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依旧是不急不慢,看着手中的风水盘。

中午前约莫半个时辰,独孤术带着五千精兵,压境天罚皇都。

“副营长,我们真的不和营长他们一同出?”

帝莘手下的神兵们也是一脸的困惑。

“他人把我们当试金石,我们总不能愚蠢到往坑里跳。既然有蠢货赶在我们之前进城,我们静观其变。”

帝莘淡淡说道。

他目光深邃,看往了天罚皇都方向。

天空万里无云,天罚皇都在了晴空烈日的照耀之下,多了几分金碧辉煌之感。

古老的城门,屹立在了沙尘之中,那沙尘,是五千神兵压境造成的。

隆隆的马蹄,让方圆十里开外的大地都颤抖了起来。

独孤术的人马,快马加鞭,万骑一起到了天罚皇都之下。

皇都南门,气势很是磅礴,只是古老的城池,早已人烟罕至。

正午的眼光下,南门附近,连一个鬼影都没看到。

地面的石头已经被烈日灼得滚烫,即便是隔着厚厚的战靴,依旧能感受到那逼人的热度。

独孤术一声长喝,身后,五千名精兵齐声落地。

独孤术望了眼城门,古老的城楼上,只有几面早已被风吹日晒洗刷的褪成白色的旗帜。

那些旗帜上,只能隐约看到天罚两个字,象征着天罚皇都曾经存在过。

“开城门!”

独孤术一挥手,收下五六名身强力壮的神兵走了出来。

这些神兵,个个矮小精壮,乃是独孤术从万古界带来的勇士。

他们修炼的乃是一种叫做土龙攻的特殊功法,这种功法,结合五六人之力,可挥惊人的威力。

五六名战士一拥而上,他们体内,战力凝聚,一股棕黄色的战力瞬间环绕全身。

战士们的身上也随之生了变化,皮肤变成了无数的鳞片。

待到他们的身形彻底生变化后,数人的战力凝聚在一起,化成了一条土黄色磐龙。

那龙一昂,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吟。

独孤术身后,五千名精兵听到了这一声龙吟,顿时士气大涨,个个出了欢呼声。

“攻城!”

“攻城!”

那声音如浪潮,滚滚不觉,在天罚皇都外震耳欲聋。

就是在十里开外的帝莘,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帝莘蹙眉,看不出喜怒。

磐龙飞身冲向了南边的城门。

厚重的城门出了一阵碎裂声,万年都不曾被攻破的天罚南门,应声裂开。

整个大门,变成了一个大洞。

这时,一片片白絮扑面而来,落在了独孤术等人的面前,迷了众神兵的眼。

独孤术心底一惊,唯恐那是煞灵的暗器,提手一霹,“白絮”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他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暗器,而是一个个纸钱。

城内的情景,一览全无。

一万多年前,在九十九地声名显赫一时的天罚皇都,如今已经成了一座鬼城。

城内,遍地都是白色的纸钱,可能是由于白天的缘故,煞灵连一个影子都看不到。

皇都内的建筑,倒是保存完好。

南门一带,原本是天罚皇都的集市所在,一眼望过去,看到的都是集市的街景。

不少店铺的门还是敞开着,里面的货物摆放如常,可里面的人却一个都不见了。

整个城,看上去很是诡异。

“进城。”

独孤术倒是没料到,白日的天罚皇都会如此安静。

不过他同时心底也是一阵狂喜,这就意味着,他的策略是对的,煞巫太子和他的煞灵大军,在白天时,根本就是最虚弱的时候,不堪一击。

五千神兵,如潮水般涌入了城中。

“启禀副营长,独孤营长和他的人马已经进入了天罚皇都。”

半个时辰之后,帝莘派到前方的侦察兵迅回报。

“可有异动?”

帝莘询问道。

“并无,看样子,他们长驱直入,最多再半个时辰,就会进入天罚皇都的皇宫。”

侦察兵据实回答。

“半个时辰?”

帝莘蹙眉,看向了天空。

再过一个半时辰,他会带着手下的人马,进入天罚皇都。

若是说,独孤术的军队先行占领了皇都,那他的计划就不得不改变了。

只是……天罚皇都或者说里面的煞巫太子,真的如此好对付?

帝莘不信这一点。

他抬眼看了看天空。

正午已过,日头似乎阴暗了些。

嗯?

帝莘眉心动了动,那双好看的过火的凤眸里,迸出了两道寒光。

他没有看错,天空阴暗了一些。

在天罚皇都那一个方向,整个天空像是一下子被分隔成了两半,皇都的上空阴沉一片,像是有云层,又像是有灰雾,笼罩在了皇都之上。

“来人,立刻点兵,随我出。”

帝莘当即领兵,前往天罚皇都一带。

天罚皇都之内,独孤术还未意识到天已经变了。

他带着五千神兵进入天罚皇都已经半个多时辰。

他们从南门长驱直入,一直到了天罚皇都的脚下。

“那就是皇城所在?”

独孤术兵临皇城之下,天罚皇都之内的这座皇城,气势恢宏,即便是在万年后的后世看来,依旧是一大神迹。

整座皇城占地三百亩地之多,众多楼台琼宇。

在皇城的外围,是一条护城河,护城河里的河水清澈见底,潺潺而流,看上去就如一片世外桃源。

“启禀营长,皇城就在前方,只是属下等人找了一圈,没有现城门的入口。”

那些事神兵们在外寻了一圈,始终没现皇城的入口。

“城门入口一定就在护城河底,大伙一起下水。”

独孤术只是看了几眼,就判定了皇城入口所在。

他当即下令,让五百兵士下河。

可正当五百名神兵下河之后没多久,古怪的一幕生了。

天空慢慢阴沉了下来,整个皇城上空,出现了一片浓云,天渐渐黑了下来,一股可怕的阴风从水面上吹起,清澈见底的护城河河水,渐渐变成了血红色。

“嗯?”

在距离天罚皇都还有好一段距离的营帐内,叶凌月正在参悟刚学会没多久的大品般若经。

在皇城生剧变时,叶凌月骤然睁开了眼。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