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一眼看到了那面墙,就觉得很是眼熟。

太虚墓境里,有一面向相同的墙,就连上面的纹路也相差无几。

那墙之后,正是当初埋葬着帝纣尸体的密室。

帝莘的心跳,骤停。

帝纣,那个阴魂不散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帝莘的手,不由放在了那名墙上。

手指,轻轻摩挲过那面墙。

已经尘封了多年的墙壁,在帝莘的指下,灰尘扑索索落了一地。

这后面,就是第二口天魔井?

心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被解开了。

在叶凌月成神,帝莘前往寻找幽冥鬼王,舍弃一身妖骨,重塑身神体之前,他曾经到过太虚墓境。

昔日的庞大的墓地建筑群已经被妖族层层保护了起来。

在昔日的太虚墓境上,帝莘看到了一座参天菩提树。

帝莘想要进入太虚墓境时,已经是无法进入了。

他没有告诉叶凌月,他在那里遇到紫堂宿。

看到帝莘时,紫堂宿只说了一句话。

“尘归尘,土归土,你不该来。”

因自家洗妇儿的缘故,帝莘与紫堂宿历来互看不顺眼。

若是往常,帝莘必定会懒得理会,直闯进太虚墓境。

可那一次,帝莘却没有再有任何举动。

在那棵菩提树下,帝莘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

那股力量,让帝莘体内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帝莘知道,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将万劫不复。

当时,帝莘还不知那力量到底是什么,如今想来,那力量应该是被镇压的第一口天魔井。

据万清流早前所说,天魔井乃是天魔廷的前任太宰所留。

那人在神界,开辟了两口天魔井。

第一口,就在妖界,也就是紫堂宿镇压之地。

帝莘犹记得,当初,太虚神尊的魂魄阴魂不散,第一口天魔井曾经暴动,后紫堂宿神秘失踪,直到紫堂宿化身为紫叶菩提树。

帝莘才知,紫堂宿所做对于一切,都是为了镇压天魔井。

可紫堂宿又是否知道,在神界,还有第二口天魔井。

若是他知道,他又会怎么做?

帝莘迟疑着,平生第一次,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第一口天魔井,是紫堂宿封印的。

若是墙后,真的是第二口天魔井,一旦被打开,又有什么人可以封印?

“蚩印,你小子倒是说句话啊?”

刀主见帝莘半天没反应,推了他一把。

帝莘这才知道,自己站在那面墙前,已经足足停留了一刻钟。

由于他的摸索,墙壁上的灰尘已经掸落,墙壁上不甚清晰的纹路,变得更加清晰可见。

“这墙似乎是实心的,可已经没有其他路了。这里真的有第二口天魔井?”

刀主和剑主等人,四下张望着。

他们困在这个密封的地下水道里已经很久了,一路上不断的迷路、不断的机关暗器,让他们的内心备受煎熬。

他们急着想要离开这里。

“墙后一定有其他通道,墙壁上的纹路,看上去像是我们异魔的文字。不过,这是一种我也不认得的古魔文。”

万清流看到了这面墙壁时,两眼直放绿光。

墙后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天魔井,只要找到第二口天魔井,异魔将可以大举入侵神界。

而他,将会成为异魔的大功臣。

“那是天魔廷的一种文字,叫做古侏文。”

帝莘修长的指,划过墙壁上的纹路。

“你认得这种文字?”

万清流满脸的诧异。

帝莘话音一顿,手指也僵硬了几分。

他怎么会认得古侏文。

脑中,不知觉闪过了一幅幅破碎的画面。

耳边,有低沉的男音反复回荡。

“莘,你需记得,古侏文很是重要。它会带你夺回你要的一切。”

帝莘晃了晃脑袋,那声音和画面溃散开。

他记不得了,到底是什么人,传授过他古侏文。

“有人过来了。”

刀主警惕道。

“一定是东至尊那伙人。”

剑主也紧张了起来。

帝莘强迫自己驱散脑中那一幕幕古怪的画面,眼下,他必须冷静。

“不要暴露了身份,按照我们早前商定的计划做。”

帝莘示意刀主和万清流等人,他们站到了剑主的身后。

没多久,帝青玄果然带着三四人走了过来。

“怎么样,可是找到了天魔井的所在?”

帝青玄一脸的急切,他显得有些灰头土脸。

今日帝青玄也是有够倒霉的,早前在校场上,被叶凌月用了什么五十倍重力禁制坑了一回。

好不容易得到了第二口天魔井的下落,他带着人赶了过来。

哪知沿途又遇上了好些地下机关和暗器,受了些轻伤。

帝青玄自是不知道,好些机关都是帝莘早前刻意布置下来的。

帝青玄太过于想要找到天魔井的下落,以至于没有留意到,剑主身后多了几个陌生人。

可当剑主身后的帝莘,抬眼看到了帝青玄时,尤其是看到了帝青玄那双阴沉如鹰隼的眼时,他的心魂,随之一震。

脑海中,早前那些破碎的画面,一下子拼凑完整起来了。

“莘,你记住,古侏文很是重要。”

一个男人,高大而又俊朗的男人。

他怀里,是一个襁褓。

襁褓中,是个昏昏欲睡的婴孩。

男人说罢,就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念起了古老的文字来。

反反复复,那婴孩就如听摇篮曲一般,反复听着古侏文,将古侏文深深烙在了脑海中。

男人抬起了脸来,他的脸有些模糊。

丹那张脸上,那双和帝青玄如出一辙的眼,无比的清晰。

帝纣!

帝莘一下子想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人传授给了他古侏文。

是帝纣,他的父亲帝纣传授给了他古侏文。

在帝莘还只是一个婴孩,压根不知事的时候,帝纣就传授给了帝莘古侏文。

不仅如此,传授古侏文时的帝纣,看上去和帝莘童年时按个残暴的父亲截然不同。

他温文尔雅,看那小婴孩的眼神,也异常的柔和。

他为何要传授给自己古侏文?

还是说,他早就知道,古侏文关系到天魔井的开启?

帝莘的心底,疑云密布,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愈演愈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