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身下的水,并非是水,而是血。

墙壁两端,大量的鲜血不断注入。

这些血,来自何处?

就在帝莘意识到这些水是血时,只听得“啪”的一声,原本一抹黑的眼前,骤然明亮一片。

墙壁上,出现了一朵朵火焰。

“召灵之火?”

帝青玄失声道。

可很快,帝青玄就意识到,这些火焰并非是一般的召灵之火。

召灵之火是幽蓝色,而这些火焰却是幽紫色的。

它们悬浮在的半空中,无源无本,很是明亮。

在火焰出现时,众人也看清了周遭的情形。

众人的视线最先平移到了周围的墙壁上。

东西南北共有四面墙壁,每一面墙壁都光可鉴人,用了青案石打磨而成。

在每一面墙的墙角处,有一个喷泉龙口。

上面的龙雕琢的栩栩如生,方才的水就是从那龙口里流淌出来的。

只是在火焰出现时,龙口就停止了喷水。

众人再抬头往上看,以在场众人的实力,只看到了一片黑魆魆的上空。

“血!都是血!”

借着火光,有几名兵王惊呼了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下全都是血。

这些血,不知道在这深不见底的地下沉淀了多久。

它们始终保持着温度,浓厚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这里,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会留下这么多的血。

“别出声!”

帝莘喝了一声,可已经来不及了。

几名兵大叫之时,原本平静的血,像是被惊动了一般。

它们蓦然而动,掀起了惊人的高度。

那血液在半空中化成了一把巨刃,只听得“噗”的一声,那巨刃拦腰斩断了那几名兵王的腰身。

几名兵王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血浪给吞没了。

几声咕咚作响声,那些尸体彻底沉了下去。

其余几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一片血水,出奇的诡异,谁都不敢触怒它们。

好在,在击杀了那几名兵王后,血水就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掀起什么血浪来。

众人小心翼翼地游到了墙壁旁,依附在墙壁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众人昨夜一惊一乍,都已经是有些疲乏,剑主、刀主等人都靠着墙,闭目养神了起来。

唯独帝莘和帝青玄两人,一直警惕着。

帝青玄这时也留意到了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兵王,”不由多看了帝莘几眼。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帝莘忽觉得身下有些异常。

原来那一片血水,正在慢慢往下退去。

帝莘暗道,难道这片神秘的血水,也犹如涨潮和退潮一样,有一定的时间规律。

昨晚,我们触动了地下水道的机关,才会被引到了这里。

足足过了两个多时辰,那一片致命的血水就如退潮一样,彻底消失了。

“你们快看底下!”

刀主小声呼喊道。

帝莘等人一起顺着刀主的话,看向了地面。

“这是!”

所有人的眼眸不禁一变,震惊地望着脚下。

由于血水退去的缘故,他们的脚下已经能够脚踩实地了。

可他们早前都没有留意到,他们脚下的地面竟是如此的。

地面凹凸不平,有一大片浮雕。

浮雕是一条金爪金角的蛟龙,它体型庞大,背后有六对飞翼,每一块鳞片都犹如神盾般坚固,尽管经历了无数个岁月的洗礼,可那蛟龙依旧是栩栩如生。

它的眼珠里只有眼白,它的姿态并非是腾飞之姿,而是盘踞如卧龙。

“它的身下,仿佛有什么东西。”

帝莘沉吟道。

“哈哈,太阴神印,我明白了,这条巨蛟就是太阴龙母的真身。龙母身下,必定就是第二口天魔井。”

帝青玄忽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在这一片空旷的区域里显得尤其刺耳,笑声扎扎作响。

太阴龙母?

帝莘眉微微一挑。

关于太阴族,帝莘知道的并不多。

但是他知道,自家洗妇儿似乎就是太阴族人,因叶凌月额头,就有一枚经过了掩饰的太阴神印。

难道说,这头巨蛟就和叶凌月额头的神印有关联?

帝莘心怀困惑,不由多看了那头巨蛟几眼。

帝青玄现了那头龙母之后,就围着龙母走来走去。

“金焕,你快上前看看,怎么才能处理了这畜生,释放出天魔井。”

帝青玄本以为,第二口天魔井只要一找到,打开即可。

哪知却遇到了这样的一幕。

照这个情形看,要打开天魔井,必定要先除去这条龙母。

金焕走上前去,他尝试着,用魔力去触碰那条龙母。

哪知才一碰触,忽是地面一个翻腾,那龙母龙尾一扫,全身的鳞片倒竖,就如守护神兽般,勃然大怒。

金焕吓得一个踉跄,险些没坐到在地。

“大人,此乃卧龙镇宅,乃是一种很特殊的阵法。这玩意碰不得。强行攻击也没用,要是强行攻击,只怕会唤醒龙母,届时,就算是十个大人也抵不住它。”

金焕直抹冷汗。

这卧龙镇宅,可不是普通的阵法。

从这附近悬浮有大量的紫色火焰看,这阵法应该是一种厉害的佛门法门阵。

那卧在地下的龙母,乃是天人所留。

虽说龙母这时还处于半休眠状态。

但是若是众人冒犯,一旦龙母惊醒,只怕会大开杀戒。

若是没猜错的话,早前众人浸泡的那一片血水,应该就是当年龙母所杀的那些擅自闯入此地的神族乃至异域的血。

“岂有此理,好不容易找到了第二口天魔井,却遇上了什么太阴龙母。我不管,无论如何,也必须除掉这头恶蛟。”

帝青玄怒视着那条龙母。

这丑陋的大家伙,可是关系到他的前程。

“大人,强拼是不行的,不过,属下有一个法子,也许可以智取。”

金焕沉思了片刻,忽说道。

“有话就快说,本座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墨迹。”

帝青玄挥了挥手,催促金焕快说。

“一物克一物,自古阴阳相克,这太阴龙母乃是雌蛟,想要降服它,就必须有请太阳龙王。”

金焕博学,又精通风水术法,他曾在天人遗书中看到过,要杀龙母,必请龙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