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两兽进入了兵王营的地盘之后,有一道人影,自矿山外出现了。

帝莘眸光沉了沉,想着薄情早前和叶凌月的亲昵劲。

他从天战战场回到神界也有一些时日了,他本想直接去找叶凌月等人,哪知一打听,才知道不久之前叶凌月就已经到了兵王营。

叶凌月到兵王营的目的,必定是为了找寻他。

几个月的时间里,叶凌月从普通兵王营一路过关斩将到了高级兵王营,再到精英兵王营。

她不过是一名女子,她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帝莘感动之余,又得知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

他不在的这些时日里,神界的格局生了惊天大变化。

其中最让帝莘吃惊的,就是两大新帝产色和南宫,八荒神尊夫妇退隐。

帝莘更是听说,在八荒神尊夫妇退隐之前,他们对外公布了叶凌月乃是他们的亲生女儿的事。

在神尊夫妇公开了叶凌月的身份后没多久,八荒神尊夫妇就离开了诸神山。

帝莘对此,自责不已。

他才知道,叶凌月在自己不再的那段时间里,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她甚至于,差一点失去了父母。

而他,身为她的爱人,竟不在她的身边。

帝莘的第一反应,就是尽快找到叶凌月。

可他也听说,叶凌月与其爹娘自诸神山离开后,就失去了行踪。

如今整个神界都在找叶凌月的下落。

帝莘心急如焚,想要离开兵王营寻找叶凌月的下落,可他又想到,以叶凌月的性格,必定会返回兵王营。

不出所料,帝莘只是等待了几日,就察觉到了叶凌月的行踪。

看到叶凌月的第一眼,帝莘就有种冲动,想要冲上前去,将其狠狠抱在怀里。

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他想到了帝青玄,想到了兵王营即将面临的危机,还是决定暂时不惊动叶凌月,暗中保护她为好。

帝莘在天罚戈壁成功蜕变成了帝魔,身上的数条血脉复苏,他如今的实力,早已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而语,他隐匿了气息,在场的几人,竟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叶凌月和薄情离开后,帝莘心情复杂,从男人的角度考虑,他不愿意叶凌月身旁出现任何其他男人。

可他在没有调查清楚帝青玄的下落之前,还不宜打草惊蛇。

毕竟如今整个神界都知道,想要抓住蚩印,只有紧盯叶凌月一个法子。

直到看到不到叶凌月的身影,帝莘才身影一逝,朝着和叶凌月相反的方向行去。

昙水仙子脸色古怪,几个起落后,离开了兵王营。

她看了看身后,并无他人追踪。

“什么人,有胆就出来,当什么缩头乌龟。”

昙水仙子一脸的阴沉。

她方才,本想强拿下叶凌月,哪知,耳边却多了个一声冷笑。

明明有人潜伏在侧,可昙水仙子竟浑然察觉不到人在何处。

昙水仙子内心的惶恐可想而知。

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有人信步走了出来。

看到了来人时,昙水仙子不禁脸色一变,心跳骤快了几分。

眼前的,是一名相貌出众的男子。

他出尘绝俗,一袭黑衣,眸若璀璨之星辰,唇若三月之粉樱,高挺的鼻梁。

他只是往那一站,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男子周身的气息很是熟悉,想来早前潜伏在昙水仙子旁的,就是他。

“你是?”

昙水仙子成名多年,其裙下臣也是多不胜数,可和眼前的男子一比,简直就是明珠与鱼目之分。

“第一御史,久违了。”

男子薄唇动了动,吐出了一句话来。

听清了那人的声音后,昙水仙子的脸唰的一声白了。

她就如见了鬼似的,指着男子。

“你是蚩印!”

昙水仙子见过的蚩印,戴着面具,昙水仙子压根没想到,那张丑陋的面具之下,竟是这样的一张脸。

“第一御史还记得在下,真是在下莫大的荣幸。”

帝莘似笑非笑。

“蚩印,你,你好大的胆子,你背叛了神界,居然还有脸回神界。”

昙水仙子怒斥道。

“我背叛了神界?仙子的话还真是好笑,到底是谁先背叛了神界。你和慕容家的那老不死,为了将我铲除,居然勾结异魔,暗中收买了先锋营的营长,通敌让异魔埋伏袭击我。若非是我命大,只怕早已被你们害死了。”

帝莘不无讽刺道。

“胡说,你恶人先告状,本御史没有通敌。”

昙水仙子心底大惊,可脸上还是自镇定着。

“不如我们去诸神山走一趟,看看到底四大神帝到底是是信你的话,还是信我的证据。”

说着,帝莘拿出了魔兵寨的那封信。

看到了写给帝青玄的那封信时,昙水仙子的脸已经变了几分。

可她依旧强自镇定着。

“蚩印,你别想污蔑我。不过是一封信而已,何以证明我通敌。我为神界效忠多年,四大神帝必定会相信我。“

“相信你?通敌害死一名神将兴许不是什么大事,可若是通敌,放了异魔王侯进入神界,打开天魔井,放异魔大军大举入侵神界,相信这个罪名,就连四大神帝都不可能原谅你。”

帝莘冷笑道。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放了异魔王侯,还有什么天魔井,什么大举入侵,异魔大军早已入侵了神界……等等,你说……难道说早前秘密进入兵王营的乃是帝青玄本人?”

昙水仙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她和帝青玄私通书信,信中只是答应了放几名进入神界。

帝青玄的意思是说,异域有几名异魔侯在神界下落不明多年,他奉命前来寻找。

昙水仙子还亲自命人检查了那几名魔兵的身份和实力,确定无误后,才通过天战战场,进入了兵王营。

昙水仙子私信了对方的话,没想到,帝青玄狼子野心,会不惜伪掩饰了修为,进入兵王营。

“这不是真的。”

昙水仙子嗫嚅着。

“是不是真的,等到帝青玄攻破兵王营就知道了,那时,你就是神界的千古罪人。”

帝莘一字一句,就如针扎般,让昙水仙子坐立难安。

~某帝莘爬出,大芙,你是不是亲妈,本主角终于出来了,快让我灭了奚渣渣!

大芙翻个白眼,再说,配你到宇宙去,要不要戏份了!

某帝莘:跪求月票,让后奶奶芙保住偶的男主地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