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就到了三更。

封子域和几名异魔轮流巡逻着。

这几日,天罚戈壁里有些不太平,煞灵和煞兽出没的频率大增。

夜间,也变得不大太平。

倒是山洞里,叶凌月和帝锦瑟陷入一片死寂中。

帝锦瑟死盯着那根佛佑杖,奈何她一点佛根都没有,就是盯着佛杖看得眼珠子疼,也看不出一个屁来。

“姓叶的,你少在那里装模作样,我就不信,你真能从这根佛杖里看出什么来。”

帝锦瑟没好气道。

“佛渡有缘人,锦瑟姑娘,你没那个慧根,就别死撑了,我若是你,我宁可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才有体力上路。一旦进了皇都,封少都未必能保护得了你。”

叶凌月正眼都不看帝锦瑟一下。

这几日煞灵的活动如此频繁,叶凌月怀疑,是煞巫太子搞的鬼。

她一路行来,遇到的神族和异魔的数量少的可怜,不排除煞巫太子已经开始使用禁术,谋害生灵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就说,你到皇都的动机不纯。”

帝锦瑟一听,眉心跳了两跳。

明明两人的年龄相差无几,叶凌月看上去甚至比她更年轻一些。

她的身份和阅历都不如自己,凭什么她永远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淡定样。

还有,她身上始终有一种干净的让人嫉妒的气质,这一点是帝锦瑟最无法释怀的。

“我与你们到皇都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活着离开天罚戈壁。”

叶凌月闭上了眼,不再理会帝锦瑟。

帝锦瑟又嘀嘀咕咕了几句,到了后半夜,困意袭来,她再也按耐不住,只得是闭目养神着,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帝锦瑟睡着的一瞬,叶凌月就睁开了眼。

她五指一拢,那一根足有百斤重的佛佑杖就落到了她的手中。

“奇怪了,早前神机符分明看得分明,这佛杖有些猫腻。可为何我端详了大半夜,连神念都动用了,却依旧毫无现?”

叶凌月心忖着。

难道说,神机符失灵了?

叶凌月虽然获得了神机符已经好阵子了,但是不得不说,神机符真正的作用,还未彻底挥出来,像是上一次,她能够预测长生神帝的生死。

可之后,她就只能偶尔看破人的一些劫难。

叶凌月盯着佛佑杖看了半晌,心底有些乱。

“不如试试佛力。”

叶凌月又将一部分佛力输入了佛杖之中。

只是让叶凌月失望的是,佛杖依旧是毫无变化。

“难道说,这根权杖只是一柄普通的佛器,并无什么特殊之处?”

叶凌月有些气馁。

这时,前方的柴禾忽的一暗,熄灭了。

天罚戈壁里植物少,这里的柴禾有限,燃了大半夜,就熄灭了。

叶凌月只得是指尖一弹,一抹佛火落在了柴禾上。

佛火不需要柴禾,即可点燃一夜,只是碍于在异魔跟前的缘故,叶凌月使用的次数并不多。

佛火弹出时,一颗火星迸了出来,不偏不倚,就落在了那一柄佛佑杖上。

佛火火星一碰到佛佑杖,佛佑杖就如被烫着了般,颤了颤。

几乎是同时,佛佑杖上浮现出了一个个豆大的文字来。

虽然一闪而逝,叶凌月却是看得清楚,那上面的正是梵文,和早前师父紫传授给她的小品般若经很是相似。

“!”

叶凌月看得分明,当火星消失时,佛杖上又恢复如常。

山洞里又明亮了起来。

佛火在柴禾灰烬上燃烧着。

帝锦瑟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句,又没了声,直听得一声均匀的呼吸声。

叶凌月如获至宝般,拿着那根佛杖。

她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佛杖用一般的法子不管用,必须用佛火灼。

叶凌月想到了这里,掌心一番,莲火燃烧了起来。

不过是片刻之间,那一根佛杖就被佛火燃烧的通体红,就如一根烙铁。

趁着叶凌月白生生的手,整个佛杖也随之生了变化。

原本光洁一片的佛杖,杖身上凹凸浮现出了一个个梵文。

那些梵文,每一个都只有黄豆大小,可每一个都是浑圆有力,想必是某位不知名的佛门高手雕刻留下来的。

每一个梵文,都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叶凌月从头看到了尾,就见了杖身的最前方,雕刻着几个字。

“大品般若经。”

佛佑杖身上,果真隐藏着奥秘,而且还是小品般若经之后的大品般若经。

这个意外的现,让叶凌月惊喜交加。

叶凌月单手握着佛杖,心口合一,在心底默念着佛经。

那一个个梵文,就如烙印在她脑海中一般。

用了约莫半个时辰,叶凌月才将这部有些晦涩难懂的大品般若经背诵了下来。

说来也是古怪,在叶凌月背诵了最后一个梵文时,佛佑杖又是重重一震。

杖身上的通红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上面凹凸起伏的梵文也跟着消失了。

“没了?”

叶凌月又试着用佛火炙烤了几次,那梵文再也没有出现了。

也不知是不是叶凌月的错觉,她感觉佛佑杖的份量似乎也轻了一些。

叶凌月隐约猜到,这个佛佑杖的真正佛力,应该就是建立在那一部大品般若经上的。

不过好在,从外表上看,佛佑杖没有什么变化。

叶凌月趁着帝锦瑟还未醒,将佛佑杖又放回了原位。

等到天彻底亮后,帝锦瑟醒了过来,她看了眼在旁呼呼大睡的叶凌月,再看看佛佑杖,确定了佛佑杖没有被掉包后,在那暗骂了一句。

“我就知道,这女人只会装腔作势,什么平心静气,还不是和我一样。”

走出了山洞时,封子域等人已经是准备好启程。

“最近不大太平,早前我外出找水时,遇到了一只神族军队的营帐,但是古怪的是,营帐里一个人都看不到,连尸体都找不到。”

封子域面色有些难看。

最近,煞灵的行为很反常,早前,他们只是吸***血。

可最近,他们直接把人掠走了,这个中的变化,让人很是不安。

叶凌月一听,当即就想起了阳泉殿主说得“献祭”来。

看样子,煞巫太子已经开始行动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