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天罚戈壁的腹地处。

奚九夜独身一人,等候在那。

夜色葱茏,割喉风呼啸着在耳边,奚九夜的思绪不觉飞远了。

夜晚的天罚戈壁,显得比白日静谧很多。

让他不自觉想起了年幼时……

那时,奚族被夜北溟和冥日一起剿灭。

他和娘亲在几名忠诚侍卫的护卫下,一路逃跑。

只可惜,娘亲最终还是不堪重负,死在了半路上。

他忧思过度,又加上疲惫交加,导致了短暂的失明,那时候是路过的兰楚楚救了他。

自那以后,他就将兰楚楚视为了救命恩人。

此后,他离开古村落,曾几何时,他以为兰楚楚就是他认定了一辈子的女人,可后来,夜凌出现了。

夜凌和兰楚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她身上有男儿的豪迈,也有女子的细腻。

在夜凌身上,奚九夜第一次体会到了怦然心动的滋味。

为了夜凌,他甚至忘记了兰楚楚。

可谁又知道,夜凌竟是夜凌月,是他杀父仇人之女。

他一度因为夜凌的“欺骗”,对其痛恨不已,可直到将其逼死之后,奚九夜才知道,他并不很夜凌月。

他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五百年了,他不敢做梦,不敢回忆,只因他知道,他一旦回忆起来,伤口就会鲜血淋淋,痛的无以复加。

直到叶凌月出现,他已经死寂的心又一下子回复了过来。

他再度有了心动的滋味。

他不断告诉自己,身为自己杀父仇人之女的夜凌月已经死了,这样,他就能毫无负罪感的爱上新生的叶凌月。

今晚,他引了叶凌月前来,就是想要告诉叶凌月这一点。

只要她出现,他一定会告诉她,自己是多么深爱她。

身后,一阵细微的声响,在割喉刃的掩饰下,那声音细微的可以忽略不计。

可奚九夜却听得分明。

他心跳骤快了几分,正欲回过头去。

“你来了。”

一个黑影,折射在其前方。

那是个身形高挑的瘦长影子,没有女子的婀娜,显然不是叶凌月。

奚九夜心底一沉,转身看去,就见了一张让他厌恶至极的脸。

同样身为男人,奚九夜从未真正意义上羡慕过一个人。

哪怕是他最落魄的时候,他骨子里的骄傲,也不容许他羡慕另外一个男人。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真正意义上,让奚九夜体会到了嫉妒的滋味。

帝莘站在了咫尺之外。

不得不说,这男人,有让男女都为之疯狂的绝世容貌,他是妖,却比神族拥有更加俊逸的相貌。

他的天赋实力,也不是一般的神族可以媲美的。

但是最让奚九夜嫉妒的是,这个男人是叶凌月的伴侣。

他将夜凌月伤透了,她最终投入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怀抱。

“夜凌呢!”

奚九夜看到了帝莘,不禁眉头拧紧。

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她不会来了,我家洗妇儿需要五彩魂玉,交出来。”

帝莘打量着奚九夜。

不过是半月不见,奚九夜身上是神力波动强了不少。

看样子,小吱哟说得没错,五彩魂玉就在奚九夜身上。

这个男人,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劲的情敌。

他对洗妇儿而言,就是一段痛苦的记忆,眼不见为净,帝莘巴不得叶凌月一被子都不要见奚九夜。

“她若是亲自来了,我自然会把五彩魂玉给她。是她让你来的?她不愿意见我?”

奚九夜声音里透着几分郁闷之感。

“奚九夜,你还要脸问?你觉得,我家洗妇儿会乐意看到你?”

帝莘嗤之以鼻。

这男人,居然还敢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嘴脸,看得他想做呕。

帝莘左一句洗妇儿,右一句洗妇儿,他的话,彻底激怒了奚九夜。

“帝莘,那是我与夜凌的事,轮不到你在那比手画脚。无论过去我俩有什么误会,夜凌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是我,我与她并肩作战十余年,这个事实绝不会改变。我相信,她心底迄今还有我。”

奚九夜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他是夜凌的战友,也是伴侣,他们在一起近十载,这样的感情,常人根本无法替代。

奚九夜迄今认为,叶凌月对其冷淡,是因为当年他伤她至深。

可这一切,他都可以弥补。

他甚至愿意为了她,放弃奚族和夜家的仇恨,毕竟夜北溟夫妇,也已经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奚九夜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帝莘心底火气就蹭蹭往上蹿。

“你小子好大的脸,你凭什么以为我洗妇儿心里还有你。我告诉你,她心底,一丝一毫都只有我。你与她,充其量认识早了点。我唯一不如你的时候,就是与她相遇迟了几年,她还是孩提时,就遇到了你。可在她还是孩童时,与她第一个定下‘冠我之姓’的人,是我。这一世,她第一个遇到的也是我,错过就是错过,奚九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帝莘的话,让奚九夜恼怒之余,也有几分诧异。

“你方才说什么?我在孩提时,就与她认识了?这话是她对你说的?”

奚九夜的心中,漏跳了一拍。

夜凌与他相遇时,明明已经是弱冠少年,又怎么会是孩提时分?

这件事,夜凌从未与他说起过,还是说,他遗漏了什么,他何时见过年幼时的夜凌月?

困惑之感涌上了奚九夜的心头。

奚九夜的孩童时期,除了是奚族少族长的那一段时日子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颠沛流离中度过。

唯一安定的时期,就是在古村落的那阵子。

难道说,那时候他见过夜凌?

可不等奚九夜的记忆回笼,帝莘已经先制人。

“哪来那么多废话,无彩魂玉,交还是不交。”

帝莘说话间,怒气氤氲,体内的神魔之力也开始躁动不安。

却见其身形一逝,冲开了凌冽的割喉刃,大量的剑气在周身盘踞,朝着奚九夜的命门笼罩而去。

帝莘的剑海潮生,气势惊人,足以一招毙命。

奚九夜见状,自是知道个中厉害,他眼中精芒一闪而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