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帮人马都现了对方的存在。

独孤术的眼前,出现了几男一女,以及一千余陌生的神兵们。

虽是人数众多,可是独孤术还是一眼就将注意力落在了为的两男一女身上。

除了最中间的那一男子,是独孤术认识的薄情,其余一男一女,独孤术都是第一次见面。

其中那男子,身如玉树,面容俊美无双,竟是比薄情还要出众几分。

至于那名女子……看到那女子时,独孤术的眉心突突跳了两下。

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女子相貌极美,一双星眸清澈透亮,脸若玉盘,身姿婀娜,乃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

此女必定就是叶凌月。

独孤术在来到神界之前,未曾听说过蚩印,却听说过叶凌月。

这位神界近几百年来,最传奇的女帅,但她最出名的并非是因为身为女帅,而是传闻其早前曾经化解了诸神山之难,力挫十万异魔大军。

独孤术本以为,对方会是怎样的一个奇女子,亦或者是虎背熊腰,骁勇好战,脑补了好一个女帅的形象。

哪知道,对方居然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子,除了眉目之间,多了几分聪慧之外,居然周身连一丝神力波动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真的可以击退十万异魔?”

独孤术心底冷笑,再看看叶凌月身旁,一左一右,犹如护花使者般的两个男人,心中顿时了然。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一个女帅,显然也没多少真本事。

“这位必定就是独孤元帅,在下叶凌月。”

叶凌月觉察到了独孤术眼底,从慎重到轻蔑的眼神变化,她假意装作没看到。

看样子,独孤术的确没有现她身上藏有封天令,此子修为不俗,达到了七八步虚空境,比叶凌月的神力足足高了三四个武境,必须小心对待。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叶帅。薄督军,怎么只有你一人,不见夜营长?”

独孤术将几人都问了一遍,唯独不去理会帝莘,摆明了有轻慢蚩印的意思。

“此事说来话长,我等还是先返回天战驻地再说。”

叶凌月见独孤术轻慢帝莘,有些不满。

帝莘却是冷冷一笑,一脚将身旁的霍队长踢到了独孤术面前。

霍队长一脸的鼻青脸肿,铠甲也全都破碎开,一脸的惨状。

见了独孤术,霍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跪倒在地。

“独孤元帅,还请独孤元帅替小的做主,蚩印无辜殴打小的,还辱骂独孤元帅。”

独孤术一见,顿时火冒三丈。

“你就是蚩印?你好大的胆子,听闻你如今还是代罪之身,竟敢殴打我的手下,你可知罪?”

“我何罪之有,我可是好心替独孤元帅清理门户。这小子勾结异魔,偷取了军机图。”

帝莘说罢,一把扯开了霍刚那一件破烂烂的铠甲。

神铠散开,里面掉出了一张图来。

众人定睛一看,那图正是天战驻地的地形图,乃是军机图的一部分,也正是早前薄情和夜凌日要追踪的军机图之一。

“独孤元帅,冤枉,小的冤枉。”

那霍刚吓得不轻,他的身上怎么会有军机图?

他还想辩解,可旁人哪里给他辩解的机会。

“好小子,原来是你勾结了异魔。”

薄情一看到那图,大声嚷嚷了起来,上前就是给了霍队长两个耳光。

这两个耳光,又狠又快,看似打在了霍刚的脸上,却跟扇在了独孤术脸上没啥差别。

霍刚被打得牙齿尽断,舌头麻,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话来。

“独孤元帅,你看,这是你们盟军的人,盟军私藏军机图,该不会是……”

叶凌月为难道。

独孤术眉头蹙紧,看看霍刚,再看看叶凌月等人。

好一个叶凌月。

才刚抵达天战营地,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盟军和天战营合作才没多久,若是这时候,爆出霍刚偷盗军机图的丑闻,无论此事是真是假,可军机图的确出自霍刚身上。

天战营的那两位老帅,必定会怀疑盟军的用意。

霍刚保不得。

“叶帅想要如何处置?我既和天战营组成了联盟,自是要按照天战营的规矩行事,无论霍刚是不是我的部下,叶帅都可以按照军规处置。”

“独孤元帅果然深明大义。那就按照神界的规则,以军规处置。来人,将霍刚绑起来,手脚捆绑,在天罚戈壁中暴晒三日三夜。”

叶凌月一挥手,手下当即有人捆了霍刚。

那霍刚一听要在天罚戈壁暴晒三日,吓得魂飞魄散。

这种鬼地方,手脚灵活都未必能获得过三日三夜,更不用说是手脚被束。

他死命向独孤术求救,独孤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霍刚被罚。

一行人处置了霍刚后,一起返回了天战驻地。

“什么,奚九夜和夜北溟齐齐叛神,这这可如何是好。”

得知夜凌日和薄情几乎全军覆没,夜凌日生死不明,先锋营一夜之间倾覆,坐镇天战营的两大老帅差点没吓破了胆。

诸神山动乱,夜北溟出走,奚九夜越狱,神界本就人心惶惶。

如今又传出两人叛神,这个消息一查开,整个天战营必定军心涣散,溃不成军。

“不过是两个叛神罢了,两位元帅无需惊慌,依我之见,当务之急,是立刻重新组建先锋营。”

独孤术对于夜北溟和奚九夜了解的并不多,他承认,两人兴许在战术军事上颇有一套,但是他们万古组在兵法战术上,也是万年传承,绝不会逊色于两人。

若是能掌控先锋营,再打败奚九夜和夜北溟,何愁不在天战营树立起绝对的威信。

“我也以为,重建先锋营迫在眉睫。毕竟先锋营好比天战营的尖刀,能够一举刺入异魔们的咽喉,重振军心。”

叶凌月附和着独孤术的话。

独孤术听罢,心底对叶凌月愈看不起,女人就是女人,只知道唯唯诺诺,比起办事果断,雷厉风行的夜凌日来,这所谓的神界女帅还真不知是差了一丁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