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倒弥孙散,墙倒众人推。

人群中骚动一起,整个校场的情绪也随之生了变化。

早前还有些同情叶凌月的那些兵王,此刻都指责起叶凌月来。

“说得不错,这女人和蚩印都是一伙的,她是奸细!”

“把她抓起来,逼她说出蚩印的下落。”

人群躁动了起来,有多人想要冲上前去,捉住叶凌月。

“慢着!”

叶凌月喝了一声。

伴随着她的低喝声,一股无形的精神冲击扩散开。

人群瞬时往后一倒。

“这女人还敢动手!”

叶凌月如此一举动,周遭的抗议声和愤怒声一波接着一波。

人群再度袭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美眸一变,就要作。

“慢着。”

就在东至尊以为自己阴谋得逞之时,就听道了一声悦耳的声响,一名****走了过来。

“南至尊!”

众人再度行礼。

叶凌月不禁多看了来人几眼,青云堡四大至尊的南至尊,竟是名女子?

“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怎么回事?这里好歹是本座的地盘,就算是要杀要剐,也得听本座的。”

南至尊走上前来。

“南至尊,你怎么也来了?”

帝青玄见了南至尊,还有几分尴尬。

“呵~东至尊,你这话说的不在理啊,校场是本座的地盘,本座怎么就不能来了。更何况,本座听说,最近东至尊跑校场跑得比我还勤快。”

南至尊皮笑肉不笑。

青云堡内有四大至尊,平日这些至尊都是神龙见不见尾的存在。

帝青玄假冒了东至尊后,和几大至尊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南至尊是唯一的女人,可虽说对方是个女人,却很是难搞。

用一句话来形容南至尊的话,就是这女人是个极端的“女权主义者。”

神界虽一直标榜男女平等,可事实上,从上位者的角度来看,男子还是占了绝对上风的。

四大神帝中,只有一名女帝,如今连冰原女帝都退位了。

兵王营中,女兵王更是少的可怜。

整个青云堡内,凡是数得上号的女兵王,基本都在南至尊座下。

南至尊还有个癖好,喜欢美女。

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对于长得美貌的女兵王,护短的很。

更不用说,叶凌月还属于长得好看,又声名在外的女兵王中的女兵王。

南至尊看到了叶凌月时,那眼睛差点没出绿光来。

她笑眯眯走上前去。

“叶帅,久仰久仰。”

她身旁的几名兵王说道。

“至尊大人,此女涉嫌杀人……”

“杀人?你们有确凿的证据了?本座告诉你们多少次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叶帅是什么人,弹指之间,十万异魔灰飞烟灭。她要杀人,犯得着在那么多人面前?你们以为她蠢不成?!”

南至尊没好气地瞪了眼手下几人。

这群废物,摆明了被东至尊当枪使,他们还一个个往坑里跳。

上一次,东至尊趁她不在,借口枯面兵王打伤了他座下的人为由,将人给抓走了。

南至尊事后得知,也很是恼火。

东至尊这阵子,趁着夏判不在,手脚居然伸到了她的地盘,这让她已经很不爽了。

南至尊的手下不敢吭声了。

“南至尊,为至尊者,当秉公执法。我知你和蚩印的关系不错,但你这般明目张胆袒护蚩印的伴侣,要是传了出去,难道就不怕引人诟病?”

帝青玄见自己的计划被南至尊打乱,心中很是恼火。

和东至尊不同,蚩印来了青云堡后逗留一段不算长的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他基本是在校场中修炼度过的。

南至尊的那个重力校场,帝莘当初在上面足足逗留了八个时辰,打败了南至尊座下的数十名兵王,立于不败之地。

南至尊从最初的不满到了最后的钦佩,甚至于到了后期,还请了帝莘来传授她座下兵王的格斗技巧。

两人的关系很是不错。

蚩印被传叛变后,唯一没有站出来公开诋毁他的,也就只有南至尊了。

南至尊和帝莘的关系不错?

叶凌月心中一动,不禁多看了南至尊一眼。

难道说……南至尊出面是因为帝莘的缘故?

否则南至尊与自己非亲非故,为何要袒护自己?

叶凌月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她下意识在人群中扫了几眼。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没有看到任何熟悉的身影。

她终归是奢望了,帝莘,他没有回来。

“东至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言下之意,是本座包庇她了?”

南至尊也有些被激怒了。

“包庇不包庇,这里几百双眼都看到了。要想服众,南至尊不如请人过来仔细查查此人的死因。”

东至尊也是不依不饶,一副不查清楚事实,绝不善罢甘休的口吻。

“查就查,来人,找判官府的方士过来,仔细验一下尸体。”

南至尊命了人,传了方士前来。

片刻之后,那方士赶了过来,查明了那名武者的死因。

“启禀两位至尊大人,此人死于精神力攻击,他的肝脏都已经溃烂破碎,下手之人,必定是一名方仙级别的精神力高手。”

那方士这般一说,东至尊冷笑了两声。

“众所周知,叶帅师从八大方仙,又是一名符师,听说,你还是难得一见的神念师。”

东至尊这般一说,摆明了就是说人是叶凌月杀的。

“敢问这位方士大哥,你怎么判断出,此人是被精神力所伤?”

哪知叶凌月非但不辩解,反倒询问起那名方士来了。

后者一听,迟疑了下,如实回答。

“肝脏破裂只有两种可能,一者与人斗殴,遭受猛烈的冲击。二者就是精神力冲击,其效果和人动手相差无几。老夫方才问过在场的几位证人,这位大哥只是上了校场,和人动过手,但未曾被人所伤。故老夫推断,他必定是离开了校场后,遭受了精神力冲击所致。”

“那我的看法和你有些不同。还有一种法子,也能让人肝脏破碎而死,那就是重力加持。”

叶凌月说罢,指了指重力校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