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一身月白色的僧袍,面目可亲,信步而来,就如腾云般。

叶凌月看到他时,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五百多年。

无边多年,沧海已成桑田,夜凌月也已经成了叶凌月。

可她始终没有忘记眼前的那个男人。

不再是梦境,也不再是幻影,那是活生生的姬如墨。

姬如墨也一眼望见了叶凌月。

虽然小丫头的轮廓眉目早已深入脑海,可乍看到已然成年的叶凌月时,姬如墨还是有片刻的惊诧。

他原本敞开的手臂,也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镜子叔叔!”

叶凌月又惊又喜,她甚至忘记了击杀镜音的魂魄,三步并做两步,飞扑入了姬如墨的怀里,就如孩童见了父亲般。

姬如墨笑了。

几百年不见的隔阂,在了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抱住了叶凌月,一把将其举了起来,就像是儿时那样。

“月儿,你长大了。”

叶凌月的脸上,多了一抹绯红。

“镜子叔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哈哈哈,月儿当然不是小孩子,我家月儿这么能干,谁敢说你还是小孩子。”

姬如墨将叶凌月放了下来,促销道。

“女神(叶小姐),你没事就好。”

血迟和尉迟青也走了过来。

血迟看到叶凌月和姬如墨的亲热模样,眼神有些不自然。

尤其是血迟,他以为佛门中人都是冷酷无情的,早前姬如墨对他们也是爱理不理的,可他一见了叶凌月,就如换了个人似的,亲切的很。

也不知,叶凌月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

难道说,她真的也是佛门中人?

若是叶凌月是佛门中人,那这一次那人前来,可是要带她离开?

血迟双拳不由握紧。

“这就是天兽?”

尉迟青则是好奇着,打量着那一缕虚弱不堪,躲在了角落里瑟瑟抖,天兽镜音魂魄。

早前嚣张跋扈的镜音,在姬如墨出现后,吓得压根不敢动弹。

“镜音,你可知罪。”

姬如墨扫了那缕魂魄一眼。

“主人,还请主人饶命,镜音再也不敢了。”

镜音吓得头如捣蒜,求饶不断。

“主人?镜子叔叔,她是你的坐骑?”

叶凌月吃惊不小,她虽也知镜音可能是哪个佛门中人的兽宠,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姬如墨的坐骑。

“镜音的确是我的坐骑,此番也是我管教不利,她素有野心,趁着我闭关修炼的时机,投了传送阵法,私自到了异域。索性被你们制止了,否则她一旦窜逃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姬如墨满脸的歉意。

找到了镜音后,姬如墨就可以将其带回佛门。

看在姬如墨的面子上,叶凌月也没有再为难镜音。

姬如墨一拂衣袖,镜音的魂魄就被收了进去。

她此番就算是回到了佛门,肉身被毁,魂魄受了损伤,加之有有罪在身,只怕此生都没有重新恢复视力的机会了。

找回了坐骑,意味着姬如墨也得离开了。

即便是佛门大能,姬如墨也不能随意忤逆天地法则,无端逗留在九十九地。

“镜子叔叔,你可有我娘亲的消息?”

叶凌月想到了姬如墨也是佛门中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许能知道娘亲的下落。

“月儿,你娘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她的确加入了佛门,只可惜,我与她不属于一个圣佛座下,平日很难有机会相见。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你娘她很好。以她的悟性,只要肯修佛,它朝的成就绝不会下于任何一位圣佛。”

姬如墨提起了云笙时,眼底一片温煦。

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他已经遁入佛道,可他心中,始终有那么一个人。

正是因为这份执念,姬如墨才一直没有飞升成为圣佛。

他的授业圣佛为此,还很是替他惋惜。

可姬如墨却未曾有过半点遗憾。

对于他而言,云笙才是他唯一的信仰。

“我也知娘亲无论到了何处,都不会吃亏,只是她是非自愿加入佛门的,我爹爹一直在找她。”

听姬如墨提到云笙的现状,叶凌月稍松了口气。

可她担心的还是父亲夜北溟,从有记忆开始,爹爹和娘亲就恩爱有加,娘亲去了佛门,对留在神界的父亲而言,无疑是最残酷的。

“你爹爹他……”

提到了夜北溟时,姬如墨微微蹙了蹙眉。

姬如墨此生未曾羡慕过任何人,他生性本就比一般人淡漠,但唯独对夜北溟有些吃味。

那个男人,何其幸运,有云笙那样的妻子,凌月这样的女儿。

“我爹爹他怎么了?”

叶凌月一听,紧张不已。

“你爹爹自有他的造化,他命带孤煞,此番对于他而言,是一场劫数也是一个机遇。他若是把握住了,它朝就有机会和你娘亲再度相见。至于能否重续旧缘,就全都看他们各自的造化了。”

姬如墨也没说破,只是说了个模棱两可。

姬如墨说罢,再看了眼不远处不是张望过来的血迟等人。

他口中念念有词,转瞬之间,周遭又兴起了一片百无禁制。

“啧,那秃驴甩什么把戏。”

血迟一见白雾又起,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你小子就别吃飞醋了,瞎子都看得出来。那位大师和叶小姐关系匪浅,倒不是男女之情,而是长辈晚辈之间,叶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这种佛门大能都认识。”

尉迟青摸了摸下巴。

白雾禁制之内,叶凌月也很好奇,镜子叔叔为何会突然有此举动。

“月儿,我有一事要问你。你身上是否有……封天令?”

姬如墨忽然话问道。

叶凌月一愣,她稍一思考,还是点了点头。

对于镜子叔叔,她还是完全信任的。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扔了它。”

姬如墨面色很是凝重。

“不行,镜子叔叔,那枚令牌是我找回娘亲的唯一的希望,我不能丢。”

如果是云笙被佛门带走之前,叶凌月在得到姬如墨的建议后,会毫不犹豫的照着做,可云笙的离开,却迫使叶凌月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弃封天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