罚皇都里,一阵可怕的鬼哭狼嚎的声响。

分不清,那是活人,还是煞灵的声音。

“副营长?我们该怎么办?”

从外头看,根本看不清天罚皇都里到底生了什么。

早前还在私底下抱怨,帝莘太过软弱,让独孤术的军队占了先机的神兵们,这会儿一个个都是暗自庆幸。

虽然看不清城中的情况,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城中一定是生了什么。

独孤术的那只军队……

城内,独孤术和他的五千名精兵的确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早前,独孤术破开城门,一举冲入城中时,街道上只有一些纸钱。

整座城池空无一人。

独孤术在城中搜查了一番,别说是煞巫太子和封天令,就是煞灵都一个都看不到。

当时独孤术还自鸣得意。

他认定了外界传说的,什么天罚皇都内有十万煞灵全都是讹人的话,煞巫太子这会儿必定是躲在了皇宫里。

他带着人马一气杀到了皇宫外。

由于皇宫没有入口,独孤术靠着多年行军打仗的经验,认定了皇宫的入口一定在护城河里。

他命着五百名精兵下河。

神兵下了河之后,忽然间变了天。

河水也从最初的清澈见底变成了血红色。

周遭,兴起了一股股阴风。

目睹这一幕的独孤术一阵心惊。

他当即下令。

“快,立刻上岸。”

可不等独孤术下令,河面里已经生了变故。

被阴风吹得卷起了一个个波浪的红色河水下,忽的生出了一双双手来。

那些手,早已皮肉腐烂,露出了干瘪的枯骨手。

那些手,争先恐后地抓住了那些神兵的手脚,一个个往水下拖。

那些神兵意识到不对时,手中的兵器了狠往那些手砍去。

可那些手怎么砍也砍不断,那些神兵们的皮肤,碰触到那些手后,生出了一个个脓包,不过须臾之间,就皮开肉绽。

神兵们惨叫着,身子扑通扑通,就如下饺子般,一个个往水中扑去。

不过是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五百名神兵就一个个被朝水面,尸体肿,浮在了河面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