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等人,带着一百名纯阳男童到了地下水道的入口。

帝青玄早已在那望眼欲穿。

“怎么这么慢?”

“至尊大人,路上遇到了几名巡逻的,避开他们用了些时间。”

剑尊早已想好了理由。

“人都没问题吧?”

帝青玄还有些不放心。

他查看了资料,还让金焕也上前仔细检查了一遍。

“启禀大人,的确是纯阳男童,其中资质最好的是四命纯阳,余下的有三命、二命的,勉强还算是凑合。”

金焕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一眼就看穿了那些孩童的命格。

“看来奚九夜办事还算是靠谱。金焕,你实话告诉我,用这些男童召来太阳龙王的几率有多大?”

帝青玄最在乎的还是这一点。

“五成左右。”

金焕老实回答。

对于太阳龙王而言,最具有吸引力的无疑就是五命纯阳的男童,可偏偏奚九夜的这一批人中,并无五命纯阳。

可以说,一个五命纯阳男童,足以抵消百名其他纯阳男童。

“五成就五成,大不了,成功不了就再试验一次。神界这么大,总会遇到合适的。”

帝青玄如今是急于求成,想要尽快打开第二口天魔井。

一次不行,就试第二次。

“既是如此,你们几个都跟着我们一起进入地下水道。”

帝青玄说罢,扫了剑主等人一眼,示意他们一同跟上。

“大人,属下行使召唤之法时,进入的人越少越好。而且,由于阴阳相冲的缘故,属下还必须知道他们的命格,算过之后,才准许随同入内。”

金焕说罢,看了眼帝莘等人。

“也罢,你们几个,都报上生辰八字。”

帝青玄不以为然道。

帝莘等人还真没想到,金焕会突然来这么一茬。

这生辰八字,一时半会儿,众人也改不了。

只能是硬着头皮,一一报了上来。

“你,阴月生,不能入内。”

“你,阴时生,也不能入内。”

金焕从刀主和剑主面前走过,拒绝了两人入内。

借着,金焕又接连排除了多名刀剑盟的人。

直到金焕走到了帝莘的面前。

“你呢?他们都报过生辰了,你的生辰八字?”

金焕上下打量着帝莘。

帝莘一时之间,也编造不出合适的生辰八字来,只得是如实说了自己的生辰。

听帝莘一说完,金焕神情微微一变,他掐指算了算,再算了算。

“怎么?这小子生辰有问题?既然是有问题,让他留下外头就是了。”

帝青玄见金焕为了个生辰八字还墨墨迹迹的,很是不耐,再拖下去,天都要亮了。

“他的生辰八字没问题,非但没问题,还很合适。此人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出生,乃是五命纯阳。啧啧,真是太可惜了,若是他是童男之身,就好了。”

金焕眼放异彩,随即,那异彩有随之消失,摇了摇头。

他看帝莘的年龄,怎么也不可能是童男之身。

蚩印这小子是五命纯阳?

帝莘被几人盯着,有些不自在,尤其是金焕提到童男之身时,他不禁有些尴尬。

不好意思,他还真是……童男之身,而且不是这一世。

帝莘无论是在是妖祖时,还是在是凤莘巫重时,甚至是如今的帝莘,都是童男之身。

这三世童男的身份,加在身上还真是沉甸甸的,帝莘真是羞于启齿。

好在,所有人,都没有怀疑这一点。

金焕能看得懂命格,却没法子看破帝莘是不是童男身。

“所以这小子没问题,就让他进去吧。”

帝青玄也是一脸惋惜,不过既然命格没问题,进入地下水道自是可以的。

毕竟一百名男童要搬进去,总需要些人手。

金焕又查看了几人,万清流的命格也算是合适,最后,他挑选了七人一起进入地下水道。

“你们几人先留下,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

帝青玄命令剑主带着几名手下,把守着地下水道的入口。

剑主看着几人的背影离开,眼眸阴晴不定。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第二次进入地下水道就畅通多了。

一路上的机关也都已经被破坏了,不过是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就再次站在了那个密室之前。

伴随着开关的打开,密室再度往下沉。

血水再次出现,一切都犹如一个古老的仪式。

等到血水再度排干,地下的那一条太阴龙母出现了。

几日不见,那太阴龙母看上去依旧栩栩如生,十分逼真。

“把那些孩童放出来,金焕,余下的该如何做?”

帝青玄满脸期待,望着金焕。

“我会开启献祭之法,以百名男童的魂魄引圣祭仪式。大人您在所有人中实力最高,需要由你充当圣祭司的作用,主持整个仪式。若是机缘巧合,就可以引来太阳龙王。”

金焕毕恭毕敬道。

异魔的巫法和神族还是有些不同的。

他们以百名纯阳男童的魂魄,直接行圣祭之礼,引来三十三天上蛰伏已久的太阳龙王。

此法,听上去有些骇人听闻,但是太阳龙王一旦出现,威力无比。

帝莘答应过叶凌月,尽可能要保住那百名孩童的性命……帝莘看了看万清流,后者轻轻摇了摇头。

“大人,圣祭进行之中,你才能出手,否则现在出手,以帝青玄的性格,很可能会杀了这些孩童。圣祭采用的是魂魄之法,只要那些魂魄还没有被太阳龙王吞噬,那些孩子就都还有救。”

万清流用了神识,和帝莘交流着。

帝莘略一沉吟,没有再做出下一步举动来。

他必须静待时机,再最后时刻,做出致命一击。

金焕说罢,一挥衣袖,一片祭台骤然出现了。

说是祭台,实则就是一尊四方形的大方炉。

炉子上,插着十炷手臂粗细的香,只是每一炷香上,都烙着怪异的图腾。

十炷香组合在一起,恰好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巨龙。

帝青玄跪倒在地,诚心祈福,一步一叩。

金焕吟唱着,每吟唱一个字符,昏迷的孩童中,就有一缕魂魄飞了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