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也是相同的感觉。

“你早前可有得到消息?听说,诸神山变天了。”

夜凌日一听,抬了抬眉。

他的消息相对闭塞,早前也不知怎么回事,第一元帅和他断了联系。

“什么消息?”

“两大新帝一死一囚,风谷神帝被杀了,听说是被奚九夜给刺杀了的。几日之前,他刚刚越狱逃脱。这时间上,有些微妙。”

薄情淡淡地说道。

在诸神山方面,薄情还是布有自己的眼线的,但是他能得到的消息很有限。

关于神帝陨落乃至奚九夜越狱的消息,在诸神山如今都是禁忌。

若非是火炎神帝忙得焦头烂额,无瑕完全封锁消息,薄情的这些消息也传不出来。

“奚九夜戮君?那小子是疯了不成?”

夜凌日颇为震惊,奚九夜可不像是那么冲动的人。

“具体的缘由不清楚,不过似乎是和凌月有关。不过也有个好消息,用不了多久,凌月就会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帝莘那小子。”

薄情冷哼了一声。

那该死的帝莘,害得凌月早前提心吊胆,他回来,自己也就彻底没戏了。

不过也好,至少凌月不用再日日夜夜担心他了。

薄情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可他知道,只要叶凌月好好的,他也就可以安心了。

“没那么容易,如果你的消息足够准确,阿姐和帝莘就算是来了,短期内也没法子到先锋营。”

夜凌日皱眉。

他在军旅中待得时间,比薄情久得多,知道的,也自然比薄情多得多。

哪怕是在天战战场,也是有了势力划分的。

除了一部分兵王营的势力外,其他几大营地的将军,都从属于不同的神帝。

夜凌日和薄情早前能那么快加入先锋营,掌控先锋营,一来是因为先锋营早前被帝莘团灭了,需要重新建立。

先锋营又是最危险的营地,其他势力自然是没兴趣插手。

况且那时候就算是有什么矛盾,几大神帝也会在背后斡旋,防止矛盾激化。

可如今四大神帝只剩了一个火炎神帝,其他神帝的旧部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实则上,却是各自为政。

甚至已经开始拥护可能的新的神帝人选,叶凌月和帝莘一来,必定是要先去天战驻地。

叶凌月虽在十三大军团已经站稳了脚跟,可她终归是空降军,又是第一次到天战营,必定会受到刁难。

更不用说,与她同行的还有帝莘。

叶凌月如果能在天战营立足,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群老家伙,若是敢为难凌月,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薄情桃花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这些事,待我们夺回军机图再说。倒是早前我说的异魔主将可能改旗易帜的事,你可有设么想法?”

夜凌日看来眼薄情。

薄情也是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前方。

五六十里之外,就是异魔所在魔兵寨。

“想来,我们的看法是一样的。奚九夜背叛了神族。”

薄情和夜凌日和奚九夜没有真正交过手,但是奚九夜的战神之名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两人在早几个月,和异魔交手时,只觉得异魔的军队,虽是异魔魔兵凶猛异常,但是有勇无谋,在兵法和行军上,比起神族弱了许多。

两人联手,足以抵挡住异魔大部分的攻击。

可就在这几日,异魔的行军风格突然一变。

他们不再靠着兵力一味强攻,而是会根据地势和夜凌日、薄情的行军风格,灵活变幻。

像是今日天罚戈壁上,对方就数次借着地势之变,揣摩夜凌日和薄情的心思,一路有进有退,让两人的进攻得到了很大的牵制。

“对上奚九夜,你有几分把握?”

薄情问道。

“没把握,他在军事上的天赋比我强。夜家能与其抗衡的,只有我父亲和阿姐。可惜我父神如今人不在,我阿姐的话,只怕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和奚九夜正面对峙。事实上,我也不想阿姐和那渣男再有任何交集。”

夜凌日没有半分不好意思,耸了耸肩。

这句话,是昔日夜北溟说的。

其实在夜家,尽得爹娘真传的,是阿姐。

无论是医术方面,还是军事方面,叶凌月就有极好的天赋。

父神也说过,夜凌日真正的天赋在练武方面。

只可惜,夜凌日早年就加入了军营,反倒是荒废了在武道方面的修炼。

至于夜凌光,那小子自小就是个不学无术的。

这么算起来,两人反倒都比不上两世为人的叶凌月。

好在姐弟几人的感情很好,倒也不会因为在这等小事计较,反倒是夜凌日和夜凌光都会以有这样的姐姐为荣。

“这么说来,我们到底是追还是不追?”

薄情想来想去,自己除了运气逆天之外,军事方面还真不咋的。

“自然是要追的,且得兵分两路。老规矩,你先选一个方向。”

夜凌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南边。”

薄情说罢,就点了一半的兵力。

“那我也选南边。”

夜凌日也是毫不客气。

“……”

薄情翻了个白眼。

他乃是天生的聚宝童子,平日做选择,旁人需分析半天,可薄情不用。

他只需要靠直觉,直接选择,就能获得最好的结果。

夜凌日与他结交时,最初还不相信,后来次数多了,就现,薄情这方面的天赋很是独特。

每次外出行军,薄情军队的损失永远是最少的,他自己更是从未受过伤。

反观夜凌日,损失至少是薄情的一倍以上。

人比人气死人,说得就是薄情这号人了。

所以时间一久,夜凌日也学机灵了。

每次出任务,都让薄情先选,然后抢占薄情的任务。

这么一来,他的损失都会降低到最低。

至于薄情,他反正运气好,十之八九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看在你是凌月弟弟的份上,我忍了。”

薄情也懒得和夜凌日多说,带着一批人马,就往了南边行去。

夜凌日也策马,朝了北方行去。

午后一两个时辰后,叶凌月和帝莘赶到了天战营的驻地,两人刚欲进入驻地,就见了天罚戈壁方向,有一匹骏马正冲着叶凌月飞驰而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