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知,这一路走来,叶凌月与他可谓是历经了艰难。

本以为叶凌月坦白了身份后,两人就可以长相厮守。

哪知,这时候,帝莘却现自己是异魔。

人妖为敌,他们好不容易才攻克了。

如今又是神族和异魔,帝莘心中对叶凌月的愧疚可想而知。

“帝莘,其实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现自己的身世了?”

叶凌月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帝莘。

“你也知道我是异魔的事了?”

帝莘有几分沮丧,随着越来越多的记忆的复苏,帝莘已经接受了自己和帝纣都是异魔的事。

两人应该都是帝魔家族的后人。

只是不知什么缘故,帝纣当初会带着还是婴孩的他,到了妖界,以妖的身份,一直存活了那么多年。

“我只想告诉你,哪怕你是异魔,我也无所畏惧。”

叶凌月用指腹,轻轻揉开了帝莘皱紧的眉头。

“但若是,我是异魔中的异魔呢?”

帝莘得到了叶凌月的这一句承诺,心中很是温暖。

“那我就是异魔中的异魔的娘子。”

叶凌月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帝莘被其笑容看得心神一恍,情不自禁,唇覆在了那张温暖的唇上。

多少夜晚,在冰冷血腥的战场上,他在午夜梦回时,想着能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儿。

两人就别重逢,彼此亲吻的难分难解,直到了天已经大亮,叶凌月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了帝莘。

“地下水道的事怎么样了?你们可曾现了天魔井?到底什么是天魔井?”

叶凌月对于天魔井的认识,只是幽冥鬼王随口提过一嘴。

提起了天魔井,帝莘的神情凝重了几分。

“洗妇儿,你当真从未听说过天魔井?我以为紫堂宿都已经告诉你了。”

没理由,紫堂宿一直守护在天魔井旁,却没有告诉叶凌月。

“师父紫?这事和师父紫有什么关系?他从未和我提起过天魔井……等等,帝莘,你说师父紫?难道你知道师父紫在什么地方?”

叶凌月抬起了头来,眼神中还有几分茫然。

看到了叶凌月如此的表情,帝莘才知,叶凌月真的对此一无所知。

他怔愣在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帝莘意识到,他可能做错了什么。

紫堂宿虽寡言少语,但此人身份来历,绝不简单。

他对叶凌月这个徒儿,也是宝贝的要命。

他不告诉叶凌月天魔井的事,必定有什么原因。

可这个隐秘,如今却要由他亲口说出去。

帝莘担心,自己这一说,会将紫堂宿早前刻意隐瞒的一切,全都毁去。

坚定如帝莘,此刻却有了几分踟蹰。

“帝莘,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还是说,你和师父紫一起隐瞒了我什么?”

叶凌月也知,一直以来,无论爹娘,还是帝莘,亦或者是师父紫,他们都全力想要给自己一个最好的环境。

可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夜凌月了。

爹娘不在了,她有弟弟要守护,她不想一直当被人守护的小女人。

“洗妇儿,我并非那个意思。我不隐瞒你,我一直以为,你是真的知道的。关于天魔井,其实它是异域异魔天魔廷的太宰开辟的一个特殊的结界……”

帝莘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娓娓说来。

关于天魔廷,叶凌月也听说过一些。

只是她并不知道,天魔廷背后,还有如此复杂的情况。

“所以师父紫,一直就在妖界?他化身成了紫叶菩提,一直守护着天魔井。第一口天魔井的封印,是被我们打破的?”

叶凌月回忆起了在太虚墓境里的每一幕。

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之感。

她做错的事,却一直由师父紫独立承担。

难怪当初式神炼妖鼎会如此记恨她,的确是她害了师父紫。

可她还全然不知,曾经怪怨过师父紫不辞而别。

“第一口天魔井确切来说,应该是被帝纣部分打破的。亦或者说,当初帝纣就是通过那一口天魔井带着我缺了妖界。当太虚神尊的魂魄现了天魔井部分损毁后,就动用了魂魄之力,将天魔井暂时封印了。可时间一久,帝纣复活,天魔井也再度被开启了,我们只是诱因。不过好在,天魔井的情况知道的人并不多,只要杀了帝青玄,相信天魔井就暂时不会有问题。”

帝莘解释道。

“不,帝莘,事情并非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其实……我在此之前,因为干娘的缘故,意外到了异域,也就是你的家乡。”

叶凌月叹了一声。

两人的命运,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帝莘还未曾回到故土,叶凌月却先他一步去了异域。

帝莘一听,搂着叶凌月手不禁紧了几分。

异域,那是他的出生地。

尽管未曾亲眼目睹,但那必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他急忙打量着叶凌月,确定了她毫无伤后,才松了口气。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将事情的经过,陈述了一遍。

听罢,帝莘也沉默了。

“墨离死了,天魔廷的人也已经知道了封天令出现在神界的事。尽管没人知道,封天令在我的身上,可是根据幽冥鬼王所说,一旦异域的封天令的宿主,或者说其他九十七地的宿主们出现。哪怕封天令被我藏在鸿蒙天里,他们依旧能找上我。我想,那日子只怕是不远了。”

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不欲和命运多做争斗,可是命运却将其推到了风尖浪口上。

那是怎样的无奈。

“洗妇儿,无论生了什么事,什么宿主,什么异域,什么天魔廷。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会倾尽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保护你。”

帝莘才知,这过去的几个月里,叶凌月经历了这么多,而他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他心疼地凝视着憔悴了不少的叶凌月。

“事已至此,帝青玄既已经现了第二天魔井一定会想尽方法去打开。我想,我们有必要去见一见师父。我这不肖弟子,也该去请罪一番了。”

叶凌月提起了师父紫,不免有些难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