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男子的身形再度出现,整个过程,只是眨眼之间,旁人根本看不清,他究竟是如何杀人的。

暗处的那些巫者见了,都是暗暗心惊。

少族长的“影武”实力又更近一步了,一步可杀人,十步可破军,难怪少族长会被成为天魔廷下第一天才。

在夜赤马的头颅跌入血池中时,原本波澜不惊的血池,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就如有人在血池底下添了一把火似的。

堕落天兽,在了整个异域都是很珍贵的。

所以早前尉迟家、墨家等人才会煞费苦心前去围剿。

整个血池在了一头堕落天兽的血的作用下,血液急剧生着变化。

神秘男子浸泡在了血水中,血池中,一缕缕魔力涌入他的体内,冲击洗涤着他的肉身和骨骼。

只听得“轰”一声,一团团血雾自池中腾起。

血雾氤氲,男子体内,一下子涌现出了七条红色的血脉。

帝魔血脉!

在血池之中的男子,拥有七条血脉。

而就在那一头堕落天兽的血,混入血池之后,吸收越来越多的血气,男子的体内,那七条血脉之外,又有一条新的血脉正在生成。

那血脉穿胸而过,显露在男子的身上,不断变换,最终终于形成了一条新的血脉。

第八条血脉。

这也是继帝魔家主之后,拥有血脉最多的第一人。

而男子,今年不过二十七岁。

“恭喜少族长,激了第八条帝魔血脉。”

在男子身上出现第八条帝魔血脉时,那一口血池之中,魔兽之血已经一消而空。

整个血池化为了一池清水。

男子起了身,立刻有一名侍女走上前去,替其披上了袍子。

“不过是八条血脉而已,距离获得第九条帝魔血脉,不知还要多久。”

男子对于用堕落天兽激血脉一事,并不满意。

他从二十一岁就已经激了第七条帝魔血脉,但是此后的六年里,血脉一直未曾松动。

若非是这一次因为天战战场需要,他也不至于需要用药血激。

药血激,的确可以更快地形成血脉,但是同样的,也会导致他的血脉比直接激要薄弱一些,而且会直接延缓第九条帝魔血脉的形成。

可如今,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只要能够提早获得封天令,帝魔家族的命运将会彻底在其手中改写。

“少族长已经是天赋异禀,放眼整个帝魔家族的史册上,少族长是第一个出生就拥有四条帝魔血脉的人,又是第一年轻突破了五、六、七、八脉的人。”

巫者们齐声恭贺。

第一个吗……男子的眼底,有暗光闪动。

这些恭维的话,他听过太多,虽说事实的确如此。

但这第一,当真是实至名归?

若是当年,那个孩子没有死……

男子摆了摆手。

“金焕的下落,可是找到了?”

自从帝青玄带着金焕离开了魔兵寨后,就杳无音讯。

处于某个原因,男子对帝青玄一直不是很信任。

金焕,是他安插在帝青玄身旁的眼线,一旦帝青玄有异动,金焕就会回报。

就在数日之前,金焕还秘密传了消息回来,说是帝青玄很可能找到了第二口天魔井的下落。

只是那之后,金焕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男子相信,对方必定是出了什么事。

“启禀少族长,我们已经用尽了各种法子,但是一直没有金焕的消息,我们怀疑,他已经陨落了。”

男子身后,暗处有一名巫者出现了。

那是一名老迈巫者,在男子手下,拥有一批力量强大,阅历惊人的巫者队伍。

和神界有些不同,方士在神界只能当做辅助存在。

可在异域,像是男子这样的大家族的少族长,他们坐下都有一批数量惊人的巫。

这些巫,精通各种,不仅仅是医术、毒术、符咒、魔兵甚至还有一些精通风水,傀儡之术,而眼前这名老巫者精通的乃是占卜。

他今日替金焕占了一卦,卦象不慎乐观。

“死了,看样子帝青玄也不能幸免,你可有法子,找出杀他的人是谁?”

男子声音提高了几分。

帝魔家族用了那么大的气力,才得到了第二口天魔井的下落,金焕等人居然死了?

帝青玄姑且不论,对于金焕,男子还是很信任的。

尤其是金焕还懂得了魂火之法,魂火一般是不可能熄灭的。

若是杀了金焕的人是异域的人倒是还好说,若是其他人,那就必须警惕了。

“启禀少族长,有些困难,属下只能试着召唤通灵金焕的魂魄。距离他死不足七日,英爱还有一线机会,找回他的部分魂魄。”

那名老巫者说道。

并非是每一个亡魂,都能使用通灵禁术的。只有巫者,尤其是金焕那样拥有极强的意念的巫,才有可能召唤出亡灵,且死后不能过七天,亡灵还未抵达幽冥。

几名巫者同时出现,他们围在了一起,绘制成了一个古怪的五星芒阵。

看上去,那星芒阵和早前叶凌月在幽冥鬼王那看到的有些类似。

只是看上去更加的诡异。

巫者的吟唱声中,五星芒闪闪光。

一道暗芒涌现,在了暗芒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灰蒙蒙的,仔细一看,正是早前在地下密室,被帝莘击杀的金焕。

只是金焕的魂魄,看上去暗淡无光,就如风中残烛火,下一刻就会消失那样。

“看样子,金焕死前,魂魄遭受过重击,他很快就会溃散。少族长,你有话就快问,只怕他的魂魄,支持不了多久。”

那名老巫者说道。

男子看了眼金焕。

“金焕,你是被何人所杀?”

金焕半晌,才意识到有人在问话。

“不知……”

金焕摇了摇头。

他是被帝莘所杀,可帝莘的真正身份,金焕并不知道。

男子挑挑眉。

“那帝青玄人何在?”

金焕又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帝青玄是死是活。

“岂有此理,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那封天令可有消息?”

眼看金焕的魂魄越来越模糊,男子追问了最后一句。

“太阴天女,叶……”

金焕的魂魄只来及说完这几个字,就溃散开了。

~累瘫的大芙先更四千,另外两章白天见,白天赶到上海参加网站活动,为期七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