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迟一干人等,是在现了天罚戈壁出现异象后,才闯入天罚戈壁的。

他没想到,一进入天罚戈壁,就再也出不去了。

好在血迟带了手下前来,比起其他的异魔势力来,血池的实力显然要强不少。

可他的运气不大好,早前不慎中了一名煞巫的毒。

那毒素,入侵他的血液,让他的功力至少跌落了一半。

那群煞灵有穷追不舍,才会出现了眼前的局面。

血迟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遇到叶凌月。

“不碍事。我来对付他们。”

叶凌月也注意到,血迟的脸色不对,唇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说话见,那名煞巫出了一阵刺耳的嚎叫声。

几头煞兽一下子扑了上来。

还有多名煞灵也阴魂不散,朝着叶凌月掠去。

却见叶凌月不急不慢,她飞身而起,背后的羿神弓搭箭在弦,一道光符凌空而出。

光符嘭的一声,在半空中炸开,接触到光符的煞兽顿时化为了寒冰,凝固在了半空中。

叶凌月的这种符箭,可不是一般的光符箭,而是在冰火两仪符的基础上改制而成的。

只要碰触到光符箭上的寒气,就足以让人冰冻一个时辰以上。

一个时辰,已经足够让叶凌月摆脱这些煞灵了。

叶凌月又是如法炮制,开弓拉弦,有条不紊,接连数箭,周遭的煞灵被叶凌月或是定住了身形,或是逼得节节倒退。

那煞巫也没想到,半路上会杀出这么厉害的一个符师。

他嘴里一阵咕哝,忽是骨杖一挥,叶凌月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巫阵。

叶凌月看着那巫阵,正是早前在神族军营里看到的巫阵。

地面一下子变得松软了起来,化为了一个沼泽,叶凌月身子往下一沉。

“女神,小心!”

血迟见叶凌月遇难,一把抓着了叶凌月的肩膀。

叶凌月却是肩膀微微一震,避开了血迟的手。

叶凌月眼眸一厉,拉弦开弓,只听得碰碰几声,箭射了出去。

只是和早前不同,这一次的符箭在半空中,箭头上多了几簇火焰。

那火焰色泽通红,形如莲花。

正是叶凌月为了击退煞灵特意炼制出来的佛火箭。

佛火箭一碰到那名煞灵巫尊的身体,煞灵巫尊的身子就燃烧了起来。

他出了一阵可怕的惨叫声。

显然,叶凌月的佛火对煞灵有极其厉害的杀伤力。

煞灵巫尊身子登时化为了一团青烟,随地遁走了。

在煞灵巫尊消失的一瞬,叶凌月脚下的巫阵也失去了光芒,脚下又恢复成平地。

“退了?”

封子域等人还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方才叶凌月居然凭着一己之力,直接击退了那名巫尊。

帝锦瑟也咬紧了唇,看向叶凌月的目光又嫉又妒。

“女神,真是你?”

血迟这会儿还有种不真实之感,他脚下有些不稳,向着叶凌月走来。

没走几步,他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倒在叶凌月的面前。

“殿主!”

众魔兵一声惊呼。

“那你们殿主搀起来,我替他治疗。”

叶凌月忙命人将血迟抬到了一旁。

“那人究竟是?”

封子域一脸的疑惑。

“天魔廷的殿主,我以为,你们彼此是认识的。”

叶凌月摊了摊手,旋即就走上前去治疗血迟。

“真的是天魔廷的人,哎,这下子可是坏事了。”

封子域一脸的懊恼。

“封少,天魔廷又如何,连一个煞巫都对付不了,这个殿主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帝魔家族和天魔廷竞争的厉害,帝锦瑟也没把天魔廷的殿主太看在眼里。

“闭嘴,我这次还真是被你坑死了。”

封子域凶了帝锦瑟一句,转身就走。

“你!”

帝锦瑟接连几次被人冷遇,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再一看叶凌月那边,叶凌月被天魔廷的人簇拥着,正替血迟治疗。

血迟的脸色在一点点好转,那些天魔廷的人看叶凌月的眼神也变得满是崇敬。

凭什么那女人能受到人的爱戴,她却只能被人冷落。

帝锦瑟暗恨在心。

血迟的毒,在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治疗后,终于有所好转。

他的面色也恢复如初,叶凌月和封子域等人商量了一番后,决定返回早前神族所在的营地,在那里凑合着过一晚先。

等到了深夜时分,血迟总算是苏醒了过来。

“女神,能再遇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血迟睁开眼就看到叶凌月坐在一旁,这一幕,就如梦境般,他也不顾自己刚恢复没多久,就要起身。

“血殿,你身体刚恢复,还是不要动的好。需静养一晚,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也不晚。”

叶凌月见了血迟,颔了颔,态度不冷也不热。

叶凌月的性子,对人历来慢热。

血迟和她说起来也无多少交情,但念在血迟早前在诅咒之原时,对自己诸多爱护,所以叶凌月对血迟还算是友善。

可这并不意味着,叶凌月能接纳血迟。

毕竟对方是异魔,只要离开了天罚戈壁,异魔和神族就是死对头。

“女神,你……哎,我知道你我立场不同。但是我真没想过与你为敌。其实,神族无论是战力还是政权,都不如异域。你若是愿意,大可以像你的爹爹那样,加入天魔廷。就凭你方才一手佛火……”

血迟噼里啪啦就是讲了一通,可他还未说完,叶凌月蓦然就到了他的面前。

她一把抓住了血迟的衣领,眼神骤变。

“你说什么?你说我爹爹加入了天魔廷?”

尽管早就猜测父亲夜北溟已经加入了异魔阵营,可叶凌月没想到,父亲竟是直接加入了天魔廷。

那当初抓走阿日的,真的就是父亲。

父亲,你到底在想什么?

难道娘亲离开后,你连我们都不要了嘛?

“女神,你别激动。你的父亲夜北溟的确加入了天魔廷,还成了我之外的另外一名殿主。他如今已经不是神族,他修炼了九命焚天诀,一身的神力都已经化为了魔力。”

血迟没想到叶凌月的反应会如此大。

他的脖颈被叶凌月勒得难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