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术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监视。

他自从那一晚感觉到了封天令的气息后,就开始寻觅封天令的下落,奈何那封天令的气息很奇怪,时有时无,独孤术只能凭着大概的感觉,一直寻觅过来。

封天令的气息时断时续,也是因为煞巫太子的缘故。

煞巫太子很是狡猾,他也知道,一旦彻底暴露了封天令,目标太过明显,对方反倒会怀疑。

只有时断时续,就如钓鱼扯鱼钩,才能钓到真正的大鱼。

独孤术的计谋很是准确,独孤术好歹也是万古界的酋长,他也是老谋深算。

若是封天令的气息一直不断,他才会感到奇怪。

毕竟早前他用了各种法子,都没能现封天令。

天罚戈壁变故时,封天令突然出现,实在有些古怪。

就这样,独孤术走走停停,在中途的时候,恰好遇到了要前往皇都的不少神兵。

从这些神兵口中,独孤术知道了一些关于天罚皇朝和皇都的事情。

独孤术好歹是天战营的营长,很快,他就纠结了一批天战营的神兵,人数大约在五千左右。

五千余人的兵力,在如今的天罚戈壁可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军力。

有了这股兵力之后,独孤术就有信心多了。

他决定进攻皇都,若是能够一举拿下皇都,找出里面作祟的煞灵头头,再找到封天令,那他到神界的目的就达到了。

甚至于,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歼灭被困在了天罚戈壁里的异魔势力。

看到浩浩荡荡的五千兵力和封天令的宿主,皇都里的煞巫太子也是眉开眼笑。

“右使,你无需气馁。你看,连天都在帮我,封天令的宿主加上五千神兵神将,这一次,本宫可以饱餐一顿了。”

煞巫太子大笑着。

他迫不及待等着独孤术进入皇都。

“恭喜太子。”

左右两使齐齐跪地,恭贺煞巫太子。

“今日开始,本宫要加紧布置城中的大阵,要让那十万生灵有去无回。”

煞巫太子说罢,身影一逝,消失了。

左右两使这才起了身。

“右使,太子已经话了,你稍安勿躁,太子一定会帮你报仇雪恨的。”

左使对右使很是了解,由于自小擅用毒使毒的缘故,右使的性格很是偏激。

他方才在煞巫太子面前,虽然没说什么,可心底必定是对那佛门门徒暗恨在心。

“太子一心想要继承天罚大帝之位,哪来的功夫替我报仇。况且对方只是一个佛门门徒,太子动手,岂非是大材小用,我想要自己报仇。只是我现在这副模样,想要出城,谈何容易。左使,我问你,你可是我的好兄弟?”

右使咬牙切齿道。

“我从小与你一起长大,一人学医,一人学毒,犹如双生。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你想我如何替你报仇,尽管开口。”

左使思忖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

“那佛门门徒就在城外五六十里外的神族营地。她的同伴中了我的毒,必定要疗养一阵子。你可以在半路埋伏,再接着……”

右使一副指点江山的语气。

左使颔,两人当晚就布置好了如何暗算叶凌月和血迟一干人等。

天罚皇都内,煞巫太子在紧锣密鼓实行着他的献祭大计,等待着独孤术等人送上门来。

而在天罚皇都之外的戈壁里,独孤术还不知道,自己距离陷阱越来越近。

煞巫太子就像是一头腆着肚子的大蜘蛛,等待着将其一步步蚕食。

独孤术一日**近皇都,就在他靠近皇都十里开外的地方。

此处距离天罚皇都已经很近了,附近有一条河道,周边有一片丘陵,地势可攻可守。

独孤术决定在此地扎营,哪知刚准备扎营,就现有几名神兵正在扎营。

“这片地方是我军先看中的,没有我家元帅的许可,不可在这里随意扎营。”

独孤术的神兵们一见那些神兵,当即上前制止。

“这里是我们先看中的,几位兄弟,我们的军队待会儿就会抵达。”

那几名神兵一脸的莫名。

“等等,你们的神铠,不也是先锋营的人嘛,你们可知道我们的元帅是谁!”

独孤术的人一看对方的铠甲,越言语嚣张。

两方神兵从口角之争,一直到了拳脚相向,最终把两边的领都引了出来。

让独孤术意外的是,对方的领居然是多日不见的帝莘。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独孤术看到帝莘时,一脸的吃惊。

不过旋即,他就意识到,既然自己都进入了天罚戈壁,帝莘进入天罚戈壁也并不奇怪。

“原来是独孤元帅。”

帝莘看到独孤术时,并没有太过于吃惊。

能这么嚣张跋扈抢占他人先看中的营地,整个天战营,只怕也就独孤术一人了。

“帝莘,你不过是一个副营长,有什么资格和本帅争夺话语权。这片营地,我要了。”

独孤术在帝莘面前,表现出了一副高人一等的口吻来

“你倒是问问我的兵士们,是否愿意让出营地。”

帝莘一脸的淡然,说着指了指身后。

独孤术回头一看,不由就愣住了。

只见帝莘身后的山坡之下,已经黑压压站了一堆的神兵。

那些神兵的数量,怎么看怎么比他手下的神兵要多得多。

只怕不下五千,至少也有上万。

近万神兵?!

这个数目,让早前还因为拥有五千神兵而洋洋自得的独孤术傻了眼。

“独孤元帅,你也是呆过军营的人,应该知道,在军营里,少数服从多数。我这有一万一千名神兵,你手下充其量只有我的一半不到。让我的人,让出营地给你的人,一万让五千,你好大的脸。”

帝莘冷声说道。

独孤术被问得脸色白。

“帝莘,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窝里反不成,这些都是先锋营的兵士,按理说都应该听命于我。你不过是一个副营长,有什么资格和我抢夺指挥权。”

独孤术没好气道。

军营之内,军权最大,帝莘手下的一万多人,在独孤术看来,也就是他的手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