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北溟不仅仅成了天魔廷的殿主,看起权势,似乎还在血迟之上。

那名巫者没有夜北溟的命令,不敢妄动,血迟只得是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于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

“借刀杀人的事,你做的倒是挺利索。”

夜北溟扫了血迟一眼,摆了摆手,那名巫者忙退了下去。

“我们的目标可不是什么先锋营的元帅,而是封天令。魔廷那边传了消息来,说是已经有大概的消息了,大概半月时间左右,就能找到异域封天令的宿主。”

血迟耸耸肩。

天魔廷得到封天令的消息比帝魔家族迟一些,不过这并不妨碍天魔廷后制人。

听到了封天令的字眼时,夜北溟的眼底,瞬时闪过了一道精芒,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天魔廷内强者如林,有人能占星卜卦,就能确定封天令的宿主的身份。

异域极少有人知道,封天令的宿主,可以感应到封天令的下落。

“既是如此,这半月,我们就姑且按兵不动,让其他势力和天战营狗咬狗。”

夜北溟沉声说道,起身就要离开。

“慢着,夜北溟,你和叶凌月真的是父女?”

就在夜北溟转身离开时,血迟忍不住叫住了夜北溟。

天魔廷要用的人,必定会查清楚其身份。

大概是一个月之前,夜北溟空降至天魔廷,成了殿主之一。

而且其是由大长老亲自推荐的,血迟在内的一干殿主都很是震惊。

一干殿主都赶回了天魔廷,他们同时也得到了关于夜北溟身份的若干资料。

资料上表明,夜北溟是神族重臣,因不满神族四大神帝的统治,离开了诸神山。

他投身天魔廷,是为了能够反攻诸神山。

这些对于血迟而言,都无关紧要,让血迟最终对夜北溟另眼相看的真正原因,却是因为夜北溟的资料中,还有一条。

夜北溟的女儿,乃是神界第一女帅叶凌月。

叶凌月……这个名字,在过去的一个月多月时间里,无数次出现在血迟的脑中。

明知对方是敌对势力神族之人,可血迟还是魔怔了般,对其念念不忘。

而夜北溟,就是叶凌月的夫神,就是凭借着这一层关系,血迟迅对夜北溟放下了敌意,从而站在了大长老那一边,赞成夜北溟成为新殿主。

有了血迟和大长老在内的一干天魔廷老臣的支持,夜北溟又在一月时间内,靠着实力和权谋,慑服了其他殿主。

他如今,已经成了天魔廷的重臣之一。

面对血迟的质问,夜北溟只是稍顿了下脚步。

“她曾经是我的女儿。”

说罢,也不顾血迟一脸的怔然,就走开了。

“曾经的女儿?这家伙,说得是什么话?难道说,现在叶凌月就不是他的女儿了?”

血迟一脸的匪夷所思。

无论如何,父女关系,血缘至亲,那是无法磨灭的。

再说了,叶凌月和夜北溟的相貌气质也的确有几分神似,不说其他,光是为了将来能够和叶凌月套近乎,他就必须和夜北溟打好关系。

“启禀殿主,其他魔兵寨的人已经得知了独孤术出现在魔兵寨附近,已经群起而攻。”

血迟正想着,就听了一名巫者前来禀告。

血迟一听,登时来了兴致。

“走,本殿倒是要去看看,那什么万古位面的蠢货被围攻的情景。”

血迟走到了魔兵寨的瞭望台前,就见了魔兵寨前方,一片黑压压。

周围的不少魔兵寨里,大量的魔兵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场面一度混乱,可是即便是场面再混乱,血迟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金光熠熠的人。

那人正是独孤术。

“靠,本殿还从未见过这么蠢的人,出来行军还穿好了一身元帅的装束,这不是摆明了让人当靶子打嘛。立刻调配出百名巫者,前去围攻。”

血迟趁火打劫。

独孤术挑衅天魔廷的魔兵寨不成,反被大量魔兵围剿,这会儿也是叫苦不迭。

“撤!立刻撤退!”

到了最后,魔兵的数量越来越多,独孤术根本无力招架,他也现,周围的魔兵的目标都是他一人。

他一人难敌,只能弃了帅铠,一路撤退,退回了天罚戈壁。

另一边,帝魔家族所在的魔兵寨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神族先锋营的元帅单挑天魔廷的魔兵寨?来人,随我去看看。”

奚九夜听闻了这个消息后,蓦然起身。

帝魔家族的魔兵寨距离天魔廷的魔兵寨并不远,早前奚九夜打算劫持夜凌日,半路被人截胡,他只知道对方是天魔廷的殿主,却不知其真实身份。

奚九夜到了魔兵寨附近,就见了神界的盟军军队迅后撤。

再看天魔廷的魔兵寨那一边,一名红衣男子赫然站在了瞭望台前。

与此同时,瞭望台上的血迟也现了奚九夜。

“这位可是天魔廷的殿主?”

奚九夜冲着血迟拱了拱手。

“帝魔家族的人?”

血迟居高临下,睨了眼奚九夜。

“在下帝魔家族的家臣奚九夜,敢问殿主一件事,数日之前,殿主可是从天罚戈壁擒获了前先锋营的营长?”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奚九夜索性就开门见山。

血迟并未负责那一次的偷袭,人质什么的,血迟也并不是很清楚。

兴许是夜北溟绑走了对方的营长,不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在手,夜北溟也不会知会一声,那小子还真是不够意思。

“有又如何?”

血迟不置可否。

“若是对方真的在殿主手中,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殿主能够将其交给我。”

奚九夜满脸的恳切。

“交给你?你好大的脸,天魔廷的人质,你说要走就要走?”

血迟不满道。

没理由的,他看奚九夜就是不顺眼。

“殿主大人还请息怒,在下自然不会白要了天魔廷的人。实不相瞒,那名营长名叫夜凌日,乃是在下的小舅子,在下愿意用一个消息,交换他的……”

奚九夜话还未说完,血迟却一下子变了脸。

他冷哼了一声。

“什么小舅子不小舅子,立刻滚远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