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释伽也就是那一团魂火,在听说了奚九夜的名字后,先是沉默了片刻。

后才试探道。

“四妹,你不会看上了那神族的小子吧。我听说了,他虽曾经是神界的四大神帝,但是也是神界的叛徒。此等叛徒,能够叛神,早晚有一天也会背叛异魔。”

帝释伽用人,素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奚九夜本人,帝释伽没见过,但对于一个叛徒,帝释伽没有多少好感。

他担心,帝锦瑟受了蒙蔽。

“三哥,你多……”

帝锦瑟刚说了一半,声音曳然而止。

她对奚九夜还真没什么非分之想。

可经历了天罚戈壁的事之后,她早已不是完璧之身。

封子域对她的冷淡,让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初尊贵的帝四小姐了。

家族早晚也会现,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她根本不可能再嫁给什么大家族。

这种情况下,她只能自己想法解决婚姻大事。

一般的中小家族的次子她根本看不上,她又不能终生不嫁,想来想去,只能是招婿上门。

奚九夜虽然是神界的叛徒,可他是神界贵族,而且位极神帝,身份很是尊贵。

他的实力和权谋也是毋庸置疑,若是他肯入赘帝魔家族,家族的长老们和族长必定也会很高兴。

她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就无形中得到了提高,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而且比起封子域那样的蠢货,奚九夜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要强上许多,不失为一个好人选。

想到了这些,帝锦瑟心念一动,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她脸一红,低下了头来。

“三哥,我和他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帝释伽一听,冷哼道。

“帝锦瑟,你好大的胆,你明明知道,家族已经决定替你联姻,你竟敢!这件事,等你离开天罚戈壁后再做定论。至于那奚九夜,我会去好好考察一番,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货色,能迷得帝魔家的四小姐团团转。”

魂火嘭的一声消失了。

帝锦瑟抬起了头来,脸上哪里还有半点羞怯之意。

“在你们心目中,女人就只是联姻和生育的工具,早晚有一天,我帝锦瑟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帝锦瑟在离开营地后没多久,在后半夜忽然折返。

她折返后,显得很是乖巧,还亲自前去向叶凌月道歉。

“多谢叶姑娘原谅,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服侍叶姑娘。”

帝锦瑟垂着眼帘,一脸乖巧的模样。

“服侍我可不敢当,大伙都在一条船上,彼此配合就好。沿途我们必定会遇上帝魔家族的魔兵,届时你负责说服就好。”

叶凌月没有和帝锦瑟计较,打了她离开了。

帝锦瑟才一走,一旁的血迟就坐不住了。

“女神,你未免太好说话了。那女人,三角眼,狐狸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一定没什么好心。”

血迟对帝魔家族的人可没什么好感。

血迟算起来,和帝释伽是一辈的人。

由于机缘巧合,帝释伽和其小时候曾经在天庭廷当过玩伴。

当时的血迟身世还未被人现,只是个瘦弱的孩童,帝释伽在内的一干大家族的孩童,一直对其拳脚相向。

等到血迟后来被现了身世后,帝释伽又主动示好。

那时候的帝释伽,不过是个几岁大的孩童。

小小年纪就如此狡诈,这也让血迟对帝魔家族的人印象都很是不好。

“她当然没安好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血迟,我以为你身为异魔,应该很懂得一个道理。有时候,坏人比好人还好用,尤其是,在借刀杀人方面。”

叶凌月笑道。

天战营那一边,如今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独孤术,一个是她为的副营。

异域也是如此,帝魔家族代表了天魔廷之外的各大家族,天魔廷则是代表了另外半边势力。

想要团结全部的四股力量,对抗要献祭十万生灵的煞巫太子,叶凌月就必须将这四股相互抗衡的麻绳,拧巴在一起。

帝锦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可这并不妨碍叶凌月利用其,拧紧帝魔家族和其他异魔势力。

“真复杂,你不亏是夜殿的女儿,行为做事,和他还真像。”

血迟挠挠头,勉强算是明白了。

“并不复杂,等到我们到了天罚皇都,你就知道了。”

叶凌月走到了营帐外,看着暮色之下,东北方向的天罚皇都。

这里距离天罚皇都,已经不足百里。

尽管还法子看到天罚皇都,但是叶凌月这些日子,尤其是夜间,放眼远眺,必定会现在东北方向,有一片红光间或闪烁。

那红光,就如血一样。

她体内,那一枚神机符,也是动不动就活跃几下。

似乎有什么事,就要生了。

帝莘……你究竟在哪里……叶凌月在心底默念着。

夜色漫漫,安静而又寂寥,就如情人之间,最呢喃的耳语。

在叶凌月思念帝莘时,在天罚皇都十里开外的神界营帐里。

帝莘的眉心也跳了两跳。

营帐内,一片通明。

相较于叶凌月等人,帝莘和独孤术决定“合作”后,就一直紧锣密鼓商议着,怎样进攻天罚皇都。

“你是说,明日天一亮就进城?”

帝莘眉心拧紧,对于独孤术的这个提议,他并不赞同。

“整个天罚戈壁都是煞灵,这种鬼玩意,夜晚实力更强,白天实力会锐减。我们只要趁着白天,杀入皇都,一定能够趁着煞灵们虚弱时,大干一场,甚至是生擒煞巫太子。”

独孤术指了指前方的沙盘。

帝莘翻了个白眼。

“你觉得,我们都能想到的煞灵弱点,煞巫太子那种活了一万多年的老怪物,不会想到?不会堤防?我敢肯定,我们要是白天杀进天罚皇都,只会被夜间更惨。”

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帝莘这下子算是明白了,所谓的猪一样的队友,指的就是独孤术这种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