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象是一种混种神兽,兼具了麒麟和象族的血统,却比一般的象灵活的多,其神力更是力大无穷。

它的体形更是早前那一头银河狮的四五倍之巨。

叶凌月站在了麒麟象对面,就如蝼蚁般,微不足道。

那麒麟象眯起了眼,睨了眼叶凌月。

麒麟象全身神力凝聚,粗壮如柱的四肢放阻狂奔,一个“万象奔腾”疾驰而来。

数十个麒麟象的幻影,充斥满了整个牢笼。

整个校场一阵蹄声大作,叶凌月站在了麒麟象前,那铁蹄从了四面八方笼来,眼看就要被踩踏了肉饼,

叶凌月一动不动,像是被吓傻了般。

“那女人,不会是自寻死路吧?她可死不得,封天令还在她身上。”

帝青玄见叶凌月全然不避闪,眼眸深沉了几分。

这女人,从她出现开始,就一直让帝青玄很是捉摸不透。

“蚩印,真的不要出手?”

在旁看得提心吊胆的还有南至尊。

她瞅瞅蚩印,这小子倒是一脸的淡定。

麒麟象的铁蹄已经踏至,叶凌月眼眸一变,只见其神识一动。

一道光芒在其身前闪耀。

那光芒只是一闪而逝,仓促之间,一阵破裂的声响。

麒麟象出一声嘶鸣声,早前在周遭形成的那些象影一下子破碎开了。

“法门镜相。”

这是叶凌月第一次在人前使用这一精神绝技法门。

麒麟象的狂暴之力,在这一刻,被叶凌月反弹了回去。

麒麟象的身上,出了一阵可怕的骨裂肉碎声,等到众人再回过神来时,犹如山岳一样巍峨的麒麟象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不对,应该说是一滩血水。

“若是人是我杀的,这才是结果。”

叶凌月从牢笼里走了出来。

她进去时,一身白色方士袍翩翩然如蝶,出来时,亦是如此。

场内,一片死寂。

“那是精神攻击?”

由于在场没有一人见识过三十三天的法门,叶凌月那一招,又如镜花水月,快得惊人。

压根没人反应过来。

“南至尊,这样应该足够证明,人不是我杀的了吧。”

叶凌月笑了笑。

“这……好厉害的精神力攻击。”

南至尊看看那一滩血水,连麒麟象的模样都无法辨认,再看看叶凌月。

连一头麒麟象都能直接给砸成肉泥,叶凌月若是真要下手杀早前那名兵王,对方的下场只怕就不会仅仅是肝脏破裂那么简单了。

乖乖,难怪蚩印一点都不担心。

他这双修伴侣,长得跟天仙似的,可下手……那简直就是简单粗暴啊。

“我的精神力本是没有那么强的,不过在重力加持的作用下,威力增强了许多。”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在重力加持的作用下,精神力攻击的威力大增,这对于叶凌月而言,也是一个新现。

“麒麟象当场死亡,全身皮肉骨骼无一完好,检查结果乃是精神力攻击导致。”

判官府的那名方士畏畏缩缩,连正眼看叶凌月都不敢,仿佛多看叶凌月一眼,下一刻自己也会变成一滩血水。

“咳咳。那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诸位,还有谁怀疑,人是叶帅杀的?”

南至尊咳了几声。

叶凌月抬眼看看四周。

她眼光所及之处,那些兵王全都写吓得倒退几步,压根不敢接触叶凌月的目光。

仿佛谁和叶凌月对上一眼,就会直接落了个和麒麟象一样的下场。

在青云堡这种地方,要么有绝对的权势,要么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让人臣服。

这一点,叶凌月在踏入青云堡时,就已经明白了。

她假意和东至尊比拼,设下了重重束缚,让兵王们以为,她的实力比起东至尊来也是毫不逊色。

如此一来,那些兵王们就会像畏惧东至尊那样畏惧她。

帝青玄目睹了方才那一幕,也是心生震撼。

他暗忖着。

“叶凌月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强横?难道说,她得了封天令后有什么际遇?”

他记得分明上一次和叶凌月交手时,叶凌月的实力也没这么强……

“叶帅实力非比寻常,让人钦佩,看来一切都只是误会。”

帝青玄打了个哈哈,也不提早前自己一口咬定叶凌月是凶手的事。

看看天色,两场兽斗下来已经是黄昏前后了,也到了校场关闭的时候。

校场上的血腥味已经被清洗过了。

叶凌月正欲向南至尊道谢,就听到金牙兵王的呼声。

“叶老大。”

金牙兵王快步走了过来,他的怀里,示意一阵啾啾声,小乌丫一头栽进了叶凌月的怀里。

“你们怎么也来了?尤其是你小乌丫,我不是让你在屋舍里好好呆着的嘛?”

叶凌月奇道。

“是一个男人把它交给我的。”

金牙兵王赶来时,校场四周好的位置都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又挤不进去,只能远远围观。

后来有个男人走了过来,把小乌丫交给了他。

小乌丫瞅瞅叶凌月,和叶凌月神识交流了起来。

“你说你看到了帝莘?他在哪?”

叶凌月从小乌丫口中得知,帝莘就在青云堡,不免一阵激动。

“不见了,早前他人还在这里,可是等到你们比试一结束,他人就不见了。不过,老大,他让我告诉你,不要担心他。待到他完成了手头要忙的事,立刻来找你。”

小乌丫也是一脸的茫然。

“那家伙,怎么神秘兮兮的。”

叶凌月听罢,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一方面,她得知爱人无恙,心底一阵狂喜。

另一方面,她又很担心帝莘。

帝莘平日,有什么事,必定会和她交代一番。

这次他这般隐秘,必定是生了什么大事。

听小乌丫的语气,帝莘也已经知道了第青玄的存在,看样子,帝莘一定现了什么,他上一次的失踪,必定也和帝青玄有莫大的关联。

但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尊重帝莘的决定。

“老大?”

小乌丫见叶凌月失神,轻唤了几声。

“既然帝莘暂时不想让我参与他的事,那就姑且不管他了。我们先回屋舍,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救枯面兵王的法子了。”

叶凌月也知担忧没有什么用处,索性就先回了屋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