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看了眼叶凌月,眼底满是幸灾乐祸。

“那这里就交给您了。”

说罢,兰楚楚就拽着奚喃思出了侧殿。

奚喃思被带出了侧殿,侧殿的门,就在她的眼前关上了。

她最后一眼看去,就见了叶凌月站在了那里。

“你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对你不义,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叶凌月的话,不断地在奚喃思的脑中嗡嗡作响。

奚喃思一出侧殿,兰楚楚就命人将奚星落交给了奚喃思。

“回你的寝宫去,记得,今晚的事,绝不可以泄露出去。否则你和那小杂种的性命不保。”

兰楚楚嫌恶地瞪了眼奚喃思,就命手下的两名侍女,送着奚星落和奚喃思回去。

“姐姐?你怎么了?”

小星落年纪小,胆子也小,他一直很惧怕兰楚楚。

一路上,他都拉着奚喃思的手,两人在夜色中,朝着自己的寝宫行去。

走到了半路,奚喃思忽然停了下来。

“公主殿下,神妃娘娘有令,命你立刻回寝宫,不得耽误。”

护送奚喃思和奚星落的两名侍女,乃是兰楚楚的近身侍女,修炼过神力,对兰楚楚很是忠心。

奚喃思忽然蹲下来身子,抱住了肚子,脸色一片白。

两名侍女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

“公主殿下,你这是……”

侍女们话音才落,原本猫着腰的奚喃思的身子就如弹弓一样,骤然张开。

奚喃思的两手中,有一团毒雾猛地洒了出来,洒在了两名侍女的眼中。

那毒雾一沾上两名侍女,两名侍女就出了一阵惨叫声。

她们皮肤和血肉,迅溃烂开,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化为了一滩脓水。

“姐姐!”

小星落吓得浑身抖,奚喃思一把抱住了小星落,捂住了他的嘴,唯恐他喊出来。

这种毒,是她最近刚炼制出来的,最烈性的毒,一旦沾上了要害位置,就会立刻化为了脓水。

小星落吓得昏死了过去。

奚喃思将其放在了一旁,再了看侧殿的方向。

她的眼里,忽然弥漫上了几分泪雾。

“你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你不义……”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自己根本没把她当过师父,她为何又要将其当成师父……真蠢,难怪她会上当。

她难道不知道,侧殿里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奚喃思忽然间,泪流满面。

她这才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将叶凌月当成了自己的师父。

过去的一年多来,是叶凌月不断用书信,传授她各种毒。

就连方才,她用来对付那两名实力数倍于自己的侍女用的毒,都是叶凌月传授的。

奚喃思想要返回侧殿,可是想到了兰楚楚的手段,奚喃思又不敢了。

她知道,自己若是返回侧殿,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兰楚楚绝对不会放过她。

可她不能坐看叶凌月被……她该怎么办?

奚喃思想了想,撒腿就往了南殿的方向跑去。

奚喃思早前虽然骗了叶凌月,可是她并没有完全撒谎,奚九夜今夜,的确不在寝宫。

这个时辰,他应该在南殿处理政务。

奚喃思跑到了南殿,可刚到了殿门口,就被殿门口的侍卫拦住了。

“公主殿下,此处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几名神铠神兵,面色威严拦住了奚喃思。

奚喃思急了,忙在地上写到。

“我要见父神,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

几名神兵断然拒绝道

“公主殿下,陛下有要事在身,公主不可入内。”

奚喃思又试着纠缠了几次,可那些神兵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口。

无奈之下,奚喃思只能等候在南殿外。

她心里默念着,父神,您一定要出来,若是去迟了,那叶凌月只怕就……

此时此刻,对于奚喃思而言,每时每刻都是异常煎熬的。

而对于处在了侧殿之内的叶凌月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叶凌月明知奚喃思身上有问题,依旧是随同奚喃思到了侧殿。

只因她早前以为,奚喃思是得了奚九夜的指示,她虽不愿意见奚九夜,但也知道,只有和奚九夜正面对峙,才能打听到小凌星的下落。

哪知道,她要面对的不过是一名暮年老妇。

兰楚楚和奚喃思退出去之后,侧殿之内,就只留了三生老妪和叶凌月。

两人一高一矮,叶凌月不知三生老妪的底细,只是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怪妇人。

“在下叶凌月,不知这位老前辈怎么称呼?”

见老妇人一句话都不开口,只是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叶凌月决定反客为主,先制人。

“老生三生老妪,叶帅有礼了。老生早前一直听闻叶帅的大名,今日一见,却现,叶帅是个极其有趣的人。有趣,真有趣。”

三生老妪自报家门之时,眼底,满是兴趣之色。

三生老妪?

神界有这么号人物?

叶凌月寻思着,实在是想不起有这么一号人来。

对方是兰楚楚请来的,必定是敌非友。

“不知老前辈所说的有趣,是什么意思?”

叶凌月反问道。

“老生阅人无数,但是从未见过一人,像是叶帅这样,命中注定早夭,却被人逆天改命,却连命定之人都看不清的人。”

三生老妪干干地笑了两声。

三生老妪活了这么久,因掌管人之姻缘,她一眼就能看破男女姻缘。

早前兰楚楚请三生老妪出手时,就想要三生老妪看清楚叶凌月的命定之人。

三生老妪一眼看过去,却是无法看清楚叶凌月的命定之人。

“你难道是掌管神界神碟的夙愿林之主,三生老人?”

叶凌月脑中,有异光一闪而过。

猛然想起在前世她还是夜凌月时,似乎是听奚九夜提过一次,夙愿林里有位老者,神界所有神碟,都是此人炼制的。

只是叶凌月没想到,三生老人就是眼前这名老妪。

“正是老生。叶帅和神帝陛下的那块神碟,也是老生亲手炼制的。”

三生老妪笑道。

“所以兰楚楚今日是想让你帮我毁去那块神碟?”

叶凌月扫了三生老妪两眼,眼底警惕之光一闪而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