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封子域和帝锦瑟,叶凌月倒是一脸的淡然。

“两位,有何贵干?”

“姓叶的,你还好意思说,你到底对封少的佛杖动了什么手脚?”

帝锦瑟的腮帮子还肿得老高,她一脸恶狠狠地拦下了叶凌月的去路。

封子域也是阴沉着脸。

他方才已经试验过了,他的佛佑杖已经无法挥出佛力了。

他用来克敌制胜煞灵的佛力没有了,他如何在天罚戈壁立足。

封子域也不愿意相信是叶凌月下的手,可禁不住帝锦瑟在那里游说。

帝锦瑟也说了,叶凌月是方士,应该懂得炼器。

他的佛佑杖一定是赝品。

封子域思来想去,早前他只是将佛佑杖借给了叶凌月,除非她动了手脚,否则再无其他人的可能。

“我什么也没做,怎么,佛佑杖出了什么事?”

叶凌月一脸的关切样。

“你少在那装模作样,那一晚,你一直对着佛佑杖,中途我不慎昏睡过去了,天亮才醒,一定是你中途调了包,把真正的佛杖交出来!”

帝锦瑟一脸的咄咄逼人。

“是不是自己的佛杖,一目了然。封少,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你的佛佑杖会失灵?”

叶凌月看了封子域一眼。

“为什么?”

“因为你不够虔诚。所谓佛器,必须有佛心,每日诵经理佛才可以。你却只是用它来击杀煞灵。煞灵身带煞气,再厉害的佛器,一旦一直沾染煞气,早前也会蒙垢。”

叶凌月一本正经地说道。

封子域听了,又觉得叶凌月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

“我虽是方士,但是擅长医疗和符箓,你何曾看到我炼过器。再说了,若是我能炼制出佛佑杖那么厉害的佛器,我在神族里早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叶凌月耸耸肩。

封子域沉思了起来,再度看了看手中的佛佑杖。

老实话,佛佑杖虽然重量变重了一些,可它的外形没有生变化。

封子域看着,还是和当初的一模一样。

说是叶凌月一夜之间,就炼制成了这样的佛杖,他也不相信。

“封子域,你是中邪了不成,这女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见封子域居然信了叶凌月的话,帝锦瑟气得柳眉倒竖。

“闭嘴,若非是你在那搬弄是非,我又何至于得罪了天魔廷。”

封子域狠狠瞪了眼帝锦瑟。

帝锦瑟的半张脸还肿得和猪头似的,封子域早前和帝锦瑟交好,是为了和帝魔家族联姻。

可血迟已经放出话来,绝不会放过帝魔家族。

这意味着,天魔廷和帝魔家族一定会决裂。

他才不会愚蠢到和帝魔家族联姻,更不用说,这些日子和帝锦瑟相处下来,血迟决定帝锦瑟的性格有缺陷,不是良配。

“好,很好,封子域,你一定会后悔的。”

帝锦瑟阴沉着脸,一跺脚,跑开了。

“封少,你不追上去看看,这附近一带很是荒凉,锦瑟姑娘要是出了事,可就不妙了。”

叶凌月提醒道。

“她能出什么事。言归正传,叶姑娘,你方才说我的佛佑杖是因为沾染了煞气的缘故,才会失灵,那你一定也知道,用什么法子帮助其回复佛性?”

封子域一脸的急切。

他需要佛佑杖的庇护,才能在家族和异域更好地立足。

“我的确有个法子,但是未必一定能够有用,你姑且可以一试。”

叶凌月想想,决定将小品般若经的心经传授给封子域。

封子域虽是异魔,但是能得到佛佑杖,而且能够运用自如,证明其一定是有佛根的人。

叶凌月虽然讹了封子域一场,可终归是从佛佑杖上得了品阶更高的大品般若经,才会导致封子域的佛杖彻底失灵。

若是说叶凌月的心中没有愧疚,那是假的。

她早前也想过,将来要一报还一报,帮封子域一次。

现在想来,让他修炼小品般若经兴许是个不从的选择。

师父紫在传授给叶凌月小品般若经时,并未说明不能外传,叶凌月就权当借花献佛。

不过能否学会,领悟出佛性来,就看封子域个人的造化了。

叶凌月本着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原则,将小品般若经的心经传授给了封子域。

封子域只是听了一次,居然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这小子果然是有佛根,居然一遍就理解了不少,相信其再加以揣摩,一定能有所成。”

叶凌月见封子域没什么问题,心中的愧疚之感渐消。

“真是奇怪,我感觉佛佑杖轻了许多。”

封子域只是感悟了一番小品般若经,就觉得耳清目明,早前因帝锦瑟心烦意露娜的心湖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不仅仅如此,他感到手中的佛佑杖,似乎又有了一丝灵性。

封子域自是不知道,只是因为他具有佛根的缘故,还以为是叶凌月说的是真的,心中对叶凌月的话,又深信了几分。

叶凌月和封子域都没想到,两人无意间的一番举动,到了后来,却为叶凌月他日与佛门殊死一战埋下了机缘,封子域也因此了却了尘缘,遁入了佛门之道。

却说叶凌月在传授封子域小品般若经的过程中,帝锦瑟憋着一肚子的火,一路西行。

她本以为封子域会追上来,哪知道等了半天,也不见封子域。

想到了无论是封子域还是血迟,都对叶凌月言听计从,对自己确实不冷不淡,帝锦瑟的心中愈失衡。“好一个封子域,从今日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帝锦瑟气得眼眶红。

她也算是天之骄女,可自从被困在了天罚戈壁后,却被一个又一个人当成垃圾一样丢弃,心底的委屈可想而知。

可她又知,自己离不开封子域,她和帝魔家族的人失去了联系,如今在天罚戈壁孤立无援,只有先抵达皇都,打开禁制,离开天罚戈壁之后,才能再做打算。

“只要我离开天罚戈壁,一定要让那叶凌月好看,只要是三哥到了……”

帝锦瑟咬牙切齿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