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水仙子不是什么好人,但她也非是全然的坏人。

她身为神族,自是不乐意让神族沦为异魔之地,更何况,那异魔还是她放进来的。

这顶大帽子,压得昙水仙子压根说不出话来。

“蚩印,你到底想怎样?”

昙水仙子问道。

“很简单,找到帝青玄,趁其还未打开第二个天魔井,将其除去,此外,我通敌之事,也要一并抹去。”

帝莘说道。

“我若是不答应呢?”

昙水仙子咬了咬牙。

“那你今日必死。”

帝莘说得很是轻松,仿佛就像是和人讨论吃饭喝了茶没有。

帝莘说话时,没有半点神情波动,那波澜不惊的脸上,犹如古井无波,透着一股让人移不开的寒意。

一股毛骨悚然之感,骤然而生。

可偏生,昙水仙子连一句质疑的话都说不出来。

半年之前,蚩印还只是昙水仙子手下的一名御史,昙水仙子见了他,只觉得戾气外露,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也从未像是今日这般,生出恐惧之感。

可半年之后,蚩印从天战战场归来,蚩印身上的戾气消失了,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

那种威压,让昙水仙子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若是她敢拒绝,蚩印下一秒就会让她横尸当场。

“我答应你,通敌之罪我可以帮你抹去,但是……帝青玄和第二口天魔井的下落……”

昙水仙子犹豫着,答应了一半。

暗害帝莘的事,确切来说,昙水仙子只是参与了一半,另一半,是由慕容老方仙主使的。

慕容老方仙早已是神界之外的人,昙水仙子只要将事情推倒慕容老方仙身上即可。

可帝青玄的下落,昙水仙子委实不清楚。

“帝青玄和天魔井的下落,我自会去查清楚。你要做的只是在事成之后,帮我记上一功。”

帝莘轻描淡写地说道。

击杀帝魔王侯,制止异魔入侵,这可是大功。

帝莘早已心中有数,叶凌月如今已经正名。

他只要立下大功,就可以洗脱早前冒名顶替蚩印的罪名,届时,他将名正言顺,向八荒神尊夫妇俩提亲,求娶叶凌月。

至于什么帝魔家族,什么异域,什么血脉觉醒,他都不想再去理会。

这就是帝莘数日来,蛰伏在兵王营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你若是真的阻止了异魔入侵,我自会尽忠职守,帮你向上头解释。”

昙水仙子思忖了下,也知能够找到帝青玄的,怕也就是只有赤炎了。

两人达成了临时协定,帝莘就如来时一样,一下子没了踪影。

昙水仙子舒了一口气。

“那小子,身上到底生了什么,为何一身的气势如此可怕,竟是比早前强大了那么多。不过,那小子还真以为,能够威胁本御史?姜还是老的辣,就算是我不对付你,新帝也不会容你活着。”

昙水仙子不怀好意道。

昙水仙子口中的新帝,不是别人,正是刚登基不久的奚九夜。

奚九夜此番让昙水仙子到兵王营,目的有二。

其一是捉拿叶凌月。

其二就是打听赤影下落。

尽管新帝没有明说,可昙水仙子身为神界元老,对于新帝和叶凌月以及八荒神尊夫妇的恩怨,还是略知一二的。

据说五百年前,新帝还未成为九夜神尊之前,曾经和那夜凌月有过婚约。

后来不知何故,夜凌月身死,自那以后,新帝迎娶了兰楚楚。

外头纷传,新帝对夜家上下恨之入骨,不惜亲手逼死了夜凌月。

没想到,五百年后,夜凌月又活了过来,成了叶凌月。

无论新帝对叶凌月是否还有恨意,但是作为新帝,他怎么会容许和自己有过婚约的女人,嫁给其他人。

“就算是我不收拾你,新帝也一定不会放过你。趁此之前,倒是可以利用蚩印这把刀,收拾了帝青玄。就算是蚩印没能杀死帝青玄,以他的实力也足以让帝青玄元气大伤,届时我大可请了缘渡观的人来相助。”

昙水仙子冷笑道。

昙水仙子说罢,就回诸神山领命去了。

却说叶凌月和帝莘阴差阳错错过之后,就进了兵王营。

考虑到薄情也不是外人,叶凌月就将异域的那段经历告诉了薄情,只是在提起法门一事的时候,为了避免横生枝节,叶凌月一笔带过了。

“这么说来,八荒神尊竟是去了异域。也是可惜了,八荒神尊那样的人才,最终还是被神界那些奸邪小人排挤走了。”

薄情听叶凌月说罢,叹了一声。

“爹爹其实并不喜欢为人臣子,他留在火炎神帝座下,也只是为了娘亲罢了,报答当年火炎神帝的知遇之恩。他既然决定留在异域,必定是因为异域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留下的。”

叶凌月自小就知道,爹娘不是屈居人下之人,只是可怜了爹娘,必须两两分隔。

“既是八荒神尊都决定离开,我也不想再留在诸神山了,我和望也算是大仇得报,我们俩打算请求前往天战战场,和凌日将军一起并肩奋战。”

薄情说罢,深深望了眼叶凌月。

冰原女帝被救回,薄情的使命也早已完成,他只是因为顾虑到叶凌月,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兵王营。

他到神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叶凌月。

如今帝莘下落不明,薄情也知叶凌月很是担忧。

他也很想找到帝莘那小子,问清楚,他到底为何要丢下叶凌月一人。

早阵子,夜凌日向薄情来了邀请,想要请薄情一起前往天战战场,薄情已经答应了。

只待叶凌月一回来,他就准备离开。

叶凌月虽然加入了精英兵王营,但是还没有资格直接前往天战战场。

所以薄情打算先行离开。

“你也要走?”

叶凌月一听,心情很是复杂。

“我去找帝莘那小子,我把你托付给他,他却把你一人丢在了这里,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若是找到了那小子,我一定要将他狠狠揍一顿。若是找不到……”

薄情顿了顿,抬眸看了眼叶凌月,他鼓足了勇气,才憋出了一句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