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术一脸的蛮横。

“哦?那独孤元帅大可以试试,看看有多少人,会听命于你。”

帝莘摊摊手。

“你们这里,有谁愿意追随独孤元帅?”

一万多名神兵,居然没有一人答应。

独孤术的脸色僵了僵。

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这是要造反不成,我才是先锋营的营长,他不过是一个副营长,你们听他的,不听我的,等于是忤逆军令!”

独孤术气得脸色铁青。

“那也得让我们回到军营。”

“可不是,一个非神界的盟军元帅,凭什么指挥我们。”

一万多名神兵中,先是小声议论,再是怨声载道。

他们被困在天罚戈壁好几天,无数的兄弟被煞灵击杀。

先锋营和独孤术做过什么?

什么也没有做。

可帝莘不同,他一路过来,救了不少兄弟。

而且手把手教导他们如何击退煞灵,不少兵士能保住性命,都是因为受过帝莘的恩惠。

这些底层的神兵,都是知恩图报之辈。

帝莘还答应他们只要相信他,他一定会想法子带着大家离开天罚戈壁。

独孤术忽略了,在军营中,有一样比军权更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军心向背。

独孤术是元帅没错,可他并非神界中人。

对于这些神界的兵士们而言,独孤术就是外人,反倒是身为神族的帝莘,更让他们亲近。

一万多名神兵,没有一人肯听命于独孤术。

“独孤元帅,这下子,你应该无话可说了吧。除非你有把握,以一对二,否则,你们从哪里来,滚哪里去。这片营地,我们要了。”

帝莘看了眼脸色铁青独孤术,一脸的玩味。

自家洗妇儿出于大局的考虑,让独孤术当了营长,可帝莘却不那么认为。

敢欺负他洗妇儿,他帝莘自然要狠狠教训回来。

独孤术气得浑身抖,他正欲摔袖而去。

可忽的,他想到了什么,他看看帝莘和他身后的万名精兵,再看看帝莘。

虽然眼前这小子极其碍眼,可是独孤术不得不承认,帝莘的实力很强。

只怕自己,和帝莘正面对峙,都未必能占得了多少便宜。

他要去那个劳子的皇都抢夺封天令,就需要强有力的援手。

帝莘无疑是最好的帮手,他眼下可不能得罪了这小子,相反,他应该好好招揽帝莘,最好是能够拉着他一起去皇都。

想到了这里,独孤术的面色缓和了不少。

他涎笑了两声。

“帝副营长,你又何必当真,不过是一块营地而已,我让给你就是了。我们都是天战营的盟军,应该和睦相处,一起想法子离开天罚戈壁才对。早前是我不对,还请帝副营长多多包涵。”

独孤术前后两副面孔的模样,让帝莘看得不禁心底冷笑。

帝莘是什么人,他前身的一半灵魂可是凤莘。

凤莘虽然不擅武,可智商群,一身经商的本事,长袖善舞的很。

既然独孤术要和他玩什么哥俩好,帝莘自然也乐意奉陪。

帝莘面色一弛,嘴角勾了勾,换上了一副友好的面孔。

“独孤营长不必当真,我早前也只是开玩笑罢了。你看这一带幅员辽阔,多驻扎一些营地也没什么。我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毕竟这里离皇都已经很近了。”

帝莘长得好,这一笑,就如春风拂面,让独孤术都不禁看傻了演,脸上不禁面色一红。

独孤术干咳了几声。

“帝副营长能够如此深明大义,再好不过。听副营长的话,难道你也听说了天罚皇朝和皇都的事?”

帝莘倒也没有否认,只是点了点头。

帝莘被困在天罚戈壁也已经有几日了,途中,他一直试图寻找叶凌月的下落,只可惜一直没有半点线索。

早前,他偶遇了帝锦瑟,控制了几名煞灵。

这让帝莘摸索出了反击煞灵的方法。

帝莘丢下帝锦瑟后,一路朝着东北方向走去。

由于一直是孤身上路,帝莘也不知道天罚皇朝的事情,他一路走去,遇到了一些被煞灵围攻的神兵。

帝莘出手救了几人,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天罚皇都的事情。

得知了皇都所在后,帝莘第一反应,自家洗妇儿若是知道了皇都的消息后,必定也会前往皇都。

兴许,前往皇都能够更快地遇到叶凌月。

但另一方面,帝莘对于天罚皇朝始终保持着一种谨慎的态度。

至于那座皇都,帝莘一直认为,必须仔细侦查过,才能入内。

所以他才会选择在这一带驻营。

遇到独孤术,倒是意料之外的事。

“帝副营长,我们借一步说话。”

独孤术一脸的神秘,拉着帝莘到了一旁。

“副营长,关于皇都,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知道一个秘密,天罚皇都里,不仅仅只有煞灵的偷偷,还有封天令。只要你能和我联合,集结你我之力,一起前往皇都,必定能够一箭双雕。”

封天令在天罚皇都?!

帝莘一听,心底一跳。

这怎么可能,封天令一直在自家洗妇儿手中。

怎么好端端的,跑到天罚皇都去了。

还是说,洗妇儿落到了煞灵头子的手中?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可很快就被帝莘否认了。

叶凌月的随机应变能力极强,而且她恰好修炼的是佛力。

对于煞灵而言,佛力无疑是最大的克星,叶凌月万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抓走。

“封天令?你怎么知道封天令在何处?”

帝莘假装好奇道。

“你果真知道封天令,既然你知道,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其实我是封天令在万古界的宿主,我在这几日,一直能够感受到封天令的气息,看方向,就在天罚皇都里。”

独孤术一脸的骄傲。

九十九地,只有九十九名封天令的宿主。

而且宿主不是生来就能感受到封天令的气息的,必须在觉醒后,才能现封天令的下落。

“你是封天令的宿主?”

帝莘听罢,眼中利光一闪而过。

宿主与宿主之间,就是相互竞争的关系。

自家洗妇儿也是封天令的宿主,这就意味着,眼前的独孤术非死不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