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听罢,也是惊诧连连。

“这么说来,帝青玄还真是野心勃勃。若是真让他找到了天魔井,神界的情况必定会岌岌可危。”

“岂止是岌岌可危,简直就是要翻了天了。甚至于,蚩印还告诉我,除了帝青玄之外,神界还有更高层的奸细存在。我今日邀请你来,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此事。”

南至尊收起了缅怀故人的心思,神情严肃。

夏判早前离开之前,就已经将城中的事务托付给了四大至尊。

当时南至尊还不知东至尊是冒牌货,城中的不少实权都被帝青玄给夺了去。

她如今想要收回,已经是来不及了。

她又不敢绝对信任西至尊和北至尊,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实力相对较强的叶凌月和蚩印俩。

“你说的奸细可是新帝奚九夜?”

从叶凌月知道墨离曾经带着冰原女帝到过兵王营开始,叶凌月就已经确定,奚九夜一定是和帝青玄有所勾结。

“不错,这件事我也在调查,但是奚九夜为人老谋深算,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非是帝青玄亲口指证,或者是从奚九夜那里拿到有利的证据,否则我们无法让其他神帝相信奚九夜就是奸细。”

南至尊以为,比起异魔帝青玄,神族出身的奚九夜的背叛,更加可恨。

“南至尊你告诉我这些,又有何用意?”

叶凌月是个聪明人,她深知,南至尊能以一介女儿身,成为四大至尊之一,其本身的城府绝非常人可比。

她请自己前来,先是示好,再是袒露自己曾经爱恋过父亲夜北溟,这一切都是她精心部署好的。

目的,就是为了此刻,以及她即将说出口的话。

南至尊倒是没想到,叶凌月会如此直接了得得猜透了她的用意。

她尴尬地笑了两声。

“叶帅不愧是叶帅,既是如此,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其实,我请你前来,是想让你入虎穴,得虎子,想方设法,从奚九夜手上拿到他和异魔们勾结的证据。届时,我们就可以让两位神帝,一举废掉奚九夜,替神界肃清这个毒瘤。”

说到了激动处时,南至尊不禁眉飞色舞。

叶凌月却是不动声色。

“南至尊,你凭什么以为,我可以拿到证据?”

奚九夜做事,素来滴水不漏,他为人又不肯轻易信人。

当年,夜凌与他并肩作战,最终都没能赢得他的信任,更何况,如今的叶凌月。

她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救走了爹娘,奚九夜只怕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更不用说,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叶凌月的面前了。

“叶帅,你又何必妄自菲薄。神界传闻,五百多年前,你和奚九夜险些成为夫妻,这件事,可是真的?”

南至尊试探道。

奚九夜早前与兰楚楚夫妻情深,奈何夫妻中途失和,神界一直传言,奚九夜的心底还有一个人。

而那个人,正是……

叶凌月听得眸光一变。

奚九夜心底有一个人?

真是笑话,难不成南至尊以为,奚九夜心底所爱会是她?

奚九夜那种人,真正能直达他心底的,只有他自己一人罢了。

叶凌月正欲唇讥讽,哪知她忽是一顿,下一刻,腰上已经多了一只霸道十足的手。

那手轻轻一拢,就将叶凌月搂在了怀里。

犹如鸿毛拨过,叶凌月的额头,多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吻。

“南至尊,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要调查奚九夜,大可以用正大光明的手段调查。我家洗妇儿,可不会再与奚九夜有半点牵扯。”

帝莘扫了眼南至尊,一双凤眸里,隐隐有风雨欲来之势,看得南至尊一阵心惊胆战。

“蚩印,你小子不要误会,我只是提议一下,要不要做,全看叶帅自己的主意。”

南至尊见蚩印去而复返,很是尴尬。

“好酸,好酸,大老远就闻到了一股醋味。蚩印,你家醋坛子打翻了。”

刀主和万清流走了进来。

刀主大笑着,走到了桌前,随手捏起了一个鸡腿就啃了起来。

武者修炼到了刀主这个程度,大可以不进人间烟火,可刀主就是好口腹之欲,吃得满嘴都是油光。

叶凌月瞅瞅帝莘,却见其冲着自己眨了眨眼。

叶凌月的心底,没来由就一股恶气蹿了上来。

“你还知道回来,干脆就留在战场别回来了。”

说罢,叶凌月一跺脚,连两只小萌宠都顾不上了,转身就出了宴厅。

“洗妇儿!”

帝莘也急了,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留下了小吱哟和小乌丫一脸的懵。

“看样子,我的计划是行不通喽。”

南至尊也是一脸的唏嘘。

看蚩印和叶凌月的模样,哪里能容得了第三人。

南至尊其实还有话未说完,她让叶凌月调查奚九夜是一回事,她之所以选中叶凌月,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叶凌月是夜北溟和云笙之女,又是火炎神帝义女,第七军团的女帅,一旦她能够揭奚九夜的真面目,她不禁能报当年奚九夜的负心之仇,她还能顺势登上女帝的宝座。

冰原女帝之后,四大神帝都是男子。

南至尊在内的一干女将、女神尊自是希望神界能够再出现一位女帝。

叶凌月无疑是最佳人选。

只可惜,叶凌月并无此意。

如此看来,她只能另作打算了。

且说叶凌月见了帝莘后,又喜又怒,喜的是两人久别重逢,小别胜新婚。

怒的却是帝莘早已回来,却对自己避而不见。

她对其思念甚重,日日不得安睡,想起这些,叶凌月有忍不住恼火。

她没走几步,就被一双铁臂锁在了怀里。

吻,如骤雨般落下。

“洗妇儿,别和我置气。我知道错了。”

帝莘却是抱住了叶凌月,又是哄劝,又是讨好。

他脸上的易容,也不知何时已经除去了,露出了一张让女人脸红心跳的脸来。

“若是我不来找南至尊,你还打算瞒我多久?”

叶凌月被帝莘亲得浑身软,半依半靠在帝莘的怀里。

“我不会瞒你多久,你看,我这不就来找你了。”

帝莘叹了一声,搂紧了叶凌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