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在冰湖之中,叶凌月也感觉到了禁制周遭,不断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试图在破开禁制。

只有身在镜术之中,才会知道镜术有多厉害。

可见外面的那人的实力有多强。

是谁?

叶凌月诧异着,她认识的几人中,似乎没有这样的高手。

“不知死活的小辈,不过一把血魔兵罢了,竟想破坏我的法门镜术。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天差地别。”

来自三十三天的天兽的骄傲,让镜音大动肝火。

只见六面镜子之中,“哗”的一声,又有一面镜子碎开了。

在镜子破碎的一瞬,白雾之中,有一股强大的反弹力骤然生出。

血迟的那把血幽矛轰然碎裂开,血迟的血魔兵乃是本命魔兵,被骤然击碎,对他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

他“蹬蹬蹬蹬”接连退开了数十步,嘴角处流出了一丝血迹来。

镜音为了防止血迟的血魔兵破坏镜术禁止,不惜强行破坏一面镜子,利用了镜子之力,将血幽矛反弹出去。

如此的做法,的确是一举击溃了血魔兵。

可同时,对镜音本身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八面镜子,已经破了三面。

尤其是第三面镜子破碎之后,余下的五面镜子中,冬弥琴香的影子也跟着模糊了几分。

显然,镜子被摧毁的越多,对于天兽镜音而言,造成的创伤也越大。

不仅如此,镜音摧毁的镜子,恰好就是叶凌月早前想要摧毁的南面的那一面。

“好险,方才险些看错了。”

叶凌月暗暗吐了吐舌头。

不过,她也在方才的第三面镜子破碎之时,现了些许不同来。

靠着佛陀之心和神念的双重加持下,叶凌月终于捕捉到了,在西面的那面镜子在方才散出来的力量波动,有些不同。

那一面镜子里,藏着的才是镜音的真身?

她的眼角余光,似有若无扫了眼那面镜子。

而在冰湖之外,血迟的血幽矛被第五面镜子的反弹力所迫,血迟比逼退了数十步,他体内魔力翻腾,如翻江倒海,久久难以平复。

血迟缓缓抬起了头来,看向那一片看似牢不可摧的白雾。

不甘、愤怒和担忧各种复杂的情绪,齐齐出现在他的眼中。

“血迟,你小子就别死撑了。那天兽是三十三天之物,并非我们九十九地可以打破的。”

尉迟青忍不住劝道。

“三十三天又如何,难道九十九地的生灵就注定了要比三十三天的弱?”

血迟一头的红,如火一般耀眼。

“说得好,没有人生来就有强弱之分,三十三天没有,九十九地也没有。”

有一个悠悠然的男声,不戚戚然出现了。

血迟和尉迟青怔了怔,他们环顾四周,周遭一个鬼影都没有。

“什么人?有本事就不要藏头露尾。”

尉迟青阴沉着脸。

他们居然连有外人近身都没有现,对方的实力何等可怕。

“我可未曾躲藏过,你们抬头看。”

面对尉迟青的无理,来人很是好脾气的未曾动怒。

抬头?

血迟和尉迟青不由视线上移。

往上……两人的上方,只有天空。

从血迟祭出体内的血魔兵,到他们听到了陌生男子的声音,转眼又过去了数个小时,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就连暴风雪也已经停歇了。

周遭,一片静谧,就像是异域其他地方那样,夜晚已经来临了。

天黑了?!

血迟和尉迟青眼皮子狠狠一跳。

诅咒之原的冰火太阳是终日不坠的,所以从不会天黑一说。

天空,那一颗阴魂不散的冰火太阳不见了!

他们俩茫然凝视着天空。

冰火太阳真的不见了。

确切地说,不是不见了,早前冰火太阳所在的位置,如今已经出现了一个阵法。

那阵法,闪动着蓝白相间的光芒。

早前血迟和尉迟青听到的那个声音,正是从阵法里传出来了的。

“阵法会说话?”

尉迟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不是阵法,是阵法中有人。”

血迟凝视着那一个阵法,眼底有异样的光芒闪动。

就在血迟说完之时,阵法中,一道蓝光迸射而出。

蓝光准确地落在了血迟和尉迟青眼前十步开外的位置。

两人下意识一退,可脚才刚抬起,两人就觉得四肢僵硬,无法动弹。

蓝光之中,有人影越来越清晰。

一名男子,从了蓝光中,走了出来。

看到男子的一瞬,血迟和尉迟青又是一惊。

眼前的男子,犹如星辉月华,一袭月白色的僧衣,但他和寻常的和尚不同,并未剃度,而是留了一头雪色长。

他行得极缓,脚跟几乎不落地。

仿佛一朵夜色中摇曳的白昙,美的让人一瞬就忘乎了所以。

男子眼眸幽深,面上并无过多的表情,可是却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圣洁感。

不错,正是圣洁感。

只是下一刻,血迟就脱口而出。

“你是佛门中人。”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

很显然,血迟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从冰火太阳中步行而出,一身既无神力波动,也无魔力波动。

对方,显然不属于异域。

九十九地,也不会有这般的人物。

“贫僧,法号如墨。”

姬如墨冲着两人微微颔。

即便是在三十三天呆了数百年,姬如墨依旧没有沾染上那些佛门中人身上的迂腐之气。

他待人极平和,是千佛宗难得一见的好口碑的高僧。

即便眼前的两人是异魔,但是在姬如墨眼中,他们俩和佛门中的门徒们没什么两样,更不用说,这两人还帮过月儿。

一身白衣如雪,长相气质都是出尘脱俗的男人居然叫做如墨……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实力深不可测,血迟和尉迟青此刻必定会一起翻个白眼。

“佛门与异域,从里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到异域,又所为何事?”

尽管身受重伤,可身为天魔廷的殿主,血迟对佛门中人的态度并不友善。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佛门乃是慈悲的化身,可也有一些人知道,佛门背后那帮人,只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