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也没想到,奚九夜竟会突然来到。

她一看到奚九夜身旁的奚喃思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是你,本宫早知道就……”

兰楚楚咬牙切齿着,她就知道这死丫头,会出卖自己。

不过即便是如此,又如何,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就算是奚九夜他们这会儿现了什么,一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让开!”

帝莘震怒,快如迅雷,一瞬就要破门而入。

“你敢!你可知里面的是何人?”

兰楚楚怒瞪着眼,身后多名神兵蹿了出来。

“我家洗妇儿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杀了你!”

帝莘满目血红,一双拳握得咯咯作响。

“洗妇儿?怕是已经太晚了,本宫真不知道,这会儿叶凌月已经和神帝陛下成了好事。”

兰楚楚的话,让奚九夜的面色刹那铁青。

“里面是曾四轩?兰楚楚,谁给你的胆子。”

奚九夜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捏住了,七上八下。

他一心只防范着帝莘,哪里知道,兰楚楚竟会在曾四轩身上下手。

兰楚楚见了奚九夜,还想辩解。

“九夜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我什么都没做,是叶凌月自己勾引新帝。”

“够了!兰楚楚,我受够你了。”

他一怒之下,掐住了兰楚楚的脖颈,五指收拢,兰楚楚的脖颈,出了一阵可怕的声响。

兰楚楚吓得花容失色。

她感觉到进入自己咽喉的气体一点点减少。

她直视着奚九夜的眼,从奚九夜的眼里,她第一次看到了杀机。

兰楚楚心惊胆战,她意识到,奚九夜是真的怒了。

“九夜哥哥……咳咳,求你……你难道忘记了,当年在古村落时,是我……是我救了你啊。”

兰楚楚边辩解着,边挣扎着,一个不慎,她和奚九夜撞在了一起。

奚九夜身上,有什么东西滚了出来,跌落在地。

只听得清脆悦耳的断裂声。

奚九夜的手兀自一松,他低头一看,却见了他和叶凌月的那块神碟落在了地上。

神碟上,两人的名字渐渐模糊。

“不,怎么会这样?”

奚九夜惊恐着,捡起了那块神碟。

神碟上,名字已经彻底消失了。

兰楚楚见了,心头大喜。

她知道,小怪物一定是成功了。

叶凌月的清白,必定是被小怪物夺去了。

门忽然开了。

小怪物从了侧殿里走了出来。

他身上衣衫有些不正,丝凌乱,只不过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他的衣襟上,有零星红色的血迹。

小怪物看到了殿外的几人,微微一怔。

帝莘看到了小怪物的一瞬,尤其是看到了他衣服上那可疑的红色血迹时,恨不得与小怪物拼个你死我活。

可想到了叶凌月,他心头一疼,一掠闯入了侧殿。

“洗妇儿!”

帝莘冲进了侧殿,看到了叶凌月一人坐在了床榻上,她身上裹着厚厚的被褥,只是露出了一个脑袋来,看上去神情有些呆滞。

帝莘心头一酸。

他放慢了脚步,缓缓走到了叶凌月的身前,坐在了床榻边。

“洗妇儿……”

帝莘的声音,唤回了叶凌月的思绪。

她看到了帝莘,眼底有泪光闪过。

“帝莘,我……”

不等叶凌月开口,帝莘一把将其连人带着被褥搂在了怀里。

“洗妇儿,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无论你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在意。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我们离开诸神山,再也不管什么身世。你不要怕,谁都不能阻挠我们在一起。曾四轩那小子,我一定会杀了他,替你报仇。”

叶凌月感受着帝莘的臂弯,一阵阵暖意袭来。

她鼻子微微有些酸。

“嗯……等等,你为什么要杀了小怪物?”

叶凌月忽是意识到了不对劲来。

“他欺负你……就凭这一点,他就该死。”

帝莘咬牙切齿道。

若非是顾念着叶凌月,他方才就出手杀了小怪物了。

他对叶凌月一直视如珍宝,不敢欺负她。

“小怪物欺负我?他没欺负我啊。”

叶凌月诧异着。

“他没欺负你?那你们方才孤男寡女在侧殿里?”

帝莘神情古怪,目光落到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叶凌月的身上,这才留意到,叶凌月身上的衣服好好的。

留意到帝莘奇怪的眼神,叶凌月也往自己身上一看。

她面上一红,抬手就给了帝莘一拳。

“你混蛋,你居然怀疑我和小怪物?他是兰楚楚和奚九夜的儿子,算辈分,都是我的儿子辈了,再说了,他才多大,他怎么可能会……”

叶凌月气得不轻。

虽说小怪物看着是成年人,可那也是他体质变异的缘故,真正的小怪物,在叶凌月心目中说白了还是个孩童。

“我以为是你们……哎,你没事就好。”

帝莘说到了这里,转忧为喜。

他虽是早就做好了叶凌月可能被小怪物侮辱的心理准备,可是不得不说,得知叶凌月没有被欺负,他还是很高兴的。

“太好了,洗妇儿,你没事就好。”

帝莘横抱起了叶凌月,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

“帝莘,你快放我下来,我有些担心小怪物。”

叶凌月被帝莘转了一圈又一圈,弄得头晕目眩,她嗔怒着。

今晚,生了不少事,她虽是侥幸化解了,可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担心他?那小子伙同兰楚楚加害你,我差点没急死,你还担心他?”

帝莘吃醋道。

在帝莘的心目中,小怪物始终和兰楚楚、奚九夜、奚喃思等人是一伙的。

“今晚的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全都是兰楚楚一人的主意。好帝莘,你快让我出去,小怪物受了伤,而且受伤很重。”

叶凌月见帝莘吃味,好气又好笑。

她家的帝莘啊,平日看着颇为大方,可有时候,却是个爱吃醋的小男人。

“受伤?我看那小子好好的。”

帝莘没好气道。

就是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叶凌月和帝莘俱是一惊,两人互看了一眼,不敢怠慢,一掠而出出了侧殿。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