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至尊一出手,就是至尊金身和精神冲击两大杀器,众兵王看在眼里,都是暗暗敬佩。

所有人都以为,银河狮这一次是必死无疑。

哪知银河狮眉间,神光一闪,神印闪烁。

一股浩瀚的星力,竟是从银河狮的体内迸射而出。

那星力极其惊人,将帝青玄的精神力冲击生生给撕裂开。

星力猛地撞上了东至尊。

帝青玄狼狈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畜生竟变异出了星力?”

东至尊显得有几分狼狈,亏了他身法不俗,被银河狮攻击之后,又迅几个疾闪,避开了那畜生的第一波攻击。

可银河狮也不是善类,它见一击不成,越桀骜不驯,体内的星力汹涌而出,犹如滚滚浪潮。

整个牢笼都被震得婆娑婆娑作响,就如大浪中的一叶孤舟。

帝青玄身负五十倍的重力,活动空间又被禁制在了小小的牢笼里,再敏捷的身手,一时之间也显得局促了起来。

几个躲闪下来,他衣襟被银河狮给扯破了,丝也乱了,早已没有了早前东至尊矜贵的模样了。

众兵王都是看得唏嘘不已,帝青玄眼角瞥去,就见了叶凌月老神定定站在了校场的边缘,气定神闲的很。

那该死的女人,害得本座这么狼狈。

帝青玄越想越是生气。

他假冒成了东至尊,东至尊的一些奥义神功他自是了然于心。

可这些奥义神功他也只是学了些皮毛,用来耍花架子可以,但若是真刀真枪的打,威力绝对比不上他本身掌握的魔功。

可那魔功,自是不方便在外人面前展露出来的。

若是真要使用,势必要动用他身上的五彩魂玉,五彩魂玉具有极强的掩饰的作用,魔功在五彩魂玉的作用下使用,也不会被人现。

但这样,很容易被明眼人看破五彩魂玉的来历。

虽说知道五彩魂玉的人整个神界少之又少,陨天一族也没多少人了,可帝青玄总归还有些避讳。

眼看校场旁的那一根象征一个时辰的计时香越来越短。

帝青玄还在迟疑不决。

偏生是这个时候,帝青玄留意到,台下有一名刀剑盟的兵王探头探脑走了过来。

那兵王,帝青玄是认得的。

今日一早,他就派遣了剑主前去高级兵王营一探究竟。

算算时辰,剑主应该有所现了。

难道说,是现了第二口天魔井的所在?

帝青玄心思一动,脚下慢了半分。

那一头饥饿难耐的银河狮已经扑上前来,一口咬向了帝青玄的手。

帝青玄闷哼了一声,再不迟疑。

却见其手陡然一变,掌化为爪,掌上隐隐有戾气浮动。

一爪直取银河狮的咽喉。

“东至尊,手下留情,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叶凌月见东至尊要下狠手,急急出声制止。

两人的比试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必须以精神力攻击制服神兽,若是以一般是手段制服,那就是输了。

帝青玄被银河狮逼得狼狈,一时之间,竟是忘记了相互的赌约。

他情急之下,不得不临时变幻招式。

“摘心探月手。”

这种手法,是异魔的一种魔技,可瞬间洞穿人的丹田乃至虚空海。

只是使用之时,不免要泄露几分魔力。

帝青玄暗暗提起了一口气,体内的那一颗五彩魂玉五彩神力散开,一瞬之间,就掩饰了那股魔力。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东至尊相信,没有人察觉到。

只见帝青玄指法变幻,多道精神力迸射而出,射入了银河狮的体内。

银河狮高大的身躯,在了半空中一个停滞,像是遭遇了重击般,猛地被甩了出去,车了一阵闷响。

叶凌月眉心急跳了几下。

就在方才,她感觉到了什么。

虽然时间很短,可是叶凌月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东至尊身上神力波动的变化。

从最初的神力波动,再到……最后出现的乃是五彩魂玉的波动?

叶凌月意识到那一股五彩魂玉的波动时,眼眸微微一变。

难怪她早前就觉得,东至尊有些不对劲。

没想到,他居然就是帝青玄。

叶凌月到了青云堡后,一直在找寻他的下落,这一次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叶凌月的确是想要看东至尊的独门手法,但那时叶凌月还不知东至尊就是帝青玄。

她早前之所以多番挑衅东至尊,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要亲眼目睹当初东至尊对枯面鬼母用的手法。

她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看上一次,相信回去之后,就能帮枯面鬼母解开体内的毒了。

银河狮被击溃之后,牢笼被打开了。

“东至尊,你没事吧?’

南至尊走上前去,关切道。

“你找的好神兽。”

帝青玄没好气道,一把推开了南至尊。

“上前检查尸体。”

南至尊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名判官府的方士上前查看了那头银河狮的情况。

“这……银河狮的体内,脏腑破碎。”

那名方士也是一脸的震惊。

方才众人都看得分明,东至尊下手并不重,可银河狮这样的猛兽还是被直接震碎了脏腑。

难道说,在重力加持的作用下,精神攻击真会造成脏腑破碎。

帝青玄离开了牢笼后,刀剑盟的那名兵王上前来一阵耳语。

“启禀至尊大人,剑主等人在地下水道一带有所现,只是遇到了些困难,还需要至尊您亲自前往一探。”

那兵王的话,让帝青玄精神一震。

看样子,早前奚九夜所说的没有错,第二口天魔井真的就在高级兵王营。

帝青玄此时,已经无心再陷害叶凌月,只想一门心思,快点前往高级兵王营。

“叶凌月,轮到你了。本座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证明,杀人的不是你。”

帝青玄看了眼叶凌月。

一头银河狮都这么难对付,叶凌月要是真的进了牢笼,对上了那头麒麟象,其难度只会比帝青玄本人难上数倍。

叶凌月害得他如此狼狈,帝青玄也迫不及待,想要看叶凌月出丑。

叶凌月不急不慢,走到了牢笼旁,作势踱了进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