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术一听,不乐意了。

“这军情,可是我牺牲了一个小队的侦查兵获得的。整个白天,天罚皇都就和一个空城似的,煞灵连人影都不见一个。”

除了在天罚戈壁上游荡的那些煞灵,天罚皇都里至少还隐藏着五万煞灵。

“我以为,应该再仔细观察几日。”

帝莘觉得,抵达天罚戈壁附近才只有一天多的时间,收集到的信息完全不足以弄清楚天罚皇都里面的情形。

“我们没有多少补给了,神兵级别的储物袋,只有十天的储粮。附近的淡水也不足以支撑近两万名兵士的物资。”

独孤术冷笑道。

这么简单的道理,帝莘都不知道,年轻人终归是年轻人。

“神兵级别的补给不够,就让神将级别以及帅级,拿出一些余粮就够了。”

帝莘不紧不慢着,瞟了独孤术一眼。

帝莘手下的神兵,数量至少是独孤术的一倍,相应的补给消耗也是独孤术的一辈。

他手下的人,已经6续开始闹饥荒,这些日子,帝莘已经将自身的补给拿了不少出来,可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

独孤术是万古界的酋长,他的储物袋,也是万古界最顶级的储物袋,不说其他,里面的各种补给、丹药,完全足以支撑一个军队半月有余。

独孤术一听,脸色白了白。

他怎么可能拿出自己的补给给这些神族,在他看来,只要他夺取了封天令,神界就只有灭亡一条路。

“帝老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私藏了补给?万古界并不富裕,我作为酋长,前来神界并无携带太多的补给。”

独孤术干巴巴地回道。

“没有补给,我的人不会直接进入天罚皇都。你若是想要进入天罚皇都,还请自便。”

帝莘也是两手一摊,甩起了无赖来。

“你!”

独孤术气得满脸红。

“你这是威胁我的意思?别以为,没有你的人,我就攻不下天罚皇都!”

“独孤元帅大可以试试,五千人对阵五万煞灵,帝某倒是想见证一下奇迹。”

帝莘不紧不慢地说道。

独孤术青着脸,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给你一千担军粮,你给我一万兵力,加你亲自指挥。”

独孤术也没把握,用五千兵士拿下那么多煞灵。

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帝莘出手帮忙。

“呵~五千担军粮,你塞牙缝啊。五千担军粮,我给你五千兵力,我亲自进城。”

帝莘不紧不慢地说道。

独孤术气得只咬牙,他又墨迹了半天,帝莘愣是半步不退。

“帝莘,你好样的。这一次,算是我栽在你手上了。五千就五千,明日,那就随我进城。”

眼砍伐封天令的气息近在咫尺,独孤术实在是熬不住了,他只想快点夺取封天令,离开天罚戈壁。

“成交。”

帝莘倒也爽快,当晚就得了五千担军粮,分给了一万多名军士。

这五千多担军粮,可以缓解五到六日的饥荒。

当晚,帝莘在分外补给时,还额外召集了手下全体的神兵。

“你们听着,明日,我将带着五千兵士进入天罚皇都。此行非常凶险,我要挑选的人,必须身强力壮,此外,最好是阳年阳月阳日出生。只要符合其一者,即可出列,我将额外多放三日补给。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兵士,严禁入城。”

帝莘的此举,让神兵们一头的雾水。

他们全然不知帝莘用意为何,但是军令如山,兵士们很快就分成了两个阵营。

帝莘当即又经过一番筛选,才挑选出了五千名兵士。

第二日一早,天罚戈壁上的晨雾还未散去,天边还挂着月弯,独孤术就击鼓起营,命令手下的兵士们进攻十里之外的天罚皇都。

可当独孤术手下的兵士们士气满满,准备一举杀入天罚皇都,却得到了消息,帝莘手下的五千兵士按兵不动。

得了五千担军粮,对方居然还不肯兵,独孤术气得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他一脸怒容,就去找帝莘理论。

到了帝莘的营地一看,那些兵士们生火的生活,做饭的做饭,操练的操练,哪里有半分要出战的征兆。

“帝莘,你这算是什么意思,说好的天亮就出征,你是想要出尔反尔不成?”

独孤术气得横眉冷竖,冲进了帝莘的营帐,破口大骂。

“独孤元帅,何以如此动怒。我是答应了,得了你的五千担补给后,今日出战,可没说是一早就出征,我要傍晚出征。”

帝莘慢条斯理地说道。

却见其手上拿着一个八卦性的东西,看样子像是个风水盘。

他的前方摆着个沙盘,里面是天罚皇都的模型,天罚皇都的多座大门一目了然。

“我早就说过,一早就进攻,我的人早已准备妥当,士气满满,你要傍晚进攻?这摆明了和我对着干?”

独孤术冷笑道。

“你有你的战略,我有我的战术,我说傍晚就是傍晚。”

帝莘也是权衡利弊后,才做出了如此的决定。

白天出征,看似最稳妥,可帝莘的直觉告诉他,此间必定有问题。

夜间出征,正是煞灵活动最频繁的时候,也是不妥。

思来想去,反倒是傍晚时分最好。

正值一日朝夕相交之际,若是有利弊,刚好参半。

“这么说来,你我必须兵分两路。我决定暂缓进攻,改为午时进攻南门,你又要进攻哪一个门?”

独孤术被帝莘气得不轻,可也知道,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帝莘又没有明显违背彼此的约定的情况下,他只能妥协。

午时乃是一日之内,日光最充裕,也是阳气最盛的时候,那个时候,进攻天罚皇都,再合适不过。

南门乃是朱雀镇守,朱雀乃是火之兽,对付煞灵,再合适不过。

在独孤术看来,他的方案,可谓是天衣无缝。

帝莘若是不与他共同行动,无疑是很愚蠢的。

“我选择北门,傍晚前后时间不变。”

帝莘把玩着手中的那个八卦风水盘。

“随你,我先攻城,两个时辰之后,你我在城中碰头。”

独孤术没好气道,一脸阴沉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