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还在继续。

到了午夜前后,帝莘已经是坐不住了。

叶凌月去见奚喃思已经两三个时辰了,可她依旧没有回来。

帝莘来到了诸神广场,广场里,一片空旷,不见人烟。

帝莘拦下了一名在附近巡逻的神兵。

“叶帅,属下想起来了去,早前好像的确看到了叶帅,她和小公主一起朝那个方向去了。”

神兵想了想,回忆了起来。

帝莘一看方向,脸色沉了沉。

神兵所指的方向,正是奚九夜寝宫的位置。

这个时辰,洗妇儿怎么会和奚喃思朝着奚九夜的寝宫方向去?

“其中必定有诡,洗妇儿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帝莘心底焦急,飞掠而起,赶了过去。

却说帝莘担心着叶凌月,奚喃思也一直在南殿外,苦苦等着奚九夜出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足足两个半时辰之后,已经是午夜后,奚喃思依旧是不肯离开。

“公主殿下,神帝陛下今夜怕是不会出来了。更深露重,还请公主殿下回去休息。”

奚九夜如今的神宫,也就是冰原女帝原本行宫。

冰原女帝修炼的神力特殊,她的行宫乃是用了千年寒冰雕琢而成,宫殿之外,寒冷程度比起北境还要犹胜几分。

奚喃思年纪小,又没怎么修炼过神力,早已冻得牙齿抖,浑身僵硬。

几名神兵见奚喃思一直不肯走,脸色都冻得青了,唯恐她出了什么事,反复劝说道。

可奚喃思却是铁了心,怎么也不肯离开。

几名神兵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是如何事好。

正僵持着,就听到了南殿内,奚九夜走了出来。

一看到奚九夜,奚喃思眼睛一亮,冲了上去,抱住了奚九夜。

“喃思,这个时辰,你怎么还不睡觉?”

奚九夜这几日,正为了叶凌月的事郁闷不已。

他本以为,有了聂凌星在手,叶凌月早晚会找上门来,可哪知道叶凌月一直没有行动。

他几次三番命人去寻叶凌月,都被帝莘暗中阻挠了,他就是想要和叶凌月见上一面,都很困难。

他正恼火着此事,哪知道奚喃思会飞扑上来。

奚喃思正欲和奚九夜说叶凌月和小怪物哥哥的事,可一抬手,却现自己的手指无法动弹,根本没法子写字。

奚喃思急了,手脚不能动弹,只有眼泪不断往下流。

“喃思,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你母妃生了什么事?”

奚九夜虽不疼爱这个女儿,可终归是自己的骨肉,见她如此反常,也有些古怪。

奚九夜正欲去兰楚楚的宫中看一看,哪知就听到了外面一阵喧闹。

“生了什么事?三更已过,何人在外面如此喧哗?”

奚九夜一听,眉头拧紧。

“启禀神帝陛下,是御史蚩印。”

几名鼻青脸肿的神兵跑了进来。

“是他?好一个帝莘,他以为有火炎神帝护着,就可以在诸神山无法无天了不成,朕不去找他,他倒是找上门来了。放他进来。”

奚九夜冷哼了一声,示意手下将奚喃思带到一旁去。

帝莘是来找叶凌月的,但是他并不知奚喃思到底将叶凌月带到了何处。

他一怒之下,索性就闯了进来。

“奚九夜,把我家洗妇儿交出来!”

帝莘俊脸之上,满是怒意,一身的气势很是惊人,吓得一干神兵节节败退。

“媳妇?帝莘,你别忘记了,神碟之上,朕和凌月才是伴侣。

奚九夜一听,顿时怒火中烧。

他的女人,什么时候成了别人家的洗妇儿。

“狗屁神碟,你以为凭一块破石头,就能决定一切?你前世逼死了洗妇儿,这一世害得她与家人聚散离多,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与我竞争。”

帝莘一脸的焦急,这时,他留意到了奚九夜身旁的奚喃思。

“小丫头,我家洗妇儿人呢?”

奚喃思一见帝莘,吓得浑身一颤,迟疑着,就往奚九夜身后躲。

“帝莘,你哪门子神经。”

奚九夜冷哼了一声。

“奚九夜,你少在那装模作样,一定是你让你的女儿,骗了我家洗妇儿,她人呢?”

帝莘怒目而视,奚喃思一动也不敢动。

“你在说什么?朕根本没有……”

奚九夜看了眼奚喃思,见其脸上满是惊慌之色,奚九夜的眉头一下子拧紧了。

“喃思,你今晚约了叶凌月?”

奚喃思低下了头,眼泪一滴滴往下流,她先是点了点头,又急忙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难道是你母妃让你做的?你倒是说啊!”

奚九夜的心底,腾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一下子抓着了奚喃思小小的肩膀,体内有一小股神力灌入了奚喃思的体内,

奚喃思的手脚,顿时恢复了自如。

奚喃思蓦然抬起了头,拉住了奚九夜的胳膊,一个劲往侧殿方向拽。

“她让你跟着她走。”

帝莘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今夜的事,只怕和奚九夜没什么关系。

奚九夜看看帝莘,再看看奚喃思,沉声说道。

“走!”

一行人,立刻朝着侧殿的方向赶去。

此时已经是三更过后,侧殿外,还有一部分神兵把守。

兰楚楚披着厚厚的白狐裘,站在了殿外。

距离三生老妪离开已经一个时辰了。

小怪物与叶凌月在里头已经一个多时辰了。

侧殿里,等候早已熄灭。

兰楚楚盘算着,叶凌月这会儿应该已经和小怪物生米煮成熟饭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叶凌月是自己的儿媳妇,可好歹,叶凌月今夜之后,和九夜哥哥再也不可能了。

兰楚楚正暗喜着,忽听到暗夜里,一阵脚步声。

“来人,去看看外头是什么人。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兰楚楚还以为是巡逻的神兵,下令手下把人拦下。

“兰楚楚,你好大的胆子。”

夜色之中,奚九夜披着一身煞气骤然出现。

看到了奚九夜,兰楚楚的脸色刹那惨白一片。

“九夜哥哥……你怎么会……”

帝莘看到了兰楚楚,再看了看紧闭的侧殿大门,心倏的往下一沉。

~最近年会活动,白天基本不在,更新会不稳定一阵子,不过八千更新会稳住,大家手头还有月票的投一投哦,距离上一名只差几十票啦,晚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