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下的几日,叶凌月和帝莘都在耐心等待。

终于,在了三天之后,叶凌月和帝莘得到了剑主那边的消息。

那一百名纯阳男童已经被秘密运进了兵王营。

他们将会在午夜前后,被运到高级兵王营附近。

届时,剑主等人会秘密将其运送到地下水道。

当天傍晚前后,叶凌月和帝莘等人经过了万清流的乔装打扮,一起混入了刀剑盟运送孩童的队伍之中。

时隔几日之后,叶凌月再度回到了高级兵王营。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高级兵王营的城门已经关上了。

叶凌月和几名兵王来到了高级兵王营外的一出树林。

只见几艘小船,极快地划过了水面,落到了树林外的码头上。

几道身影从船上下来了,为的人,显然是经过了乔装,他们一袭夜行服,约莫十七八个人。

虽然人多,但步履矫健整齐,行动有序,一看就是军营出身。

“是北境的军队。”

叶凌月看了片刻,和身旁的帝莘说道。

“看来奚九夜真的和帝青玄勾结了。”

帝莘冷眼看着那些人从船上背下了数个麻袋,麻袋里鼓鼓囊囊的。

剑主带着叶凌月等人走上前去。

“人都已经带来了,整整一百名,人就交给你们了。”

说罢,那些黑衣人就迅撤离了。

“先验验货。”

剑主说着,朝着帝莘等人递了个眼色。

叶凌月和帝莘上前,打开了那些麻袋。

麻袋里,都是昏睡的孩童,孩童们显然是被人下了药剂。

叶凌月解开了每一个麻袋,仔细查看过,没有看到小凌星。

她稍松了一口气,可旋即,又拧紧了眉头。

小凌星的的确确是被诸神山的人给带走了,他如今不在这些孩童中,那就意味着他还在诸神山。

只是不知道,奚九夜扣押下凌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他现了小凌星的五命纯阳之体,还是说……

“这些孩子都没什么问题,大多数都身具一种阳属性的命格。”

剑主也查看过这些孩童的资料,冲着帝莘点了点头。

“我们不能放了这些孩子吗?”

叶凌月看了眼帝莘,一百名男童,这些孩童都是无辜的。

帝莘看了眼叶凌月,摇了摇头。

“洗妇儿,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你来的原因了。我们需要这写孩童做诱饵。”

帝莘也知,要杀这些孩童,对于叶凌月而言,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

尽管出生入死了无数次沙场,可叶凌月并非是嗜血好杀戮之人。

所以帝莘一直不想让她太多参与他的事,只因他不想让她的双手染上鲜血。

“帝青玄的实力深不可测,他身上拥有多条帝魔命脉,还有帝魔精血,想要杀他,必须趁其不备之时。他想要召唤出太阳龙王,就必须心无旁骛,卸下一身的装备。届时,是击杀他的最好机会。”

帝莘虽然也苏醒了数条命脉,但是他和帝青玄到底孰高孰低,帝莘自己都说不清。

但是这一次,是杀帝青玄的最好机会。

同时帝莘还想永久将第二口天魔井封闭,这样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可这样一来,势必就要牺牲那些孩童。

“可若是,那些孩童的血依旧没法子吸引来太阳龙王呢?”

叶凌月反问道。

“洗妇儿,成大事必须不拘小节。一百名孩童,换整个神界的性命,我以为值。”

帝莘叹了一声,试图说服叶凌月。

叶凌月沉默了。

“时辰已经差不多了,若是再耽误下去,帝青玄就要起疑心了。”

剑主极不耐烦地看了眼叶凌月,女人就是多事。

只要能杀了帝青玄,死一百个小孩算什么。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

叶凌月没有再多说,帝莘歉然地望了她一眼。

“洗妇儿,我只能保证,我会尽量保全这些孩子的性命。”

帝莘揉了揉叶凌月的额,在剑主的催促声中,带着人离开了。

叶凌月望着帝莘的背影,过了片刻,只听得她身后一阵悉悉索索声。

“老大,别担心,你还有我们呢!”

一个个脑袋冒了出来,其中有小乌丫、小吱哟还有叶苏玉、金牙、枯面兵王在内的多名叶盟的成员。

这些人,全都是叶凌月在兵王营最信任的人。

在帝莘昨日述说自己的计划时,叶凌月就猜测到,帝莘可能会牺牲那些孩童作为击杀帝青玄的代价。

“我们跟上去。”

叶凌月轻叹了一声。

其实,她也早就知道,帝莘会为了神界的利益,牺牲掉那一百名孩童。

尽管,她也知道帝莘的所作所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实在无法坐视那些孩子就这样死去。

尤其是,那些孩子们还没个都和小凌星差不多年龄大小。

几人循着帝莘等人离开的脚步,也朝着地下水道的方向行去。

在叶盟的人消失了足足一刻钟之后,原本已经平静的水路方向,有几人再度出现了。

那几人,一袭黑衣。

早前和剑主说过话的那名男子,候在了一人身旁。

“神帝陛下,鱼儿已经上钩,不知神帝陛下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为的黑衣人摘去了脸上的黑巾,眸光冰冷之中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这群黑衣人的领,正是应该身在诸神山的奚九夜。

叶凌月和帝莘,包括帝青玄都没有想到,奚九夜会亲自到兵王营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帝莘那小子要怎么跑。传令下去给几位在兵王营的判官,就说蚩印勾结异魔,企图用邪术,复活太阳龙王,打开天魔井。”

帝莘你小子再是聪明又如何,这一次还不是要沦为瓮中鳖。

“遵命!”

几名黑衣人同时蹿入了夜色之中。

“陛下,这小子怎么办?”

其中一名黑衣人,放下了身上的一个口袋,小凌星昏睡在麻袋里。

“他是朕的重要筹码,没到最后关头,轻易不可动用。”

奚九夜说罢,身影一个流逝,就如一道星光,朝着高级兵王营的方向行去。

夜色,更加浓郁了,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