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古怪的煞雾,来历不明的煞灵兽出现之后,整个天罚戈壁就像是成了一个密闭的笼子,不能进也不能出。

就在天罚戈壁里的大阵被打开时,奚九夜手中的星辰碎片一下子炸开了。

星辉大网消失了,帝莘的剑意也随之溃散开了。

封天令缓缓落下,叶凌月不假思索,将封天令收了回去。

一片迷雾涌了过来,将叶凌月和帝莘、奚九夜等人团团围住。

“帝莘?”

以叶凌月的神念,在迷雾之中,丝毫感觉不到帝莘的存在。

她试着摸索了片刻,始终没有找到帝莘的影踪。

“看样子,早前的那番争斗,一定是触动了天罚戈壁里的某个隐藏的机关。”

叶凌月边摸索,边思考着。

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早前她遇到帝莘和奚九夜的地方。

两人都不见了影踪。

天罚戈壁本就辽阔在上古大阵启动的情况下,面积好像又扩大了数十倍。

而且细心如叶凌月,也现了,天罚戈壁的地形地貌也随之生了变化。

早前,她进入天罚戈壁时,天罚戈壁大部分都是平原。

可这会儿看来,天罚戈壁的地势变得复杂了许多。

平原变得很破碎,大量的丘陵乃至未知的洞穴沟壑随处可见。

不仅如此,叶凌月还现,戈壁里同时出现了绿洲和沼泽等不同的地形地貌。

四周也从一片荒凉的戈壁,变得多了几分绿意。

可在这一片看似满是生机的绿意之下,却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叶凌月打量着四周,走了几步,脚下踩到了什么硬物,她定睛一看,现踩到的乃是一枚断头箭矢。

那箭矢上,有清晰的刻印。

“天罚皇朝?”

叶凌月眉头动了动,她在神界的史书上,可从未看到过有这样的皇朝的存在。

看样子,天罚戈壁的前身,应该就是天罚皇朝的所在地。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天罚皇朝消失了,在神界的史书上都未曾记载过。

叶凌月抬头看看天空,早前的天地异象终于消失了。

已经是凌晨前后,东方一片鱼白。

一夜恶战,叶凌月也是精疲力尽。

她索性就就近找了一处洞穴,坐在了洞穴里,闭目养神了起来。

在天罚戈壁生变化的这一夜,天战营和魔兵寨里也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启禀侯爷,我寨里有一万多兵士下落不明,疑似进入了天罚戈壁。”

“启禀元帅,天战营有近五万名神兵在昨夜,进入了天罚戈壁,迄今还未出来。”

天战营和魔兵寨两边,各自的领们都得到了消息。

昨夜天罚戈壁有异宝横空出世,也不知是谁开始谣传,那里面就有封天令,导致大量的异魔进入了天罚戈壁。

哪知道一进入天罚戈壁,就是有去无回。

天罚戈壁外围强大的古阵法禁制,让人根本没法子进入。

早前进入天罚戈壁的那些神兵和异魔们也没法子从里面离开。

这就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局面,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天战营和魔兵寨的人都不知,到底要如何打破这个局面。

唯一的好处就是,由于这个古阵法禁制的出现,异魔和神族都没法子入侵各自的领地,暂时可以相安无事。

可两边初步统计下来,约莫有十万神魔兵士被困在了天罚戈壁里。

同时出现在天罚戈壁的,还有大量的煞灵兽。

这些煞灵兽,不分神族和异魔见人就吃,很是凶险。

天战营方面,两位老帅清点之下,现先锋营的多位营长,包括独孤术、叶凌月、帝莘、以及独孤术的副将在内的多人,全都下落不明。

不用说,一定是进入了天罚戈壁。

另一方面,魔兵寨方面,包括血迟、帝四小姐在内的一干人等,也全都是下落不明。

到了当天傍晚前后,魔兵寨方向,忽有一队人马急行而来。

他们到了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前。

帝魔魔兵寨里,一干魔兵和魔将正因为帝四小姐的失踪,急得焦头烂额。

“帝锦瑟何在?”

来人一到魔兵寨的门口,开口就问。

“什么帝锦瑟不帝锦瑟,这里没这号人。”

魔兵们不耐烦着,驱赶着来人。

那人却是挑了挑眉。

眼前那名魔兵的身子,骤然炸开,嘭的一声,化为了一团血雾。

只是一语不合,就让人身异处。

在旁的魔兵全都吓得不敢动弹。

“拜见少族长!”

闻声赶来的几名魔将,一看到寨门口的人,吓得双膝软,急忙跪在了地上,头如捣蒜。

眼前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帝魔一族的少族长帝释伽。

帝锦瑟则是帝四小姐的名字。

自从封天令的消息传出后,帝释伽冲破了体内的有一条帝魔血脉,就开始赶往天战战场。

他日夜兼程,比早前帝四小姐预期的,更早抵达了天战战场。

可还是没来得及赶上天罚戈壁的异变。

“四小姐下落不明。”

帝魔家族的几名神将已经为了这件事,焦虑了一天了。

“下落不明?怎么回事?”

帝释伽蹙紧了眉头,周身有一股可怕的威压扑面而来。

帝释伽和帝四小姐虽不是一母同胞,可帝四小姐总归是帝魔家族的人。

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会在天战战场失踪?

“此事说来话长。”

那几名魔将将昨夜半夜,天罚戈壁突然生异变,帝四小姐带着一批魔兵进入了天罚戈壁。

哪知天罚戈壁就一下子封闭了,进去的人,一个都没出来。

“竟有这种事?我且去天罚戈壁一探。”

帝释伽带着手下,朝着天罚戈壁行去。

走到了半路,恰好遇到了另外一队人。

“天魔廷的人?”

帝释伽看清了来人的装备。

帝释伽自小在天魔廷受过洗礼,对天魔廷的情况还算了解。

可眼前这名天魔廷的领,帝释伽却并不认得。

帝释伽在打量来人之时,那人亦阿紫打量帝释伽。

“这位想必就是天魔廷新上任的夜殿了,在下帝释伽。”

帝释伽冲着夜北溟拱了拱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