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帮人马,竟是形成了一种异常的和谐。

叶凌月拨弄着柴禾,思忖着。

佛火果然对那些煞灵兽有遏制作用,但是这种遏制,怕也只是一时的。

尽管不能肯定煞灵獒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兽类,但是叶凌月可以断定,这些煞灵獒并非寻常的兽,它是由煞气和魂魄凝聚而成,所以才能释放剧毒,不怕刀枪攻击。

这种邪物,最怕的就是佛火之类的圣火。

不过佛火的威力有限,能镇得住一时,但若是遇到了大规模的煞灵兽进攻的话,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神族,你懂不懂得医疗?”

山洞里沉寂了一阵子后,帝锦瑟忽然开了口。

她的几名手下,都被煞灵獒攻击,这会儿伤口血流不止,留下来的血液具有腐蚀作用,她这一路出来,太过仓促,身旁带着懂治疗的巫者。

若是坐看这样流血下去,只怕手下的几名亲兵活不过明早。

叶凌月瞄了眼帝锦瑟,此女气焰嚣张,脾气蛮横,想来是某个大家族的小姐。

不过和这种女人打交道也有个好处,对方嚣张跋扈也好,娇蛮任性也罢,横竖都会将脾气写在脸上,反倒好驾驭。

“名字?”

叶凌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你在问我的名字?凭你一个……本小姐叫做帝锦瑟。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天战营的人?”

依帝锦瑟平日的脾气,绝不会理会叶凌月这样的小喽喽。

可眼下虎落平阳,大伙都被困在了天罚戈壁。

神族也好,异魔也罢,如果再做困兽之争,只会死伤更惨重。

对方若是懂得治疗,帝锦瑟还可以考虑同程一番,找到奚九夜再说。

奚九夜在权谋上,比帝锦瑟强很多,帝锦瑟相信,只要找到了对方,必定能够离开天罚戈壁。

“叶凌月。”

叶凌月报出了个名字来,她只是先锋营的副营长,想必对方未必知道自己的身份。

她也没有明说自己在天战营的身份。

果然帝锦瑟听了叶凌月的名字后,歪着脑袋想了想,她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可怎么想,也想不到在什么地方听过。

这也难怪帝锦瑟没有将叶凌月和最近风头正盛的神界第一女帅联系在一起。

一般而言,女武将大多身形彪悍,或者是一身杀气腾腾,像是叶凌月这样,连神铠都没有穿,只穿了件洗白了的方士袍,实在很难将人把她和那个名满神界的叶帅联系在一起。

“叶凌月对吧,你到底懂不懂得治疗,如果你能治好了我的手下,我绝少不了你的好处。”

帝锦瑟说道。

“他们的毒已经深入肺腑,就算是治疗,也活不过一天,我若是你,直接挖个坑替他们准备好后世反倒更省时省力些。”

叶凌月径直说道。

“你!”

帝锦瑟气得满脸通红。

“忠言逆耳,你若是不喜欢听,我也只能作罢。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印堂黑中带粉,这几日怕是有有一场红粉劫,要想避开,最好往东南面走。”

叶凌月体内的神机符,已经清晰地告诉她,在场至少有三四名魔兵活不过三日。

她也看出了帝锦瑟的意图。

虽说眼下异魔和神族因为天罚戈壁的禁制的缘故,暂时休战。

可这并不意味着,叶凌月愿意和这个脾气蛮狠的异魔大小姐一起行动。

尤其是,叶凌月还知道了对方姓帝。

此人想必和帝魔家族有些关系。

“你少在那里妖言惑众,我就不信,我救不活人。”

帝锦瑟算是被叶凌月彻底惹毛了。

但考虑到叶凌月早前还是出手救了她们,帝锦瑟还是没有当场作。

两帮人马相安无事,在山洞中和睦共处了一夜。

这一夜下来,外头的那一群煞灵獒也不知了踪影。

帝锦瑟松了口气,天一亮,就带着一干亲兵离开了。

叶凌月倒不急着离开,而是等到了正午前后,才不急不慢离开了山洞。

离开了山洞一两里之后,叶凌月登上了一座小山丘。

山丘的前方,是一片绿色的草甸,再往前方,隐隐可见一片废墟房屋。

“天罚戈壁里竟然有房屋?”

叶凌月诧异着。

这一路走来,除了早前遇到了帝锦瑟外,叶凌月再没有遇到其他人。

看样子,在禁制开启后,天罚戈壁的幅员辽阔了许多。

这些房屋,也是早前从未出现过的。

叶凌月走到了房屋附近,留意着房屋四周的痕迹,看样子,房屋是从地下破土而出的。

她随手推开了一扇低矮平房的门。

那是座两进制的房屋,里外各一间。

一阵尘土纷纷扬扬落下了下来。

房屋内,一片凌乱。

一张截成了两半的木桌,还有一些砸落在地的木凳,屋子里没有人。

再往里,只见了一张床榻,以及一片层次不齐的木架子。

木架子上,有几本竹片装订而成的书籍。

叶凌月没有立刻去碰触那些书籍,这些书籍的年岁实在是太久了,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立刻散架。

好在叶凌月有鼎息在手,她将白色鼎息,渗入了书籍之中。

鼎息的作用下,书籍里的内容清晰的倒映在了叶凌月的脑海中。

“这是本叫做天罚史记的史书,记载着一个叫做天罚皇朝的古老皇朝的历史……”

叶凌月靠着鼎息,迅读完了整本史书。

看完书籍后,叶凌月可以断定,这个天罚皇朝应该是比神界更早的存在。

房屋所在的位置,应该距离天罚皇朝的皇都不远,此处应该是近郊的位置。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再往前行走百余里,应该就能抵达皇都。

“看样子,必须先赶到皇都才对,帝莘的脚程比我快,兴许,他已经先行去了皇都。”

叶凌月打量着房屋内,除了这些随时都会风化的书籍,房屋里的陈设和人界乃至神界没什么两样。

正当叶凌月准备离开时,这时,她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旁的桌案上。

那是一处较高的桌案,桌案上供奉着一尊雕工精致的人像。

~本月最后一天,距离上一名只有几十票,大家还有票么,今天要出门办证,加更神马的咱明天来,求票求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