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镜术禁制之中的叶凌月,并不知道,她从小惦记到大的镜子叔叔,就在咫尺之外。

白雾遮天盖日,也隔绝了诅咒之原的外部。

冰火太阳生的变化,就连天兽镜音也没有现,自家的主人已经找上门来了。

天兽镜音在自毁了一面镜子之后,喘息了片刻,才恢复了过来。

“看样子,你的小跟班们是彻底放弃了。怎么样,我若是你,就乖乖将自己的肉身献祭出来。”

镜子中,五个冬弥琴香犹如魔音洗脑一样,在叶凌月的耳边反复劝说着。

“可惜了,我这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让我交出肉身,我偏偏不交。再或者说,你上来抢?”

叶凌月挑衅掉。

“死丫头,别妄想我会上当。那你等着被困在在这里,没有人能救你。我就不信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你能熬多久。”

天兽镜音气急败坏道。

她一直在等叶凌月出手,以叶凌月的招式反制叶凌月。

可叶凌月硬是沉住了气,围着那五面镜子,打起了转来。

叶凌月边走边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早前说,你不是坠落天兽,而是逃兽。那不如让我猜猜,你的主人,会不会来捉你回去。”

叶凌月一说,天兽镜音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可不是在胡说,我也有兽宠,若是我的兽宠丢了,我一定会很着急,千方百计将其找回来。”

叶凌月留意着镜子中的五个“冬弥琴香”的神情。

女人的脸上,神色不断变幻,看上去有些心虚。

果然不错!

在九十九地能够为非作歹的天兽,在三十三天也就是和神界的神兽同等的存在。

天兽也分了两种,有野外生存的天兽,也有被驯化的天兽。

出身朱雀古族的不死冥凰是前者,至于天兽镜音自然就是后者。

这些事,融合了不死冥凰的记忆的小乌丫还未来得及告诉叶凌月。

只是叶凌月根据早前天兽镜音的刻意卖弄中,推测出来的。

镜音能打败不死冥凰是因为她有主人的缘故,她通过了主人的指点,领悟了法门镜术。

试问,她逃走之后,她的主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叶凌月举一反三,很快也就推断出,为何早前镜音会焦急不已,想要早点离开诅咒之原。

如果推断无误的话,镜音的那位主人,应该已经快到了。

“胡说,主人还在闭关,不可能现……岂有此理,死丫头,你敢套我的话!”

镜音被叶凌月问得心烦意乱,一时错乱之间,居然说漏了嘴。

她脸上神情大变,这时,两道犀利的目光,倏的落在了最西面的那面镜子上。

只见五面镜子中,余下的四个冬弥琴香还是面面相觑着。

唯独西面的镜子里,那“冬弥镜香”勃然大怒。

“天兽镜音,久违了。”

叶凌月忽是咧嘴一笑,露出了口编贝般的牙齿。

“你怎么可能……你早就看出来我的真身,方才你只是假意激怒我想要证实你的猜测?”

西边的那面镜子里,“冬弥秦香”的脸变了变。

她意识到,叶凌月已经看破了她的真身后,脸上的惊恐之意化为了愤怒之色。

“不错。虽然你的镜术法门很是了得,但也不是毫无破绽的。在你盛怒或者狂喜之下,就会露出原形来。”

叶凌月坦言之。

“不可能,就算是我有破绽,那也是极小的破绽。凭你一介肉眼凡胎,不可能看破我。除非……”

天兽镜音死死盯着叶凌月。

忽然间,它瞳孔缩了缩,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你的体内,竟有佛陀之心!”

早前天兽镜音一直以为,叶凌月只是修炼佛力,充其量也就是一名佛修。

哪里猜得到,叶凌月竟已经拥有了佛陀之心。

佛门这种,三等人修炼的乃是佛之力,二等人修炼的乃是佛体,只有真正的一等佛门门生,才有资格修炼佛陀之心。

早前天兽镜音早就看清了,叶凌月只有佛力,连佛体都未曾修炼出。

没想到,她居然拥有一颗赤诚的佛陀之心。

得知叶凌月身怀佛陀之心,天兽镜音狂喜不已。

“当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会让我在异域这种地方遇到佛陀之心,只要吃了这玩意,我就可以以身化佛,摆脱畜牲道,重修佛道。”

天兽镜音虽是佛门坐骑,可她和一般的被驯化后,死忠的天兽不同。

她很有野心,她一直想要摆脱天兽的命运。

只可惜,佛门森规戒律极严,镜音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镜音不甘心在佛门当最下等的坐骑,这才会趁着其主人闭关之际,借助法阵之力遁逃到了九十九地中的异域。

只因她早前曾听说,九十九地之中,以异域最为强大。

镜音如愿到了异域,哪知道还是被佛门现,被困在了诅咒之原中。

她察觉到主人即将到来,只想早日逃离,没想到,让她绝处逢生,遇上了叶凌月。

“把你的心交出来!”

镜音一声长啸,余下的四面镜子中的四个身影,朝着叶凌月飞扑而去。

“修罗剑阵!”

叶凌月不急不慢,祭出了剑阵来,剑气淋漓,对准了四个冬弥琴香。

四面镜子同时一阵镜光闪耀,镜术法门再次挥了作用。

四面镜子之中,有无数把剑光瞬间生成,以反弹之势,向叶凌月爆射而去。

一面镜子就能反弹一个修罗剑阵,四面镜子,那就是反弹四个修罗剑阵。

叶凌月一人之力,面对四个修罗剑阵,就算是她上天入地,也是来不及了。

“死丫头,待你身死之时,就是我抢占你肉身之时。”

镜音在旁冷笑着。

只要叶凌月魂飞魄散,她就有法子重新修复叶凌月的肉身。

无数剑光迸射而出,叶凌月却是眉心微微一蹙。

只见她忽然间,掌心一翻。

但见她的掌心之上,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乾鼎鼎印。

那鼎印脱手而出,不断膨胀,轰隆一声,以没顶之势,将叶凌月遮盖住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